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8章:磐石铠甲,血煞鸦灵

早知道是不好的结局,可是阿雪实在是太可爱了,皇帝父爱爆棚,根本没有机会拒绝。

哪怕此时,阿雪要雌雄双剑,他还是咬着牙给了。

“叶非凡,你打得一手好算盘,但是不要以为我真的赔了。

有这一层关系在,哪怕数十万年,你也休想与我断绝关系。

无极大陆之事了却之后,我便回到母地,到时候带上阿雪,我看你跟不跟着去。哼!”

割肉一般的心痛,数万年的积累,今天一小会就差不多了,皇帝郁闷极了。

但是,看着阿雪也多少有些安慰,雌雄双剑,可谓是他最强的一对神剑了。

就算比星辰大海,也有许多的优势,阿雪拿着就拿着吧,反正他是自己的干女儿了。

“差不多了!”

叶非凡对阿雪招了招手,小阿雪便回到了车辇之中,不过把宝剑给了叶非凡,又走了出来。

“阿大,里面好闷啊,我想去外面站站,好不好?”

“去吧,不要走远!”

“哎……”

叶非凡拿着雌雄双剑,一把一把的看了起来。

“干将、莫邪,这才是真正的神剑之王,双剑合璧必定天下无敌了。

不过,得配上我的剑法,用什么就剑法比较好呢?

独孤九剑吧?”

二十多年的系统空间,里面东西堆积如山,可比较让他在意的剑法,还是那本独孤九剑。

在前世的某一本小说中,曾经出现过这一本剑谱,一经出现便名扬天下武林震动。

当是,使用此剑法的是一位二十岁的少年,复姓独孤单名康字。

当年,叶非凡对于这本书极为热爱,更是对其中的剑魔独孤康看得热血沸腾。

这位弱冠之年横空出世的侠客,出世便挑战各路高手,管你老少管你正邪,只需一战便可胜出。

他一生战尽天下人,却是因为无人能敌,最后归隐江湖,只能挑战自己,去追随更高的境界。

故此更名孤独求败。

看名字就知道,绝对是一位惊才绝艳前无古人的盖世高手,单是对剑道的感悟,从来无人能敌。

穷其一生,都在追寻至高剑道,隐居避世之后,仅有一只大雕相伴。

后来,独孤求败寿终正寝,其剑道奥义从此丢失。

可若干年后,一个叫杨过的苦命小子,竟然通过那只大雕修成了绝世剑术,并以余生将剑道发扬光大。

独臂大侠,手持玄铁重剑,酣战江湖无数高手,最终名扬天下四海皆知。

由此可见,人虽然很重要,可这孤独九剑也的确是强大无比的剑道。

“轰!”

正当叶非凡想着,这独孤九剑给谁修炼之时,战场之上爆发了最为激烈的战斗。

小四和血神子,已经打了足足三百回合,二人倾尽全力依旧是势均力敌。

但是,小四乃是虚空盗贼,有着天材地宝凝聚的身躯,加上脾气又暴躁,所以准备冒险一击。

旨在杀死血神子,为无极大陆正道立下第一功,再不济也要击败血神子。

“小东西,让你看看老子的磐石神通,起,轰隆隆!”

小四把刀融入身躯,周身立刻泛起一阵光芒,瞬息,披上了一层带着纹路的铠甲。

铠甲是灰色的,就好比是虚空的颜色,但是其上散发的气息,已经超越了真人境界圆满。

这一身铠甲犹如一块磐石,历经无数岁月的打磨,拥有了对抗天地碾压万物的防御。

“受死!噗!”

血神子同样郁闷,自己已经是血神教主最强的手下了,却连一个虚空盗贼都收拾不了,这很明显有些丢人。

今日若是拿下小四,尽管时间长一些,也终究能跟教主有所交代。

但是如果打不过,或者说时间拖得太长了,教主要是生气了,自己吃不了也兜不走。

所以,他蹋动虚空快速冲过来,一剑狠狠刺在了磐石铠甲之上。

“轰!叮!”

