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宇宙观察中心

不过虽然是这么说,但是江琦千鹤还是扶着崛井向着宇宙观察中心跑去。

“不行了,我跑不动了,你先走吧!”

江琦千鹤用手扶着一棵树干上,气喘吁吁的说着。

“怎么可能?我崛井怎么可能是那种人,快趴到我的背上来。”

崛井看着磨磨蹭蹭的江琦千鹤,着急了他将江琦千鹤直接来了个公主抱。

“放下吧,这样下去,我们两个都会没命。”

江琦千鹤看着崛井,崛井脸上豆大的汗珠不断滴落下来,可是无论如何,他都不肯放弃。

“不要胡说了,我们,我们一定都能活下去的。”

崛井吃力的跑着,身后的怪物马上就要来到。

“看来我们得救了!”

崛井看到只有一百多米的宇宙中心观察大楼,随后抱着江琦千鹤一头冲进了大楼里。

崛井反手将大门关上,玻璃门外,大雾弥漫着,那些怪物差一点就能咬上他的脖子。

“好险啊!”

崛井看到那些怪物在门边游荡了一会,最终离开,随后发现门外再也看不见怪物的踪迹。

崛井瘫倒的坐在了地上,刚才那一幕,可真是吓坏他了。

“你没事吧!”

江琦千鹤看着崛井,如果不是这个男人,她根本到不了你就观察中心,所以在江琦千鹤心中,充满了对崛井的感激。

休息了一会儿,崛井和江琦千鹤开始探查起这所宇宙观察中心,不过很可惜,一个人也没有。

“可恶,这里一定被那些怪物袭击过。”

崛井看着凌乱的一所房间,他现在已经可以证明了,毕竟这都看不出来,那就不能算是个正常人了。

“跟原来一样,这里一点都没有变。”

江琦千鹤沿着熟悉的路开始走,熟悉的打开了一扇门。

崛井看着江琦千鹤好像对这里异常的熟悉,不经充满了疑惑。

“我原以为胜利队的哪些家伙会和我的冷血的父亲一样,都是一些毫无人情味的家伙呢!”

江琦千鹤好像在自言自语,又好想在跟崛井说话。

“你的父亲是?”

崛井现在充满了疑惑,搞不懂江琦千鹤的父亲到底是谁。

“以前他一直在这里埋头研究,每天就只会看那些星星,对家里人不管不问。”

江琦千鹤走到电子望远镜前,用手轻轻地抚摸着那架望远镜。

“我最后来这座山,这可能对我的父亲来说是一种讽刺,我想如果死在这里,说不定就能跟他在天堂相见了。”

说到这里,江琦千鹤笑了一下,崛井还是一头雾水。

“小姐,我好像没有问你名字,你叫什么?”

这个时候,崛井发现了一个重大的问题,直到现在,他跟这位小姐待了一天一夜,居然都不知道她叫什么。

“我叫江琦千鹤!”

“江琦,难道你的父亲是……”

“他或许已经死了。”

江琦千鹤伤心的低下了头,虽然她在来自之前就预测了事情会怎么发生,她看到父亲会是什么感受。

可是在这山里发生的一切,都和江琦千鹤想的完全不一样,没有感觉到愉快,反而在听到父亲已经死亡的时候感到淡淡的忧伤。

“看这是什么,这里好像有人工降雨装置。”

崛井知道那些怪物的弱点是怕水,所以加紧开始寻找人工降雨装置,说不定这东西能在关键时刻救他们的命。

“我记得一本小说里有这么一个故事,一大群人被困在一个超市里,外面飘来一大团来历不明的雾,然后大家陆陆续续被大雾里的怪物杀死。”

崛井因为没有权限,所以不得不修改代码,来重新掌握这些系统,他并没有认真听江琦千鹤说的这个故事,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

“那本书还真是恶心呢!主人公后来怎么样了?”

崛井随便问了一句,对于这本小说的结局,他并不是很关心,现在已经到了关键时刻,马上系统就要被他重新激活了。

本来江琦千鹤还感觉有点浪漫,不过瞬间这点浪漫就被崛井给毁掉了。

不得不说崛井是个钢铁直男,完全就没有找到话题点。

“这本小说的过程我也忘记了,我只记得最后那个世界走向了灭亡。”

“不会的,我不会让这个世界走向毁灭的。”崛井头也不抬的说。

“凭什么这么说?”

江琦千鹤一脸疑惑的看向忙碌着的崛井,不知道他的这股自信是从哪里来的。

“因为有胜利队啊!胜利队一定会打败那些怪兽的,而且还有迪迦。”

崛井抬起了头,满脸坚定,系统已经被他成功入侵搞定了。

“你这种悲观思想是要不得的,做人要乐观一点。”

崛井化身导师,开始劝解江琦千鹤,做人如果都像江琦千鹤这么悲观,那还有什么乐趣呢。

就在两人交谈之际,一股雾气悄悄地潜入这间房里,就是从通风管道处。

“崛井先生!”

“怎么了?”

崛井回过头正好看见了,一大股的雾气向着房间涌来,最后充满了整个房间。

“我们不能这么轻易的放弃,江崎博士为了保护我们这颗地球也一直咬牙坚持到了最后啊!”

“你知道我父亲的事?”

江琦千鹤听到崛井的话后,难以置信的看向了崛井。

不过崛井点了点头,就在之前用电脑入侵宇宙中心的系统的时候,他看见了一段视频,正式江崎博士的。

“快走!”

雾气开始不断的弥漫,宇宙观察中心里已经被雾气所包裹。

雾气之中,到处都是之前看到的那些怪物,他们在雾气里不断的游荡,在找到活人后会毫不犹豫的附到他的脖子上。

“崛井先生,你怎么了?”

江琦千鹤往后一看,就看见崛井一脸痛苦的坐在地上。

“你快走,不要管我!”

“不行,要走就一起走!”

“你偶尔就听听我的话好不好。”

崛井痛苦的拉下了衣服的拉链,一个肉瘤正出现在他的脖子上,而且还在不断的蠕动,甚是恶心。

“我父亲咬牙一直坚持到了最后,这不是你跟我说的吗?难道现在你就要放弃吗?”

江琦千鹤从一开始的害怕镇定下来,开始鼓励起崛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