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战技

躺在地上的谢灵均大口喘着粗气,身上的雷光已然不见,谢灵均心中暗喜,没想到自己的雷系灵根还能发挥这样的作用,直接把身体上的雷光吸收干净,化作灵力吸入混沌珠,凭借劈到身上的那道余雷,混沌珠内竟恢复了大半灵力,没想到还有个意外之喜。

“哈哈哈哈!”谢灵均狂笑不止,站起身来,像个疯子似的直指劫云,大喊一声:“继续来呀!”

天上的劫云没有感情,中间的那朵劫云已然散去,只剩下两朵,左边的那朵劫云轰然释放出三道劫雷,谢灵均见势,右手运力,继续转化土系灵力,右手就像一块巨石一样,直接回过去,正面对上劫雷。

“轰”一道巨大的声响,谢灵均被打飞十米开外的院墙上,墙上龟裂的裂痕,蛮横的劫雷在谢灵均身上若隐若现,谢灵均咬着牙,强忍着剧痛,从墙上挣脱下来,浑身鲜血,脸上青筋暴起。

谢灵均丹田内雷系灵力爆满,混沌珠来不及转化吸收,身体、经脉也鼓动着无尽劫雷之力,眼看最后三道劫雷快要降临,谢灵均苦笑,心想:这下没办法了,强提浑身灵力一声怒吼:“来啊!”

一声怒吼,谢灵均浑身上下闪烁着雷系灵力的银色光芒,周围都被谢灵均身上的光芒照亮,猱身而上。

“啊!”明明一瞬间发生的事情,但是在谢灵均眼中却是那么缓慢,眼前的劫雷和自身身上的劫雷之力,正在不断抵消,交织在一起的劫雷之力将谢灵均刚刚受伤的伤口电焦,又炸开,如此反复巨大的能量波动,最终,谢灵均还是抵不过如此强大的力量,力竭败下阵,用身体硬生生接下来。

突然,灵魂力量喷薄而出,护住谢灵均的心脉,蛮横的劫雷之力将谢灵均从空中打到地上,出现一个几米深的人形大坑。谢灵均被击倒的最后一刻,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和浑身上下滋滋啦啦的声音,便彻底昏迷过去。

一座幽静的院子里,一个人形大坑,在坑中缓缓升起一颗发出紫色光芒的圆珠,给周围蒙上一层紫色的面纱一般,将下面的人的身上若隐若现的雷光吸收,一缕接着一缕,坑中发出滋滋啦啦的声音,直至圆珠身上布满了银色的光轮,这才消失不见。

当正午的阳光直射在谢灵均脸上,谢灵均缓缓睁开眼睛,觉着阳光非常刺眼,就下意识抬手遮挡,谢灵均一看这洁白的手臂,惊吓着坐起来,感觉浑身舒爽,一点没有身受重伤的感觉,仔细一看身上,除了衣服还是昨晚被劫雷劈得破破烂烂的,记忆中流血的伤口全都消失不见,浑身肌肉甚至都粗壮了几分。

打坐入定,谢灵均连忙查看丹田,只见混沌珠周围出现了一道道银色的光轮,在丹田内滴溜溜地转着,吸收这着丹田内不多的劫雷之力,只有偶尔闪现出来的紫色光芒证明这确实是混沌珠。

“灵者二品了?”谢灵均看着混沌珠上的两道紫芒发出一声惊呼,谢灵均知道这混沌珠能吸收劫雷之力,没想到既能修复自己的伤势,还晋升了实力,不得不感叹《混沌神诀》的厉害和《药神经》劫雷的强大能量。

“唉呀,真蠢!”谢灵均像是想到了什么,懊悔地拍了一下脑门,“早知道先修炼战技了,说不定就不会这么惨了。”

谢灵均也是后怕,明明到了灵者就可以先学习战技,但一时情急直接用蛮力迎雷劫,也得亏自己身负两大功法,否则不死也残,连忙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之前早就选好的战技秘籍。

谢灵均仔细思考过,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谢灵均不会不明白,而且《混沌神诀》和《药神经》就像两块烫手山芋,轻易不能示人,五系能力和丹劫都是不能暴露的存在。

“噌”的一声,谢灵均抽出刚刚从空间戒指中拿出来的宝剑,虽说没有太仔细的记忆,但记忆中那柄光剑还是留给谢灵均太过强烈的印象。三尺长剑在阳光的照耀下依旧发出阵阵寒光,剑身上刻有《天火》二字,天火剑是现在谢灵均能找到最适合自己的二品宝剑,配合火系剑法《天火流萤》,简直是如虎添翼。

尝试着诸如一丝火系灵气,谢灵均挥舞了一下快到自己胸口的天火剑,一道微弱的红芒从剑尖猛然击出,直接打到地上,刻出一道痕迹。

谢灵均像个捡到宝的孩子,乐此不疲地在院中瞎舞着。过了好一会儿,像是过完瘾似的,做作地收起天火剑。

“嗯,当个火系灵者就可以了,嘿嘿嘿……”

谢灵均一声阴笑,坐在院中兀自开始研究起《天火流萤》来。

当然,其他的战技也没放弃,毕竟《药神经》的丹劫也不是开玩笑的,谢灵均看着摆在眼前的战技秘籍,抱着天火剑在那痴痴地傻笑。

经过一下午的试验,谢灵均没有经验,只能依葫芦画瓢,一步一步地领悟,加上林文鸿留下的修炼心得,眼看着院中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剑痕,总算炼出点样子。

“呼……呼……”

谢灵均大口喘着粗气,抹了抹脸上的汗,扫了一眼四周,这一下午的战绩引入眼帘,浑身上下的灵气已然挥霍得所剩无几,抬头看看天边火红的晚霞,整个映在谢灵均身上,天火剑上残留的火系灵力竟与之辉映,绽放出火红的光芒。谢灵均心领神会,由残存的灵力引动天火剑上的灵气,剑招连连,向天一指,大喝一声:

“天火破!”

“天火流刃!”

“天火剑风!”

“天火流萤!”

一阵阵犹如流星刀刃般的火红剑气从天火剑尖快速祭出,冲入天际,在谢灵均头顶轰然炸开,像是要把天空炸出一个窟窿,爆炸的余威甚至把谢灵均都压弯了腰,把院中的灰尘都激扬起来。

“噗噗噗!哈哈哈哈哈!”谢灵均连忙呸出口中的灰尘,心想这烟花威力好像还蛮强啊,仅凭残存不足十分之一的灵力,就能达到如此效果,看来这《天火流萤》战技果然不俗,随即又十分得意地笑起来。

“嗯,打完收工!”

说完,谢灵均点点头,似乎很满意眼前满是剑痕的院子,随手挽个剑花,将天火剑别到身后,随即径直走进厨房,把剩下的干粮打扫干净,拍拍肚子,便回到房间,继续修炼恢复灵力。

也许是谢灵均太过高兴,丝毫没有注意到天火剑上在使用过天火流萤后,那剑身上隐隐泛起的雷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