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崔县令(1)

墓室清理完,于强在墓室里找到了一块,五十公分见方的墓志铭,上面记载着明代的一个县令,名字叫崔大明。他是个县令。

于强在县志上看到过他的生平,他是个县令,在邻县当官,是个爱民如子的好官。

人们又围了过来,听于强给讲崔县令的故事。

明万历年间,邻县城的鼓楼一带,是最繁华的商业区。

在鼓楼东面的东斜街上,有一个叫做姚笛的年轻人,年方二十五岁,尚未娶亲,家中只有一位老母赡养,再无他人。

姚笛的生活来源,主要是做当地的一种名吃——灌掌。灌掌的原料是荞面,和面时加些猪血,使灌掌更加的劲道、好吃。将和好的面糊倒进清洗干净的小碟子里,放到蒸笼里蒸。一蒸就是五、六笼。

然后,将蒸好的灌掌,从小碟子里倒进一个平底框子里凉,凉透后,把这些灌掌放进平地盒,用个小坛子装了蒜醋,用手推车推到街市上卖。

灌掌,是一种传统的四季都能吃的小吃,里面的猪血占了很大的比例,如果没有这种原料灌掌就失去了那特有的味道,只有这种原料才能招揽顾客。

所以,姚笛不得不在每天的五更天,背上个筐子,筐子里放上个带盖的罐子,去杀坊接猪血。

有一天,姚笛一大早便急匆匆地出了门。可是,没过多久,他又神色慌张地跑了回来。随身带着的筐子不见了踪影,一头扎在了床上,瑟瑟发抖。

姚母见儿子去而复返,神情有异,心里万分焦急,连忙走过来询问。却见儿子脸色煞白,浑身不停地颤抖,再看看他的衣服前襟血迹斑斑,一双新换的布鞋也沾满鲜血,就连右手上也满是鲜红的血迹。

姚母见状大吃一惊,急忙问儿子,“出了什么事情,是不是打翻了猪血罐?”可是姚笛却只是摇头,姚母又问:“你刚出去,就卖回了猪血,那筐子和猪血罐呢?”

姚笛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浑身颤抖。姚母只以为儿子打翻了猪血罐,也没往心上去,就去打了一盆凉水,先将儿子手上的鲜血洗净,又帮他脱下上衣泡在盆里。而那双新鞋已被鲜血染脏得不成样子,只好拿出去扔在了大门口的垃圾堆里。

第二天一大早,大门突然被人撞开,几个凶神恶煞的捕快差役冲了进来,不由分说地闯进姚笛的卧室,抖开锁链,套在了他的脖子上,连拉带拽地把他拉出了门,扔在马背上扬长而去,只留下姚母一人吓得六神无主。

到了县衙后,早有一个名叫林树茂的人递上了状纸,状告姚笛杀害了自己的母亲贾氏,还向县太爷呈上了姚笛杀人的物证,它们正是姚笛的筐子、盛猪血的罐子。

姚笛赶紧上前辩驳,声称,“我一大早出门时,看到前方有一团黑漆漆的东西横在胡同口中央,我便走到跟前仔细观看,却发现是一个人。”

县太爷一看人证、物证齐全,认定是姚笛杀了贾氏,嘿嘿地冷笑着说:“还不快如实招来!”

姚笛说:“当时天还未亮,我又好心,想着是谁病倒了在地上,我就丢下筐子、猪血罐上前去扶。谁知却突然摸到了一手鲜血,我的心里马上升起来一股寒气,顾不得拿上自己的东西,爬起来就没命地朝家里跑去。”

县太爷正要再问,这时候,有差役将在姚笛家里搜出的血衣,以及门外垃圾堆捡到的鞋子呈了上来,“大人,这是在他家找到的。”

这位县太爷细细一看,便不再迟疑,当场判了姚笛的杀人之罪,让他签字画押。

然而,姚笛却仍不承认自己杀人。

县太爷大怒,让人对姚笛百般用刑,把他折磨得死去活来。可是姚笛就是不肯招认,县太爷无奈,只好将姚笛打人死牢,等待秋后问斩。

没想到这位县太爷贪赃枉法,被巡抚查到了,报到了上边,把这位县太爷给查办了。上面就把崔县令给派了过来。

崔县令秋后上任,看到有斩杀的名单,便准备按前任的斩杀名单执行。就在这时,有人击鼓喊冤。崔县令立即升堂,把喊冤人带了上来,原来是死者贾氏的女儿和姚笛的母亲。

崔县令内心一想:她俩怎么会走到了一起,还共同为姚笛喊冤。

原来,就在前日黄昏,姚笛母亲正坐在院子里的老槐树下发呆,大门又被人撞了,一个身穿孝服的年轻女子闯了进来,一下子跪倒在姚母的面前哭道:“姚婶,是我害了您,是我们害了姚笛哥的性命!”

姚母一愣,定睛一看,发现她竟然是住在胡同口的林淑娟,也就是被姚笛杀害的贾氏的女儿,林树茂的妹妹。

林淑娟见姚母还有些迟疑,便哭着对她说道:“其实,杀害我母亲的凶手并不是姚笛哥,而是我的亲哥哥林树茂。”随后便将自己知道的事情说了一遍。

林淑娟的哥哥林树茂,从小娇生惯养,嗜赌如命,却赌运不佳,经常输个精光。

那天夜里,林树茂又输光了身上的银钱,便回去找母亲贾氏索要林家的传家之碧玉佩,想要去换些银子去赌场回本。

贾氏见状,苦苦劝儿子不可再赌,更不肯将碧玉佩交给他。

林树茂无奈,只好口头上答应了母亲要痛改前非,却在半夜贾氏睡着时,偷偷地打开她的妆奁盒,准备盗走碧玉佩。

贾氏在睡梦中突然惊醒过来,看到儿子偷了自己的传家宝,万分气愤,急忙起来追了出去,刚好在胡同口追上了儿子,死命地把他往家里拽,企图夺回宝物。

林树茂赌瘾正盛,又见母亲不肯撒手,一时怒极,伸手掏出了藏在腰间的匕首,对着贾氏的心窝连刺两刀,当场就把她给刺死了。随后,便一溜烟地逃走了。

当时,林淑娟因绣花劳累了一天,早已上床安寝,对家里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直到早上才发现母亲不见了,最后才得知母亲被人杀死在胡同口。

中午,林树茂回到家中,对母亲的死并不悲痛,反而急匆匆地回到自己的房间。

林淑娟非常疑惑,悄悄地跟了过去,隔窗看到哥哥从床下拖出了一个包袱,打开后竟然是一件满是血污的衣服,正是哥哥昨天晚上穿着的那件宝蓝色的长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