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条件

清晨,天刚朦朦胧胧亮起,天麟在熟睡中被一波剧烈的震动吵醒,“哥哥,哥哥,你醒了!”

天麟睁开眼睛,看了一眼踩在自己肚皮上的羽桐,皱眉道:“我不是说了吗?不要老是这样叫我,迟早要被你玩没。”

“嘻嘻,略略...”羽桐吐着舌头,“我不管,我要出去玩,哥哥快点。”

出去玩?好吧,自己昨天为了把紫萱从她手中救出,的确是答应了今天带她出去玩。

天麟无奈的点了点头,羽桐高兴的跑出房门,看样子是准备去了,这丫头在这方面上记性倒是好的可以。

羽桐刚出门,一群婢女抱着洗漱用具,蹑手蹑脚的推开门,走进屋中,还没有靠近天麟,就被紫萱拦了下来。

婢女低声道:“我们来给公子沐浴更衣。”

“不用了,有我就行了,你们东西放下出去吧。”紫萱霸气外漏看着她们,婢女们不敢直视紫萱,无奈推下。

这妮子没想到还有这么一面,天麟有些惊讶紫萱的反应,不过...还不错,不是吗?

紫萱抱着脸盆开始为天麟洗漱,天麟也不客气,能揩油为何要做君子呢?

“等下想去哪?”天麟伸了一下懒腰,紫萱弯腰温柔的帮他系着腰带,“你说了算。”

孙天起身道:“那还是听羽儿的吧。”

“嗯。”

早点紫萱已经准备好,不过都是羽桐吃剩下的,天麟也没有挑剔,随便吃了点应付一下,他不怎么饿,晚上吃葡萄吃饱了,现在嘴上还有奶香呢。

最后在羽桐的深思谋虑后,确定了目标——十字街。

正当羽桐在十字街大吃大喝时,天麟竟然没想到会碰见一个熟人。

“真是巧,我这正要去找你呢,没想到在这里碰见你”

“你有事找我?”

“嗯。”云澈点头:“其实是想商量一下接下来的比赛,但刚刚派人去你的酒楼找你,没找到没成想你在这。正好我还没吃东西,我请你吃点?”

天麟吃过了想了想还是拒绝吧,毕竟答应了陪羽儿。

“吃饭?”羽桐眼眸一亮,“云姐姐好吃吗?”

“肯定比这里的好吃。”云澈笑道。

“哥哥,咱们去吧、去吧,我早上都没吃饭,你看我的肚子都扁了。”羽桐挽着天麟撒娇道。

天麟:“....”

我信你个鬼,你没吃?那早上我的饭菜为何全是啃过的痕迹。

“云姐姐带路吧,我哥哥没拒绝。”羽桐与云澈并肩道。

天麟:“...”

云澈带他们来的雅间确实奢华,至少比自己住的地方要大上五六倍,而且还配有专门的仆女。

雅间内的圆桌上已经摆好了各种美食酒菜。还没等云澈举杯邀请,羽桐已经开始坐下自顾享受起来。

“抱歉,羽儿有些鲁莽了。”

云澈却是摇头,一脸谦和的说道:“你太客气了,你可是帮我夺得了初选赛的亚军,再说羽桐这丫头我也喜欢,没事的,请!”

云澈举杯邀请,天麟看了看紫萱,紫萱却是对着天麟摇头,这是?不让喝。

“算了,八小姐还是说事吧,我不怎么擅长喝酒。”天麟回绝道。

“哦?”云澈侧眼看了下紫萱,“那我就开门见山了,你之前说为何不拿第一,本来我对此只是当做笑话来听的,可是直到现在我还是没有看清楚你们的上限在哪里。知道吗?这种感觉很不好,但是当这种感觉出现在你们身上时,我想了很久第一为何不可呢?”

天麟戏谑道:“如若我没猜错,八小姐说的这种感觉在你大姐那里也感受到过吧?”

云澈点头道:“是,然而正是如此,我更清楚大姐的强大。可是如今我在你们身上也有这种感觉,经过这次初选我算是明白,你们和大姐他们一样都是天才、妖孽,而打败天才、妖孽的最好办法就是用天才打败天才。”

“想法是好的可是我们为何为你这么拼命呢?”天麟顿了下,“想好再说。”

“我已经想好了,我只要第一的名声,至于第一名奖励的青州第一学院阴阳学院入院资格我都给你如何?”这是云澈能够想到最能吸引人的的条件了。

阴阳学院入院资格?天麟有些心动,可是八公主那位大姐的实力天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胜,正当天麟陷入纠结之时,紫萱缓步站了出来。

她先是给天麟一个放心的眼神,随机直面着疑惑的云澈,淡声说道:“这个对于常人或者某些天才来说的确是非常吸引人了,但是还不够。”

好大的口气,听紫萱的意思这入院资格对他们来说可有可无...这样说的人要么是不知道阴阳学院,要么就是根本不在乎,明显天麟他们是后者。

“那照姐姐的意思怎样才够?”

紫萱看了一眼云澈缓缓道:“第一,名额虽然不珍贵但总比没有强所以名额定是要的;第二我们想要进云家秘境名额一个;这第三吗...我们要进云家挑选三件宝器,怎样?”

这条件...有诈!他们肯定是隐藏了实力,不然怎么会设置这种条件,单单云家秘境知道的人无一不都是大家族的人,看来自己这次还真是捡到大宝贝了!

云澈心中惊喜,虽紫萱的条件很高,但要是拿到第一名也不是不能接受。

“好,我答应你。”

天麟听得云里雾里的,但他知道自家娘子是不会害他的,不过...天麟侧目看了一眼秦倾眸,她眼睫毛长长的,有着极美的眼线,眼瞳清澈明亮,此时也正凝视着他。

“咳咳。”看到两人目光又凝聚在自己身上云澈继续道:“竟然条件谈好了,不知你们有什么好办法吗?”

天麟不满云澈的打断,强势无比冷眼怒怼云澈,杀意凛然的逼向云澈,“什么办法?一个字——战!”

“你...”

“嗯?”

“好吧。”云澈憋屈无比可天麟的强势让她生生忍着,自己又不是故意打扰你的,至于这么小气吗。

天麟目光看向紫萱,低声道:“等下回屋我可要好好审问下娘子你哦。”

紫萱绝美的脸红的渗血般,这么羞耻的事天麟是怎么在这么多人面前能说出口的?回屋审问,肯定又是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