巨大的撞击,产生了气爆,在武器和铠甲相接处的虚空,被炸出了一个黑漆漆的洞。

而,那把血剑竟然断了,这乃是血神子孕养了近乎万年的利器,想不到竟然如此不堪一击。

“噗!”

血剑已经拥有了灵智,而着神魂相连,血剑断了血神子受到了牵扯。

张口喷出一道血线,气息快速萎靡下去。

“好!”

“加油!”

“弄死他!”

“杀死那个血鬼,快!”

众人高声呼喊,小四走向血神子,趁他病要他命。

“呦?”

血神倒是有些意外了:“这个盗贼似乎不一样,竟然能修成这种磐石类的防御法术,实在是罕见了。

不过,如果这就以为他赢了,那就有些太武断了。

因为,血神子的神通,还没施展,一旦施展他起码得重伤。

弄不好,还会直接被杀死,呵呵,让你们先高兴一会。

我就喜欢来个急速反转,让你们在希望中突然绝望,哈哈!”

血神也不在乎椅子被阿雪劈碎了,径自站在虚空上看着战斗,而叶非凡等人也都看着二人打斗。

“小子,从现在开始,以后的无数岁月中,每一年的这个时候都是你的忌日,死!”

小四身躯之内天材地宝能量开始流动,防御无双的磐石铠甲,将能量再一次通过纹路加强。

沙棒大的拳头,对着血神子凶猛的砸了过来。

这一击很快,快到能看清的人寥寥无几,但是这一拳又很慢,慢到每个人都能看清。

“不好!”

血神子快速后退,同时在虚空之中,右手指尖鲜血嗞出,画出一个诡异的图案。

血滴在空中凝聚,图案快速的凝实,竟然是一只血色大鸟。

“嘎!”

血鸟一声鸣叫,无数正道强者顿时一阵头晕,等回过神来,才知道才明白过来。

“血煞鸦灵?”

“数万年前曾经出现过一次,听说那一战血煞乌鸦击杀了三位至尊境。”

“这鸟好恐怖,那一双眼睛,似乎可以看透神魂。”

“不好,血神子要赢了,那一位肯定要败。”

人们对于血煞乌鸦的来历,并不是多清楚,但是它带来的恐慌,到现在还在典籍中存在着。

但凡看到,总会感觉到一股冷意扑面而来,仿佛血煞可以通过时空影响万世。

“陛下,这血乌鸦好奇怪,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呢?”

看似乌鸦,却还像苍鹰,看似苍鹰又神似火凤,叶非凡感觉很疑惑。

“血煞乃是血神圣教的特殊修炼方式,也是血神教主赐予的一种魔道神通。”

皇帝似乎对血煞有些了解。

“修炼这种魔功,需要极高的悟性和绝对的忠心,这样血神才会赐予血煞种子。

所谓种子即是某一种生物,让种子在体内萌芽,然后化出生物原体。

接着就需要时间来修行了,只因为血煞需要吸食宿主的鲜血,而且要宿主主动喂养。

所以,这才是血魔圣教的高手都是一身血污的原因,他们很强,血煞更强。

二者相互依存相互成就,如果宿主不敌血煞就会出现,会以更强的实力击败敌人……”

叶非凡有些害怕了,倒不是害怕乌鸦,而是担心小四。

这家伙一身钢铁不如百毒不侵,若是背着乌鸦给杀了,那绝对不可以。

小四是个很好的教头,把流云他们每天教的很是有用,死了太可惜。

“陛下,这血煞你觉得能不能击败小四?”

“你准备下一个上场的人,小四很快就败了,而且极有可能重伤。嘎!”

皇帝话音未落,那血煞乌鸦突然凌空飞来,掀起一阵狂暴的腥风,一爪子抓住了小四的磐石铠甲。

“嗤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