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叶凡的威势

郭飞在这次叶凡的强压下,实力突破到了凝气层四层,实力甚至可以直追陈寒柔了。

叶凡曾经进入过埋骨之地,那里是师父训练过自己的地方。那里是阳光照不进来的地方,光线都是黑色或者墨色。是真正意义上的人间地狱,不,不是人间,是兽间。

在埋骨之地除了自己没有活人,有的只有地上尘封了千年的白骨和数不尽战力惊人的荒兽。

师父曾经告诉过他,不管面对的敌人是谁,心里都要有一颗无惧无畏之心。只有勇力才是杀敌的法宝。

在那里叶凡待了四个月,是他人生最凶险的四个月,比王旭杀他还要危险。他不仅有解决猎杀荒兽的,还有找食物、水源并且要鉴别食物和水有没有毒。

叶凡在埋骨之地光是杀死王阶荒兽就不下三千,可以说叶凡凭借一己之力将埋骨之地的王阶荒兽的数量下降了百分之六十。这导致最危险的时候,叶凡要一次性对付实力都在元婴圆满十头王阶荒兽,那个时候叶凡的实力也是刚刚突破到元婴。

最终叶凡身手重伤拼死杀掉了十头荒兽。

但叶凡的好处并不少,激发了体内的血脉之力,成为了天级元婴,这要比不同的地级或者凡级元婴要强的多。天级在相同的境界时,体内灵力和战力都要比地级和凡级强的多。

所谓不破不立,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修士只有在经历的这种危机时刻,才会发挥出自己百分之百的实力。

“多谢叶老弟,我这些年修为一直停滞不前,本以为此生修为不能再长。没想到是你助我提升修为。”

郭飞越说越激动,后来直接给叶凡跪下,激动的泪水顺着眼眶往下流。

此时的他对于叶凡实力上的敬服心里更多的是感恩之心。

“不好了,齐家家主齐峰打进来了!”陈家的侍卫火急火燎的跑了过来。

“别慌,发生了什么事!”陈寒柔不愧是大家闺秀,遇事不乱,这样的气度不像是一个二十岁女孩可以做到的事情。

“齐家家主率领齐家精锐杀到战兵广场山门口了!”卫兵声音颤抖的说道。

陈寒柔听到后微微一愣,之后面色突然红晕了起来,眼神看向了叶凡,眸子透着一丝怨气。她自己一瞬间又变成了小女子了。

叶凡冷笑一声,心想自己是把齐家二公子齐浩给揍了,老子来挑事的。

“报,齐峰说了,如果陈家大小姐再不出来就踏平咱们陈家!”

卫兵再一次紧急的说道。

“齐峰干什么嚣张,不用叶老弟出手,我们野狼团就能灭了他们。”

郭飞怒骂道。自己现在实力大涨,说话的底气也变足了。

“我把人家的儿子打了,自然是要我出面的,你们都跟我来吧。”叶凡淡淡的说道,谈吐间一股强者的风范,似乎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毕竟十个齐家也不够叶凡一分钟灭的。

齐峰如果上门是给叶凡道歉的,还可以考虑放过齐家,不然就让他们走当年他们叶家的老路。

在山门外,一个身材高大,满脸胡子,左眼边上有一颗黑痣这样的相貌不像是家主,倒像是那个山头的土匪。

“陈寒柔,你这小剑人赶快给我滚出来!”

齐峰用自己粗壮的喉咙尽力的嘶吼道,脖子上的青筋都出来了。

“把你的臭嘴闭上,要不然把你的舌头给你割了!”叶凡从容自信的大步向山门走去,属于王者的威严震慑着在场的所有人。

叶凡的气势让刚才怒火中烧的齐峰哑火了,眼中的怒气也退却了很多。

看着叶凡出场,这些上门挑事的人一个个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也不说话,宛如一排排植物人。

“刚才的话是你说的!?”叶凡用低沉的语气说道。

即使叶凡没有表现出愤怒也让齐峰吓得不轻,尤其是叶凡的眼神,凌厉狠辣。叶凡的眼神仿佛能把自己瞧透,他是第一次在一位年轻人面前,气势上输了。

不过齐峰好歹也是一家之主,齐家也是虎城顶级世家之一,能做到家主实力是不容小看的,除了叶凡。

“刚才的话是我的,陈寒柔把我儿子打成重伤,这笔账我要和她算,请阁下不要过多的干涉我们之间的事情。”

“寒柔是我的女人,你找她和找我一样的。而且是我将你的儿子打伤的,你儿子就是欠收拾如果你不满意可以找我。”

叶凡无所谓的回答道。

叶凡此话一出,着实给齐峰气的不轻。把我儿子揍了,说的还那么随意。

这个叶凡这么欠揍呢?

