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甘宁的震惊

“叶少,你说的可是真的!”林平眼孔微缩,额头上的青筋都爆出,用极为震惊的眼神看着叶凡。

林平将信将疑,这一年多他对于甘宁可以说是信任有加,如果他对自己身体做了什么手脚机会是很多的。

  他相信叶凡的实力可以看透甘宁的,可自己不能因为他的一句话就猜疑甘宁。这会让下面的人寒心的。身为家主他也要为大局考虑,叶凡不会想那么多。

“林家主,你不要信他,他是在诬陷我!他是想夺走诗童才这么诬陷我的!”甘宁被叶凡戳破,内心极为震撼,说话也没有刚才的温文尔雅,倒像是个屠夫。

愤怒和嫉妒已经充斥着他整个大脑,叶凡知道了他的秘密,那他必须死。更让甘宁震惊的是叶凡可以识破他的蛊虫之术。

“小子,既然你知道我的企图那就不应该说出来!说出来那就是你的不聪明了!”甘宁在内心狰狞的咆哮道,但是表面快速的恢复了冷静。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对林家主下了蛊!如果没有证据,那就是诬陷,我可不保证你能安全的离开这!”

甘宁用威胁的眼神看着叶凡。他这种行为在叶凡看来无疑是找死。

这年头为什么送死都上赶了。

昨天是白衣男子,今天变成甘宁。

林平心里一惊,如果叶凡说谎他也知道自己没有实力留下他,告诉他以后不要缠着林诗童就好了。

得罪了叶凡,林家上下都不够叶凡一拳轰杀的。

不是林家弱,实在是叶凡展现的实力太过恐怖了。

“就是!如果你要是诬陷甘药师,我夏兰第一个放不过你!”

夏兰起初对叶凡的印象就一般,现在还得罪了甘宁,这引起了她的怒火。再加上叶凡身上有一股不可一世,无敌天下的气势让夏兰很不爽,于是将矛头指向了叶凡。 

“哼,妇人之见!”叶凡看着夏兰冷哼了一句,她不是林诗童的母亲,叶凡根本不会搭理她。

夏兰的丈夫也就是林诗童的父亲很早就去世了,所以夏兰接替了丈夫的工作,这些年也成为了林家实际的大管家,管理林家上下所有的事务。

夏兰亲自给林平寻的药师,没想到引狼入室。在叶凡看来如果林家被颠覆,夏云要承担一半的责任,这也怪叶凡会对夏兰不满,没有识人之能。

“你说谁......” 夏云刚要说话被林诗童拦了下来。

叶凡凌厉的眼神看向甘宁冷笑道:“小子,看好了!”叶凡说完话右手凝结灵气,形成一股金色的气团向林平的胸口推了过去。

“叶凡,你......”甘宁仿佛知道了什么,眼神也变的十分的焦虑,手心上也冒着汗,下意识的在原地移步。

叶凡眼神中充斥着不屑和嘲讽,像是跟甘宁说:“你怎么不继续演下去了,刚才的气势在哪里!”

“啊!”林平被打入那道金色气旋,全身被叶凡滔天的灵气所覆盖,让他的身体像是被烈火燃烧痛苦万分。在他身体内的蛊虫感觉到了这股力量的恐惧,迅速在身体内移动,逃避这股灵力的捕捉。

叶凡鼻子冷哼一声:“萤火之光也想和日月争辉吗?不自量力!” 

说罢叶凡掌力一吸,体内的灵力迅速的找到了蛊虫的位置直接捕捉到了。

“破!”

叶凡大喝一声,林平口吐黑红的血,散在了地面上,伴随着还有一只死去的蛊虫也在地上的血液里裹挟着。

林诗童随即跑到了林平的面前,急忙的说道:“爷爷,你的身体好些了吗?”

林诗童虽然不知道爷爷的身体情况如何但他相信叶凡,相信他的话是实话。

林平摇了摇手,安慰林诗童说道:“爷爷没事,你别担心。我现在感觉非常的好,感觉年轻的十多岁了。胸口疼痛的毛病也没有了,看来叶凡说的话是真的!”

林平怎么说也是活了八十多岁的老家伙,事情到了这样的地步,傻子都知道是怎么回事,枯老的眼眸中透着岁月的杀气。

“夏兰,你先把林诗童带到房间,我和甘药师有话要谈!”

