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告老还乡

他看不懂夏先生的做法。

此时,厂里不知是谁走露了风声,谣言四起。

“听说,我们厂的自行车被盗了三百多辆呢!”

“仓库门锁着,厂长都不让看,估计要清查内鬼。”

“全厂人都去了汇通商场,唯独二个人没去……肯定是他们,厂长一定在找证据。”

“不见得,我认为内鬼另有其人,上次江主任的机密文件被盗,就抓了二个卧底。

我怀疑我们厂还有卧底存在,这事绝对是卧底干的,他们就是想让我们厂倒闭!”

“哎,江主任才转正,就摊上这么大的事,厂长肯定会怪罪,你们说这事该怎么办?

要不我们多留心眼,发现情况及时举报!快点把卧底纠出来,别让江主任被罚!”

“有道理,我们一起努力,让卧底无所遁形,看谁不顺眼,就盘他!”

事情在夏峰预料中发展。

没错,那一卡车自行车,是他找人连夜拉走的。

他有意让采购组长胡明,质检员任丽萍陷入舆论中,吸引一点注意力,事后重奖!

厂里要清除卧底,让卧底背这个黑锅,只有全厂人行动起来,这事才能快速完成。

再适当给厂曝个光。

他设计的那三款最新款式自行车,若不火起来,天理不容!

他还要大量招人,让三个车间齐开,等记者过来时,就会看到一副热火朝天、欣欣向荣的生产景像。

谁说白鸽自行车厂要倒闭了?

企业发展才刚刚开始!

夏峰等了二十分钟,甘甜走进办公室,朝他职业性一笑。

“请坐!”夏峰道。

“厂里的事有些繁杂,我跟你捡重要的说一下。”

“是夏总,我做笔记。”甘甜从公文包中取出笔和笔记本,认真听讲。

但很明显她昨夜没休息好,精神不太佳,捏笔的指尖都有点微颤。

夏峰也没在意,“厂新招工人三百六十人,小学以上文化水平,男女比例七比三,年龄50岁以下……”

交代完毕,夏峰起身离开,去一趟天天歌舞厅,相信有人在等他。

甘甜连忙追说:“夏总,昨天汇通商场的利润算出来了。

赵总很不好意思,他想托我跟您说,能否一起联合投资接下来要开的汇通商场?”

“当然可以,合作才能共赢,就这么回老赵吧。”夏峰洒脱一笑。

他本来就是要拉赵雄光一起投资的。

赵雄光还开什么雄风商场?请老婆做顾问?多此一举。

建成时,直接改成汇通商场,成为梦云市首家旗舰店!

“谢谢夏总!”

甘甜心情不错,坐在椅子上,开始办公。

赵雄光答应过她,要分给她5%的业绩分红。

夏峰提醒,“对了,开第二家汇通商场时,给我老婆配车和司机,这样她会更轻松一些。”

“嗯,我这就安排!”甘甜回道。

“我的收益就不必给我了,全给我老婆,我的追加投资会尽快到帐。”

甘甜抿唇一笑,“夏总,赵总的资金也很充足的。”

夏峰不可置否,说了句大实话,“咱有一说一,我总不能再空手套白狼吧?”

汇通商场房租五十万,赵雄光配的货价值三十万,还要出钱装修第三楼,怎么说都是夏峰占了大便宜。

虽然说他也留了五十万在赵雄光那里,但给的说法是货款钱,并不是投资款。

甘甜极会说话,“哪里,是我们赵总一直在沾您的光呀!”

夏峰没有再说什么,与她告别,驱车前往天天歌舞厅。

此时,周家别墅中。

周老爷子与钱一夫对坐,周佳乖巧地在一旁奉茶。

半个小时前,正在商场上班的周芷慧,被爷爷召了回来,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她处理。

结果她一见门,就看见了钱一夫正端坐在客厅之中。

而她现在,被楚楚可怜地被关在一处房间里,连手机也被没收了。

她大概猜到了爷爷要做什么!

她不会同意的!

死也不同意的!

会客厅坐椅上,钱一夫整颗脑袋被绷布包裹着,头上隐有血色溢出,昨夜他受伤不轻。

最主要是吓得不轻!

连廖大师都认栽了,何况是他!

“事情就是这样!”

听钱一夫说完自己的遭遇,周老爷子不由一叹。

“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人没事,真是不幸中的万幸,还好你女儿及时发现,连夜送你上医院。”

“谢周老关心!”

“可你为什么突然要转卖产业,离开中道省?这与你受伤,好像没什么关系吧?”

钱一夫一副大彻大悟的模样,他解释:“还不是因为我摔了这一下,突然间发现人生命真是太重要,也太脆弱了!

人死了,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人这辈子,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我挣的钱这辈子够花了,不用再那么辛苦了,不如回到妻子的故居,养养鱼,种种菜,安享晚年。”

这是什么狗屁解释?

周老爷子听得颇为不快。

早上听钱一夫打电话来说,要过来拜访,周佳立即出了个绝妙主意。

他这才将周芷慧急招了回来,准备让他们两人单独相处一下。

钱一夫为人大方,有了这层关系,周家才好再跟他借钱呀。

若周芷慧为他生了儿子,拿回来的会更多。

周老爷子直问:“芷慧你不娶了吗?”

听见芷慧二字。

钱一夫脸色剧变,“不不,周老,您别再提她了,我现在追求的是安享晚年!

她已经结婚了,我怎么能拆散人家小两口。

这事,我是万万不能做的!

再说我大她那么多,比她爸还年长,也不合适呀!我两个女儿也不会同意的!”

“难道,是有什么不可抗拒的原因?”周老爷子对他的转变十分不解。

“没有,真没有。”他哪能说,打死也不能说。

“好吧!”

周老爷子声音冷了三分。

他不知一夜之间,钱一夫为何会转性成这样。

可能真如他所说,看破红尘了。

钱一夫道:“周老,我此来是向你辞别的,以后我就不回梦云了。

不过,我小女儿钱琪儿还会在这里留一一段时间,若她有救急,还望周老帮我照顾一二。”

他心有不甘,留了个后手,让小女儿上龙虎山,请功力高深的道士下山捉鬼,让夏峰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