“阁下,真要和我齐家为敌吗?如果今天的事情您不插手,以后就是我......”

“你现在最好立即消失,否则我不介意让你齐家消失。”

叶凡直接打断了齐峰的讲话,语气也变得愈发的冰冷了。

“你放肆!”

齐峰身边的手下再也忍不住了,齐家身为虎城的最强家族之一,竟然被这个小子这么瞧不起,而且还和自己心中尊敬的家主说话这种口气。

叶凡的举动让齐家的人心中愤恨。

“我最后说一遍,离开这里!”

叶凡的眸子透出了狠毒的杀气,空气在这一刻都凝结了。

陈寒柔在叶凡的后面明显感觉到他身上透着的无比凶悍的戾气,这样的场面她已经见识过一次了。

“我忍不了了!”

叶凡的嚣张彻底让齐家人心中的怒火爆发出来。

就在这时,齐峰身边一位长相凶悍的,身材高大的,手持一柄铁锤的男人直接向叶凡攻了过去。

“小子,让你知道嚣张的代价。”

铁锤划过长空,爆出了威猛的罡气,这样的气势不由的让陈寒柔一惊。

这一击足以让一位凝气境前期的强者重伤甚至死亡,这个铁憨憨的实力至少在凝气中期甚至后期的实力。

这些年齐家的底蕴又变的扎实了许多。

铁锤在男人的疯狂的带动下,出现了许多绿色的刺。

刺不仅锋利而且形状也是非常巨大,这是深厚的灵气形成的。

在巨大的威势让所有人不由的一震,这个男人的实力真是不可小觑。

就连站在叶凡身旁的郭飞都暗叹不如,觉得如果自己和眼前的男子对抗,根本没有胜算。

不过悲催的是男人眼前人是叶凡。

叶凡表情微微错愕,但也只是有一丝惊讶,没想到这名男子有这样的实力。

“有点意思,不过也就这样。”

叶凡缓慢的伸出右手,手掌朝向了如同长满了荆棘的铁锤。

“你想徒手接我这一击,真不是不自量力。”

因为他这一击,就连齐家家主齐峰也不敢大意,这小子竟然敢这么瞧不起他,那就必须一击要了他的命。

叶凡眉毛轻挑,言语不屑的说道:“你以为你这样的烂招可以碰到我的身体?”

“不自量力。”

叶凡刚说完话,周围的环境立即变的十分昏暗,以叶凡为中心的环境里的空气流动都变缓了。

“就你还想触碰到我,做梦!”

男人此时觉得后背受了千钧之力,只听“轰”的一声,身体狠狠的的摔在了地面上。

巨大的灵力威压直接将他手里的铁锤轰碎,而在叶凡滔天的气势中,男人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直接被完虐。

“这才是你嚣张的代价。你们还不滚吗?”

叶凡冷眼的看向被自己气势锁死,身体已经不能挪动分毫的齐峰。

此刻的齐峰满头大汗,背上的汗已经浸透,虽然身体很热但他的后脊柱确实非常的冰冷。

齐峰是人生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是绝望。

“你想死吗?”

叶凡再一次的质问道。

显然刚才的提问还没有让齐峰缓过神来,叶凡又一次的提问到他。

“不......不想。”齐峰的声音非常的微笑。

“不想死,还不滚!”

叶凡一声大喝,气势将整个战兵广场的灵压都升高了,巨大的压力让周围的环境随即一震。

巨大的灵气爆破,划破长空,出现惊鸣之声!

“好好!”

齐峰仿佛得到了救命的稻草,心里也是落了地,头也不回的带着下属灰溜溜的逃走了。

所有人都没想到,堂堂的齐家家主在叶凡的面前如同丧家之犬一样逃窜。

郭飞走到叶凡的跟前,用手拍了拍叶凡的肩膀,哈哈大笑:“叶凡老弟,现在我是真服你了!我要是个女人,我也喜欢你!”

陈寒柔听了小脸一紧,立即不高兴起来说道:“切,就算是女人,我凡哥也相不中你!咱们走,别理他。”

郭飞放声的大笑起来,他心里明白,让陈寒柔的眼光没有错,叶凡的实力配的上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