第二十三章羽桐一穿三

老者看了看石庄,点了点头,石庄走上台,对着羽桐道:“我本来不想欺负小孩子的,特别是女孩子,但为了小姐的计划,只好对不起你了。”

羽桐看向石庄,石庄赤裸着上身,要是不在意石庄的身高的话,光石庄上半身裸露出的肌肉,就可以确认是个标准的肌肉男,但要是把身高考虑进去,那就…

羽桐鄙夷道:“小弟弟,竟然看不起姐姐我。”

石庄气愤道:“你说谁是小弟弟!”

“说你嘞,个子比我还低,不叫你小弟弟难道叫你小低个吗?”羽桐疑惑的看着石庄。

石庄气的直打颤,“你你…你不准叫我小弟弟!”

羽桐恍然大悟,“那就叫你小低个吧!小低个、小低个、小低个…”

“你你…你你。”石庄被气的不知道怎么说了。

“小低个、小低个、小低个!”

“我杀了你!”石庄疯狂的冲向羽桐。

别看石庄低,但他冲向羽桐的时候,每踏一步地面都像是在震动,全身的肌肉的里仿佛充满了野蛮的力量。

特别是现在石庄处于疯狂状态,双眼通红如同发疯的野兽般,这要是被撞一下不死也要半残!

羽桐看着发疯的石庄离自己越来越近,不急不慌的举起右手,道:“爷爷!他犯规!”

砰!

老者瞬间出现在石庄的正前方,右手缓缓一推,石庄直接被打飞出场地,“石庄犯规,取消比赛资格,此次比赛八小姐胜!”

云曦一脸懵,这样都行?

紫萱狐疑的盯着天麟,她怎么感觉羽儿刚才做事的风格和天麟那么像呢?

天麟发现紫萱的目光,微笑道:“怎么了?”

紫萱摇了摇头,继续观看比赛。

七小姐看到石庄输的这么委屈,气的差点一口气没上来,她轻揉着太阳穴,心里劝道:不生气要冷静,不生气要冷静,不…

“雨,你去!”

一道倩影出现在七小姐面前,拱手道:“雨遵命!”

“你还要继续吗?”老者又询问道。

羽桐点了点头,老者明白了。

“七小姐门下雨前来参赛!”雨在台下恭敬道。

老者点了点头,雨走上台一动不动,一句话也不说,静等比赛开始。

羽桐见人家不搭理自己,自己也不热脸贴人家冷屁股,默默的拿出鸡腿啃了起来。

老者见羽桐拿出一只鸡腿吃时,忍不住有些想笑,他还是第一次见这么有趣的女娃子。

“大比开始!”

锵!

雨二话不说,唤出一把灵剑,甩了个剑花,冲向羽桐。

羽桐啃吃着鸡腿,但她这次身体四周,竟有着火红色的光辉闪耀而出,那是火属性灵气聚集而生,刹那间,火焰笼罩住羽桐的四周,隐隐在羽桐的头顶浮现出一道凤影!

羽桐这次没有之前那么随便了,从雨登上台的那一瞬间,她就感觉四周的温度在变低,这使她警觉,面前的这个女子不忍小觑。

雨化剑为掌,手中法术绽放,顿时羽桐四周开始出现寒冰之息压制着羽桐的火焰。

砰!

砰!

一道道冰凌柱从地底窜出,竟如同一根根藤蔓缠向羽桐,想要把羽桐的身体拉入地底。

羽桐看着扑面而来的冰凌柱,忍疼把鸡腿扔了出去,

“凤灵九变第一变——焚身!”

轰!

身边的火焰突然猛增,将突袭而来的冰柱全部融化,而后一道凤鸣响彻云霄!火焰如同海啸般扑向雨。

雨看到这一幕神色微变,连忙后退拉开距离

羽桐对着雨微微一笑,“凌云弓!”

一把通体紫蓝的弓出现在羽桐手里,羽桐左手挽弓,右手拉弓,四周的火焰开始往弓身聚集。

嗖!

一支飞箭直冲向雨,雨心中大惊,急忙挥剑阻挡。

但出乎意料的是那支箭竟然没有射到,射偏了而且偏的有点离谱。

羽桐尴尬的笑了笑,“姐姐你别动,我就不信射不中。”

嗖!

嗖!

嗖!

羽桐一连射了十几箭,每一支雨都严肃对待,但结果却是雨挡都不用挡,全都打偏。

“孙公子令妹的箭法未免有点太好了吧!”云曦尴尬道。

天麟骄傲道:“一般一般,世界第三!”

额,孙公子怎么还一副那么骄傲的样子?该不会羽桐的箭法就是天麟教的吧?

雨在提心吊胆的被羽桐射了十几箭后,她明白了面前这个女孩别看操作那么秀,实则是个二百五,这都射不中,那她还担心什么,真搞不懂他们是怎么输的。

雨开始随意的移动,静下心来专心致志默念咒语,准备她的必杀,来结束这场闹剧。

羽桐又射了十几箭还未中,但她却是丝毫不慌,继续射等到她的箭基本已经把全场都射一遍后,雨的大招也已经快要好了。

这把稳了!

正当雨暗暗自喜时。

羽桐看着蹦来蹦去的雨,低语一声,“爆!”

砰!轰!轰隆隆!砰…

射在地上的火箭全部炸了!瞬间场地被满天的火焰和爆炸声笼罩,爆炸声惊动了四方围观的人,当围观的人看向五号台时皆都震撼,就连紫萱也被震撼了。

这威力!太可怕了吧!而且好阴险,竟然还会爆炸!

北楼阁中有人出声道:“有意思,这个小娃娃竟然能够炼化灵火!”

周围的人皆都点头附语。

“是呀。”

“的确有些意思。”

看守五号台的老者之前没有太注意羽桐的火,主要是羽桐的箭法太诱人了,这不爆炸刚响,老者惊醒,连忙扑进去救人。

嗖!

老者抱着浑身被炸的血肉模糊的雨从爆炸中飞出,这还是老者反应过来了,要是老者没有反应过来,恐怕抱着的就是一具尸体了。

羽桐看着刚才漂亮的姐姐,现在被自己炸成这样,心情有些沉重。

老者看了看羽桐,又看了看怀里鲜血直流的雨叹了口气,“恭喜八小姐获得一比一全胜!”

羽桐沉重的走回去,心里没有一点点一穿三的兴奋与高兴,就在没炸之前,她还在想等下自己如何在哥哥面前装一笔。

现在一想到雨的模样,她就有点怕,她怕接下来会是她成那样,会是哥成那样,会是紫萱姐成那样,到那个时候自己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