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少女心事

天麟站在大院内迎着阳光,轻轻地揉着自己的腰子,这几天天天睡柴房,睡得自己腰都疼起来了,可是也没办法呀!紫萱不让他上床,别说床了这几天屋子都不让进。看看这几天的生活,饭要吃剩下的,晚上还要睡柴房,天麟觉得养条狗,日子都比自己好。

反观羽桐这几天,那日子...紫萱天天给她做大肉大鱼,都不带重样的,晚上羽桐还睡自己屋,天麟在大老远的柴房都能听到两女的嬉笑声,这真是折磨人。

大院中央,羽桐正在石桌前有滋有味的吃着美食,突然看到天麟,“哥哥,来吃饭呀!”羽桐叫道,“呀,忘记了这么多好吃的都是我的,这样吧哥哥我给你留点怎么样。”

天麟晒道:“说的好听!每次都这样说,你说你给我留好吃的,每次却只给我留点残羹冷炙。”

“那哥哥是不吃吗?不吃我就都吃了。”羽桐高兴道。哥哥不吃才最好,羽桐巴不得天麟都不吃,自己全吃呢,要不是紫萱姐嘱咐要给哥哥剩点,她才不给哥哥留呢。

看到羽桐这么高兴,天麟却郁闷了,碰见这妹妹有什么话说?

“我不吃了,我要出去转转,你吃吧。”

“我也去!”

“没你的事!吃你的饭去吧。”

看着天麟愈行愈远的背影,羽桐犹豫再三还是决定留下陪伴自己的美食,哥哥出去也就是路摊小吃吃点东西,一会就回来,那还不如紫萱姐的饭菜好吃,不去不去了。

天麟这几天其实也是这么做的都是出去吃点路摊小吃应付一下,不过这次出了点意外...

刚吃完一碗馄饨的天麟,正准备叫小厮再要一碗,结果刚抬起头愣住了...云澈?

“额...病好了吗?”天麟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云澈尴尬道。

他都怀疑最近是不是中什么诅咒了,什么霉运都往自己身上来,自己只不过是出来在路摊吃个饭,这都能碰到云澈,买彩票都不敢这么来。

云澈一侧面孔映着温和的阳光,光洁如雪,明净的眸子仿佛蒙着一层朦胧的水光,让人捉摸不定。她看着面前忐忑的天麟,抬起眼轻声说道:“好了,但是...”

天麟的心脏顿时漏跳一拍,强笑道:“但是什么?”

“但是我的病不知有没有完全祛除。”云澈道:“我想让你再帮我看看。”

天麟大大松了口气,连忙道:“好好,这没问题,看病是小事小事,你只要不生气就行,上次真的是不得已、不得已,多见谅、见谅。”

一缕发丝垂到脸侧,云澈下意识的用手指饶住,轻声道:“嗯,我知道,那我们能走了吗?”

“啊?哦哦,这就走、这就走。”天麟手忙脚乱的站起寻找灵石付账。

天麟一个急转身,“呀!”云澈被撞的身形不稳,天麟急忙伸手扶去,一拉一转云澈迎面倒向天麟怀中,“叮!”金钗掉落在地,三千烦恼丝在天麟怀中散开。

“云小姐没事吧?”天麟低头询问。

云澈仰起脸看着咫尺之遥的天麟,脸颊瞬间升起两朵红晕,连忙低头避开视线,“没..没事。”

“嗯,那就好。”天麟见云澈没事急忙松开,起身又去付账了。

感觉到天麟的离去,云澈不知为何心中起了少许涟漪。

等天麟结完账,两人找了一家比较近的一处酒楼。

酒楼雅间内。

屋内红色的花梨木塌间香气扑鼻,云澈静静地躺在那条厚厚的狐裘上,旁边天麟正在为她把脉诊断,而云澈内心却是砰砰乱跳个不停,一想到之前天麟对她做的事情,她的心脏就忍不住跳。

“你那里不舒服吗?怎么心跳这么快?”天麟疑惑问道。

云澈摇了摇头,“没...没事。”

“嗯,你的寒疾好的差不多了,但是根除的话,还是比较麻烦的,不过你也不用担心,你的寒疾最起码这半年不会再发作了,至于根除的话我回去翻翻以前看过的医书,看看有没有法子能够一次性根除。”说着天麟开始整理自己的医箱,看样子这是要走了。

云澈轻咬着嘴唇,犹豫了一会,开口道:“你能不能留下来陪我一会儿?”

天麟整理东西的手微微一怔,“好。”

他把东西收进储物戒,静静地坐在云澈旁边,一言不语。

许久,云澈开口道:“你知道吗?很久以前,有一个从来不知道自己父亲是谁的小妹妹进入了云府,每天她面对的都是那个让她和母亲分离男人的平淡目光,和周围众人的冷眼嘲讽,其实这些对于那个小妹妹来说,都没什么。因为她的心中明白这里不是她的家,因为只有家,只有自己的家,自己的母亲才会给予她温暖,这里没有,因为这里不是她的家。”

“许久之后,那个小妹妹长大了,也开始展露锋芒,那个男人的目光也不再平淡,周围人的冷眼渐渐也开始慢慢转换为尊敬。但小女孩并没有多么开心,反而她心中却是更加空虚了,她想家了,她想远在天际的母亲了。”

“终于,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回到了家,回到了那个让她朝思暮想的家,可是...家里再也没有那个爱她、宠她的母亲了...小女孩跪在母亲的坟前放声大哭仿佛要把自己这些年的委屈全都哭出来,因为只有在母亲那里,她才能放下伪装放声大哭,可是母亲不在了...”

“小女孩不知哭了多久,一天?两天?还是三天?小女孩不记得了,她只知道是仇恨让她走出伤痛,走出迷茫,她要报仇!要找到仇人,为了母亲,更为了自己心中的家!她疯狂的修炼修炼再修炼,在那个优胜略汰的云府,即使你受到了尊重,但只要稍不留心其中的尔虞我诈,就会把你啃食干净,一点不剩。”

“小女孩明白这个道理,并且她还学会并成为了其中一员,她不知道在其中害死了多少人,有些和自己一样。但小女孩并没有绕过她们,因为小女孩知道,不是她死就是我死。久而久之小女孩渐渐地成为了云府最有成就的九人之一,排行第八,人称云府八小姐!”

说完云澈侧脸看向坐在自己旁边的天麟,“也就是我。”

“所以呢?你想告诉我什么?”

云澈一愣人,突然怒道:“你不害怕吗?你不应该害怕我吗?然后远离我、嫌弃我、骂我、咒我、甚至想要杀我!”

“不,我不怕你更不会杀你。”天麟摇了摇头。

“为什么!”

“因为你是女孩子,而且还是个非常好看的女孩子,好看的女孩子疼都来不及,怎么会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