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5章 断崖修炼

“我且信你一回,要是一个月后我的玉佛有任何破损,或者有任何异味,我要你双倍赔偿。”

犹豫了几秒钟,楚青寒将玉佛给了林耀。

嗡!

在拿到渔婆的一瞬间,林耀便是感受到玉佛之上强劲的灵气力量,这灵气,与他在老槐树下吸收的灵气,大不一样。

老槐树下散发出的灵气,浓度较低,其中并没有蕴藏着大的能量波动。这种灵气,吸收后基本只能用来修身养性,疏通经脉。

但玉佛中蕴藏的灵气则大不一样,不仅灵气浓度高,而且,其中灵气的力量波动,非常的强。修炼时吸收了这等上乘的灵气,可以存入丹田气海,化为自身的力量,这是修炼修真法术的绝佳资源。

能够在地球上遇到这等上乘灵气,林耀很兴奋。

他拿着玉佛,放在鼻尖和耳畔感受了一番,直接往校园外走去,他迫不及待想要修炼了。

“额……真恶心,变态!”

看到林耀将玉佛拿到鼻子前闻了又闻的样子,楚青寒觉得林耀很猥琐,皱起了眉头。

她已经决定了,等林耀还了这玉佛,她不会再戴在身上了,她会用一张手绢包起来,放在家里面。

接下来数天的时间,林耀没有回出租屋,也没有去学校,他来到中海市郊外的一座山林秘密修炼。

山叫秀峰山,这里常年雾气缭绕,灵气虽然稀薄,但是安静,没有人打扰。

林耀在秀峰山一处山崖上修炼,面对前方浩瀚云海,他盘腿而坐,将玉佛佩戴在身上,默念化气口诀,将自身气息、天地灵气以及玉佛上乘灵气逐渐融合、吸收,化为己用。

他的口诀犹如一道引子,将玉佛之中蕴藏的灵气逐渐外引,伴随大量上乘灵气进入自己的体内,林耀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丹田气海之内,有了激烈的反应。

玉佛之上,也是传来阵阵热度,一股股能量与林耀的躯体相互摩擦,继而融合……

连续三天,林耀都来秀峰山修炼,第三天,旭日东升之时,林耀终于将玉佛中的灵气吸收修炼完毕。

这一次,他没有动用血祭炼气术,通过法诀的妙用,他并不着急,而是缓慢引导,做到将玉佛中的上乘灵气彻底化为己用。

“可惜,这玉佛蕴藏的灵气虽然浓度高,质量上乘,就是太少了些……”

修炼完毕,林耀有些遗憾的感叹,“要是再有两块这样的玉佛,我的丹田气海,必将迎来质变,修为境界,也将更进一步。”

将玉佛收好之后,林耀站在断崖之上,前方,太阳升起,雾海一片浩荡。

他若有所思,旋即,默念《气刀术》口诀,右掌,缓缓抬起。

伴随口诀施展,在林耀右掌之上,有着一股肉眼可见的气息萦绕而出,这气息,银白色,比周围的雾气更加纯粹,更加有力量。

是几秒钟之后,林耀突然停止嘴中口诀,右掌掌心一摊。

在他掌心之上,萦绕的灵气凝聚到了一起,犹如一层薄膜。

这是真气。

修真者在炼气期,能将灵气凝练而成成真气,炼化成为一股无形的强大的能量,这一股能量,伴随着修真者实力的增强,会越来越强,强大到眨眼之间,可让山川崩裂。

目前的林耀,只在炼气期的第一层初阶,不过,他手掌之上炼化而成的真气,比普通的炼气期一层修士,要强大不少。

毕竟是曾经修炼过的人,前一世还是超级修真者,巨擘一样的人物。

这一次重修,林耀务求在修为、实力以及战斗力上,都要比同阶层的人,更强悍。

“破!”

林耀眉头骤然一紧,伴随他的一声低喝,他目光看向远处一颗松树,旋即,右掌凌空做出一个下斩动作!

咻!

右掌之上的膜薄真气,刹那之间,犹如一块尖刀,以快到无形的速度,直接将远处的松树劈中!

哗啦!

松树主树干被劈裂而开,旁边的一簇树枝,掉落地上。

“力量和杀伤力都够了,可惜现在只是炼气期一层。”

看到远处松树被劈裂而开,林耀深吸一口气。

他站立的位置,距离老松树有三米左右,这个距离能够有劈裂的杀伤力,林耀的气刀术已经进入到初步阶段。

这样的力量,三米内,他已经有能力凌空击杀一名普通人。

中午时分,太阳升起,雾气散尽,断崖周围的灵气开始释放而出。

林耀抓紧这个时机,在断崖之畔盘腿而坐,修养丹田。

此时天地之中释放出的稀薄灵气,虽然不适合修炼法术,但对于炼气期一层修士来说,正适合吸收强化体质。

哗啦。

断崖之后不远处,传来脚步声。

林耀没有回头,但是,他能够感受到,后方十几米远的小路上,有两人走向断崖。

“爸,以你炼成的相术而言,这秀峰山的断崖这里,应该就是风水宝地,人杰地灵吧?”一名青年冲一名中年说道。

中年人脚步轻盈,道:“不错,这个地方,上临天,下临渊,灵气飘摇,非常适合咱们习武之人在这里修身养性。要是每年在这里修养上一两个月,我们人的体质,绝对会变得更清澈,更强,每年病痛都会少一大半。”

“那修炼呢?你不是说你这次要找个修炼的地方吗?这个地方,适合你们这样的气功宗师修炼不?”

“当然,我说了,灵气汇聚之地,对于气功高手来说,是绝佳的修炼之地。”

这是一对父子,两人穿着唐装,一面聊天,一面是走到了断崖之上。

突然,两人看到断崖之畔有一人盘腿而坐,瞬间停下脚步。

两人你看我我看你,眼神中,有些诧异。

“爸,这个人,是在这里修炼?他不会是练气功的高手吧?”青年人好奇道。

在这荒无人烟的深山老林,突然出现这么一个人,父子俩惊诧无比。

“这个人,有点奇怪。”

中年人凝视林耀后背,见到林耀周围有些许雾气萦绕,他慢慢走了上去。

“这位朋友,冒昧,你是在这秀峰山,练武?”

中年人冲林耀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