林平的眼睛没有一刻离开过甘宁,这次多亏了叶凡要不然林家灭门就不远了。

夏兰也知道事情深浅,而且人是她请来的,自己也不想卷入是非,带着林诗童从后门离开了。

甘宁吐了一口气,说道:“我想知道,你是怎么识破我的蛊术的!按照你的年纪最多也就二十出头,怎么可能!”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井底之蛙怎么会知道我的厉害!狂妄自大,只会自取其辱。在你的眼里也许一品药师已经是极限,而在我的眼里只是个垃圾!”叶凡的眼神非常的寒冷。

叶凡说的话很狂,特别狂。如果说一品药师是垃圾那就是说修真界大部分的药师修士都是垃圾。

但是叶凡说的是实话,在他七品药师的实力面前可不是就是垃圾。

按照叶凡的实力完全可以说是龙国修士界最强的药师,没有之一。

“看来是我的运气不好,遇到了你!当初我来到林家也只想赚些钱。可是我看到了林诗童,我从来没有看见过如此美丽的女人,美的让我窒息。”

甘宁的表情变得狰狞,咬牙切齿,青筋爆出的喊道:“所以我要得到她!得到她变成了我唯一的愿望,财富在她的面前一文不值了。当我表白她的时候她拒绝了我!”

叶凡看着可笑又狼狈的甘宁,眼神中透着不屑说道:“所以你就想害死林平,取而代之?!”

“没错,我发现林平那个老东西防备心理太差,很容易就被我中了蛊。我中的有很大的延后性,就算以后发作也只会被认为是旧伤复发。一旦他死了,凭借我的实力林家也早晚会是我的!”

“你这个畜生,还你竟然辜负了我的信任!”林平气的脸色变的红涨,说不出话来。

欺骗!

愤怒!

后怕!

恐惧!

这一切的一切都涌进了林平这个老人的心里,人老了怕寂寞了。这一年有甘宁这个年轻人陪伴着,让他的心情好多了,可是没想到林平视作亲孙子的甘宁竟然要害他。

这对于林平来说是为一次沉重的打击。

此刻风吹撒在大厅的地面,卷起了微微的尘土,黄叶在飘零在地面,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凄凉。

一位孤寂的老头被他最信任的人伤透了心,这远比身上的伤痛苦一千倍,一万倍。

“叶凡他交给你了,我老头子累了!”林平往后退了一步,他知道就算自己不追究甘宁,叶凡也不会放过他,与其这样倒不如给叶凡腾地方。

“看来我是真的老了,看人都不准了!”林平安静的坐在大厅的太师椅,端坐在一旁看着甘宁已经注定的结局。

甘宁率先出手,这个世界永远是实力是第一位的,只要打到了叶凡任何事情都有回旋的余地。

到时候林诗童还不是任他把玩,自己此刻色心大起,已经忘记了自己面前这个神秘莫测的修士,脑子已经浮现了林诗童侍奉自己的画面了。

甘宁从玄戒里掏出一把巨型的弯刀,刀锋中聚集着三道寒气和杀气,甘宁的手腕在剧烈的转动,速度之快让一旁端坐的林平不由的震惊。

一向养尊处优的药师竟然还有会这样杀气纵横的刀法,而且在林家这一年多没有任何的展现,可见甘宁的心机之深。

刀锋从天而降,自上而下的以极快的速度朝着叶凡轰去,要的就是速战速决一刀必杀。

刀茫带着气势,向叶凡轰去卷过的尘土变成了龙卷一同攻向了叶凡。

“破!”叶凡面临这威猛的攻势表情仍然是淡漠,口中不缓不慢的吐了一个字。虽然声音不大但是气势十足,一股帝王的霸气显露无疑。

一个‘破’字出口,周围的环境像是被叶凡控制,顷刻间一股浩瀚的灵气威压将甘宁的刀刃撕成了碎片。

“这......这怎么可能!”

看到叶凡如同吃饭喝水一般容易的就将自己的绝招给破了,甘宁的三观都崩溃了。

看叶凡的年纪还要比自己小两岁,他怎么会有这样的强大的灵力呢?

“这不公平!凭什么你比我强!我才是天才!我才是......”甘宁是师门中天赋最好的人,进入世俗界也是没有遇到对手。也许是多年的虐菜让他的心里虐出了优越感,遇到了叶凡这个变态的对手让的心理产生了扭曲。

“我不服!”

甘宁一个箭步直接朝着叶凡就轰了过去,叶凡只是平静的说了一句话:“愚蠢!”

骤然间。

甘宁的全身被一股巨大的灵气气压缠着,根本没有时间防抗身体就被无情的击碎了。

“火来!”叶凡大喝一声,顿时就是火光冲天将甘宁的尸体焚烧殆尽仿佛没有来到这个世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