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雨落,花杀

山林间,豆大的雨点密密麻麻的落下,打在树叶上发出沙沙声。

陆红尘用黑色头带蒙着眼,立在林间,感受着周围每一滴雨的滴落,每一片树叶的律动。

颜浅幽突然出现在陆红尘的背后,高高跃起,一剑劈下!她同样蒙着双眼,不过是用纱蒙的。

陆红尘动了,拔剑横斩,后发而先至,剑身上的雨水被甩出化为一道水刃剑气攻向颜浅幽。

颜浅幽的劈击与剑气相撞,她如蝴蝶般优雅的向后飞去,一个后空翻消失在了树林里。

陆红尘感应着四周,缓缓收剑入鞘,却在即将入鞘的一瞬间又猛的拔出,一个后刺。

木剑剑尖抵在了刚刚举剑的颜浅幽肚子上“颜大小姐,你又输了。”

颜浅幽生气的一把排开陆红尘的剑“切!你也就快了一点而已。走了,回去了,这雨天真烦人。”

说着颜浅幽转头向家走去,陆红尘掏出一把伞跟上,两人同称一把伞。

山里的雨天雾气缭绕,淋雨的鸟儿们渣渣叫着,远处传来百里的嚎叫,在山里回响。他们两人倒真有些像神仙眷侣了。

刚好颜浅幽穿着个白裙子,要是再来个湖,陆红尘觉得他俩可以拍新白娘子传奇了。

一路上两人都没说话,一个在想吃是什么好,一个在想今天对决差点就被偷袭成功该如何改进防御。

回到家,小动物们过来瞅瞅闻闻,颜浅幽抱着小曦。

颜浅幽:“咱们今天中午吃烤猪吧!”

陆红尘指了指门外“大小姐,你这让我怎么烤?”

颜浅幽俏皮的一吐舌头,然后眼睛滴溜溜一转,使出绝招。

就见她满脸加满眼的希翼“红尘,你就想想办法嘛!好不好?就这一次!保证就这一次!”

陆红尘无语:“你上次也是这么说的。”

颜浅幽一双大眼水汪汪的:“你就想想办法嘛!求求你啦!红尘!”

陆红尘无奈:“好好好!给你想办法!”

看着陆红尘出门的背影,颜浅幽得意一笑,哼哼,对付陆红尘,没有撒娇解决不了的事情!

如果有,那就多撒两边!多求几次!他总是会无条件的对你好,迁就你。

陆红尘出去砍了木棍回来,搭了一个简易的框架,然后找出来了一卷防水布在框架上盖好,一个四米长宽的场地就做好了。

午饭后,陆红尘无聊就坐在门口开始洗剑。

擦了几下剑,陆红尘抬头看向雨中的院子前的那棵开满樱花的樱桃树。

山上海拔高,开花晚,却也是即将谢幕了。

雨点从乌云中凝结,受引力影响,滴落,并且加速。

然后雨点以最大速度击中树叶花瓣。

击中树叶只会令其晃动,击中花朵却会令其毁坏。

如果,将数百数千道剑气以同样的方法射向敌人,那么对于弱小人多的敌人而言就是毁灭。

但面对强敌,便是一无是处。

但如果这时如果以滴水石穿的办法将百道剑气以极小的间隔连续射出,就像海浪一样,后浪推前浪。

并且集中攻击一点,那么威力就又会强大数倍,即使面对强者也有一战之力。

想着,陆红尘起身,举剑,他前方五米范围内的雨滴静止,被与剑气融为一体。

陆红尘剑往地上一挥,所有雨滴爆射而下,无声间将地面射出无数小孔。

陆红尘收剑,凝神,而后猛然间挥出三十剑,每一剑都放出三寸长的剑气,道道剑气相连,斩向雨中的巨石。

轰轰轰!

接连的炸响中三米高的巨石四分五裂。

陆红尘缓缓点头,看来他的理解是正确的。

也是在这时,他发现雨点的撞击使得樱花花瓣飘落,但飘落中花瓣却不会被击落或者击毁。

不,不对,雨点击中空中的花瓣,却因为花瓣的角度是斜着的,被卸去了力道。

对!对敌时,力量没有敌人强大,可以借机卸力!四两拨千斤!

