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砸烂青铜兽

子龙双手猛然抓住犀牛角,在巨大的冲力下,被推动后退五六步,才站稳脚跟。

不可能!

许若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他从没见过一个人能抵挡得住青铜犀牛的冲锋,该被扎透心胸、踏为肉泥才对。

算他狠,好在,还有一头青铜狮子。

在许若催促下,墨家门人驱动青铜狮子,从子龙背后发起致命一扑。青铜狮子先是全身收缩,随即体内几组弹簧伸展,带动狮子向子龙扑去。

满嘴的獠牙,锋利的双爪,挨着即亡,碰到便死!

两头机关兽前后夹击,没有人能够躲过。

公孙虎和许若相视一笑,可以庆祝胜利了,不容易啊,这个小病童终于要死翘翘了。

这一刻,小七万念俱灰,被死士构成的刀墙阻挡,冲不过去。眼睁睁看着子龙要被机关兽击杀,小七做好了赴死的准备。

“子龙哥,我和你一起死!”小七惨叫一声。

黑风三姐妹听到,泪如雨下。

就连子雷都忍不住掉下了泪。他知道,师弟和师妹自小相依为命,须臾难分。羞愧的是,他扮演了一个霸凌者的角色,不断刁难师弟和师妹……

子雷怒吼一声,如一头猛虎朝刀墙冲去,竟被他突破一个缺口。小七和黑风姐妹跟上,不要命地冲杀,去救子龙。

没有人能救子龙的,来不及,也没有那个实力。

听到小七一声喊,子龙的心都要碎了!

伤心、愤怒和感动,激发他进入神暴状态——不装了!

连命都没了,还装什么低调?

子龙大喝一声,手握犀牛角,一下子就举起庞大的青铜犀牛!

所有人都惊呆了,几千斤的重量,做梦都不敢想,一个看似孱弱的少年,竟把青铜犀牛举过头顶——“完蛋了!”公孙虎哀鸣一声。

许若扇了自己一个耳光,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战斗停顿下来,时空似乎停滞,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这一幅不真实的画面。

说时迟那时快,其实就是弹指之间的事。

子龙举起青铜犀牛,并未停留,而是径直砸向扑来的狮子!

轰!

哗啦啦!

一声刺耳的巨响,青铜狮子的前半身,硬生生的被青铜犀牛砸扁,凹陷下去,瘫倒地上。

无数的轮盘、轴承和弹簧等金属部件洒落一地。

“完了!”公孙虎哀叹道。

“他、他、他忒么的是人吗?”许若面无血色喃喃道。

“他不是人,是鬼是妖是魔!”公孙虎颤抖道。

“子龙哥!”小七惊喜至极,子龙哥再一次创造奇迹。

“哇,师父好厉害啊!”黑风姐妹崇拜到五体投地。

子雷愕然,之前子龙接连诛杀强悍的斗兽,勉强能用技巧高超来解释,但力举机关兽,这可是硬实力!

他脑子里快速搜索一遍,世上只有神罗天、混沌之魔和关真人三人,才拥有这等恐怖的实力。

难道说,关真人附体子龙了?

片刻之后,死士们反应过来,乱成一团,转身逃窜。

明摆着的事,子龙一个人就能杀光他们所有的人。

小七几个跃步来到子龙的身前,摸着他的胳膊,快语连珠道:“哥,你没受伤吧?你还好吧?你怎么这么大力气呢?嘻嘻,你歇歇吧,剩下的人我们来杀好了!”

子雷跑过来,扑通一下跪倒在地,泣道:“三界伏魔神威天尊关真人在上,御龙宗第十八代弟子子雷,拜见祖师之灵!”

黑风三姐妹跟着跪了下去,看他如看神。

子雷说着,拉小七一起跪下。

“子雷,你这是做啥?”子龙诧异。

“子龙啊,关真人附到你身上,你不知道吗?”子雷仰头问。

“哦。”子龙明白了,笑道,“关真人来了一下,又飞走了。你们快起来吧,别放跑敌人!”

“侵犯玄武山者,必死无疑!”小七跳起来喊。

“这帮该死的家伙,烧咱们的大殿,杀光他们!”子雷起身说。

“杀啊!”黑风姐妹起身喊。

就在子龙等人准备大开杀戒时,却见风生猴又从山下跑来。

“讨厌的猴子又来了!”小七生气道。

“寻常手段,真杀不死这猴子。”子龙寻思道,“我来对付它,你们去杀公孙虎等人。”

众人说一声好,便去追杀逃窜的公孙虎、许若和死士。

子龙飞身拦住风生猴。

“小病童,你的拳,厉害。”风生猴做了一个打拳的姿势说。

“风生猴,你的皮囊,不赖。”子龙学它的语气说。

“来战三百回合!”风生猴叫道。

“五百回合也无妨。”

子龙笑着拔剑,架住它劈下来的锯齿刀说。

“风生猴,别打了,来保护我们撤退!”公孙虎愁眉苦脸地喊。

“你们该死便死,看某打杀小病童!”风生猴根本不搭理他。

“傻猴子!”

公孙虎气得骂一句,铁链一甩,把一名骑马的死士打落下来,跨上战马就逃。

许若那个龟孙子,和墨家门人早跑得没影了。

剩下的死士满山乱窜,被子雷、小七和黑风姐妹等人追杀。

这下,子龙可以安心对付风生猴了。

它不可能无懈可击,一定有致命之处。

同样,风生猴也在寻找子龙的破绽,是人就有弱点,但猴子死活找不到子龙的薄弱处。

论力量、论敏捷、论战技,子龙没有一处比它弱,甚至超过它。这让猴子心惊。面前这个小病童的实力,几乎可以与混沌之魔抗衡!

人间,还有这等高人?

要不是风生猴拥有不死之身,它早跑了。

它只是不甘心。

离开魔境,第一次出击,就遇到小病童这个硬茬,无功而返岂不是丢脸!

两人你来我往,拼尽全力。风生猴不断被打倒在地,爬起来继续砍杀。方圆数丈之内,杀气凛然,凡人靠近便是死。地上的尸体、沙石亦被刀剑带起的狂风扫荡一空。

神魔之战,景象骇人!

“这么打下去,打一年也没用。”一个冰冷的声音说。

子龙扭头一看,一位白衣书生不知何时出现,站在数米之外观战。子龙一惊,他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竟然没察觉到这一个人!

一件月白色长衫,腰间绑着一条玄青色狼头皮带,双鬓森白,容貌却只有二十多岁,双目黝黑深邃,暗蕴精光。

这个人,了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