如果将花瓣的边缘变得无比锋利,那么对手的攻击就无法抵挡花瓣!

只要速度够快,就可以一击杀敌!

想着,陆红尘以剑气模拟出桃花,一剑斩向樱花树飘落的樱花。

转瞬间,剑气樱花就已将飘在空中的两百零三片樱花全部切为碎片。

“我去!你这是什么招数!这么好看!”颜浅幽跑了过来。

好看是重点吗?嗯?不应该威力才是重点吗?陆红尘想了想“刚悟的,就叫雨落和花杀吧。”

颜浅幽一把保住陆红尘的手臂左右晃着“教教我!教教我!教教我嘛!”

陆红尘赶紧答应“好好好,你先松手。”

颜浅幽生怕陆红尘反悔,赶紧回屋拿剑。

陆红尘无语的开始了教学,他都不知道这是第多少次教颜浅幽剑技了……

不过好在每次教颜浅幽的时候陆红尘都能发现一些剑技的缺点和不足,所以也乐意教她。

就比如这招花杀,陆红尘就发现不用耗费灵气去给花儿上色,于是他的樱花成了白色。

颜浅幽学完剑技就已经是傍晚了,她再次缠着陆红尘教她做饭。

陆红尘之前问她为什么突然要学做菜了。

颜浅幽回答说被抓回去应该就出不来了,得学会陆红尘的手艺,免得回去了就再也吃不到了。

陆红尘无语,他不想教,因为他让颜浅幽煮面,颜浅幽能把面煮糊了。

于是陆红尘告诉颜浅幽,你没有做饭的天赋,算了吧。

奈何颜浅幽死犟,外加撒娇攻势,陆红尘只得一遍遍教。

好在颜浅幽也不算完全没天赋,学了这快一个月了,学会了煮面和炒土豆丝,还有柴锅干饭。

颜浅幽拴着围裙站在灶前翻炒着锅里的肉片:“然后呢?我下一步该干啥?”

陆红尘坐在灶后往灶膛里添加柴火“当然是放盐啦!”

颜浅幽赶忙拿起盐袋往里倒,结果一个用力过猛,刷的一下倒了一把下去。

颜浅幽满脸无辜的看着陆红尘。

陆红尘面无表情“铲出来,洗一遍再来。”

基操勿六,这不过是颜大小姐的常规操作而已……

一次次的尝试,终于,两个多小时后,一盘家常菜萝卜炒肉出锅了。

颜浅幽开心的像个小孩子,盛好端给陆红尘“快点尝尝。”

陆红尘拿起颜浅幽递来的筷子,夹起一片喂进嘴里,嚼了几口咽下去“不错,有长进。”

颜浅幽开心的蹦起来,然后端着那盘菜去养两头小野猪的地方,将其倒入食槽。

吃是不可能吃的,有陆红尘在,当然是吃陆红尘做的啦!

想着不久后就会被找到接回家族,颜浅幽就决定要多吃些陆红尘做的饭,回去了就吃不到了……

等陆红尘做好饭,小动物们也都过来,分好了之后大家一起吃。

这时候颜浅幽总会找借口从陆红尘碗里抢菜,再将她不是很爱吃的菜夹回给陆红尘,然后来一句“你看!我对你多好!”

陆红尘:你对我‘真好’。

但也是每次的这个时候,陆红尘觉得他们像老夫老妻。

不会再去在意所谓的浪漫什么的,不会彼此嫌弃,有的只是平凡生活,小打小闹。有时候他想,其实这样一辈子也不错。

不过每当陆红尘这样想的时候,他心底就有一个声音,醒醒吧,人家是大小姐,不过是觉得你饭做得好吃在你这儿玩几天而已,怎么可能看上你这种穷小子……

陆红尘觉得那道声音就像是仇恨的恶魔在耳语,这让他想到了心魔,但他并未在意,一切的存在自有它的意义。

至于那些话,他听了,却并未完全听。

他不会妄想着和颜浅幽发生什么,但也不会觉得颜浅幽是在利用他,他对她就像是对一个妹妹一样。

而且就算退一万步来讲,颜浅幽在利用他,在耍他,也没关系,他也没失去什么,远离就好。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生性凉薄吧。

与此同时,一座酒店里,颜如玉接起了电话:“找到了?在哪?哦,好,等我明天到了,然后一起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