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圣母的大妖

“我才不会去,我在这里修炼了五百年,想让我离开,门儿都没有。”

“白玉村马上就会消失,本蛇奉劝你,莫要多管闲事。”

蛇无敌开口,一把打飞那道地图,刚好落到皙白的身旁,被他捡起来。

“不要的话,给我好了。”

皙白低声道。

“蛇无敌,你渡劫失败恐怕有因果牵连其中。”

“区区凡人,如何打扰你渡劫了?”

白曦无语,一个大妖渡劫,一群凡人,再怎么厉害,应该也不可能让蛇无敌渡劫失败,想比他的化形劫应该有其他原因。

人首蛇身,也只能说明他渡劫成功了,但仅仅只是成功了的一半,没有完全成功。

甚至,在成功的道路上,还差那么一堆丢。

“不可能,当初就是因为那些人族突然闯入我的洞府,抓去我无数蛇子蛇孙,如群不然,本蛇不可能分钟,更不可能渡劫失败,所以,一切都是白玉村的那些凡夫俗子的错。”

“本蛇要屠尽整个白玉村,但却要让他们在无限恐惧中死亡。”

蛇无敌说话间,牙关紧咬,看起来应该是恨透了人族。

这么一说,白曦也有些无可奈何。

“人族乃万物之灵,百族之长,与天地间孕育灵性,杀戮过多,会为日后的修炼带来很大的不便,甚至在未来度仙神劫的时候,业力加身,因果无数,雷劫之下灰飞烟灭。”

“你这是何必呢?”

皙白在后面听着,也感觉人族竟然如此有优势,原来妖族也有限制的。

蛇无敌此刻有些激动,可能是被白曦刺激到了,咆哮道:“你又没子孙,能知道这份苦楚吗?”

“我蛇无敌是写玄妖山的妖,万蛇之主,庇佑无数蛇子蛇孙,他们被屠杀,被人族抓捕,我能够不管不问?”

“你理解不到那种痛苦,我是这里的蛇王,我有责任庇佑万蛇,起码在玄妖山,我可以保护我的子孙安稳,现在你看看,那些凡人还敢来我玄妖山撒野否?”

“所以我不能离开,妖界虽好,但若是让我蛇无敌丢下蛇子蛇孙一人逃离,对不起,同为妖族,或许你可以做到,但我做不到。”

“若是人族强者来此,我蛇无敌亦是与他们死战到底,起码可以做到生死无悔。”

白曦点了点头,她出生于妖族高层,本就是整个妖族中的贵族,更是天狐一族的公主,她不需要颠沛流离,不需要庇佑生灵,也没有所谓的责任和负担,从小快乐长大,便是她的生活。

不由得,就连皙白也被感动,这蛇无敌真爷们儿啊!

“白曦,要不咋们离开算了,别打扰人家了。”

皙白开口,这样下去,肯定是说不过人家的。

看的出来,白曦也只是一个傻狐狸,估计脑子里也装不了多少分量。

“实在不行,把潇澈抓进来让蛇无敌打死算了,反正是他招惹的。”

“整个白玉村也是自讨没趣,自取其辱而已,杀害人家那么多蛇子蛇孙,简直活该啊。”

白曦没有说话,为今之计,除了离开,还能干嘛?

“说又说不过,打又不可能。”

皙白随即补充一句。

在洞府外面的潇澈看着密密麻麻的毒蛇,不由得心底发亮,好在自身灵力已经恢复,那狐妖疗伤的手段当真精湛,竟然能够助我突破一个小境界,抵达紫府境六层。

眼见二人走出,满脸不悦,潇澈便明白此次交谈估计是败了。

“我就说这蛇妖不能用仁慈所束缚,此等妖族,不比你这妖族贵族,他们只有吃人才能够修炼的更快,吸收灵气缓慢修炼,几乎不可能。”

潇澈说话间,吹了吹额头的秀发,感觉很装逼。

“算了,蛇无敌有他的坚持,我们还是尽快离开这里吧!去你所说的帝都升仙台。”皙白催促道,他对于蛇妖其实也没有多少好感。

“想比用不了多久,我焚天门的高层长老便会来临,斩妖除魔,卫我人族的。”

潇澈也是开口,打算接下来一路都跟着他们一人一妖游历闯荡去了,反正回去宗门也是丢人现眼,连未婚妻小师妹都跟人跑了,与其回去被人嘲笑,还不如用所学神通术法浪迹天涯。

从蛇妖的洞府出来,白曦的神情就很不对劲。

无数的毒蛇开始向着洞府内匍匐而去,将此地化为一片安宁之地。

“白玉村的人估计接下来将会遭受灭顶之灾,潇澈,你可以先过去通报一下消息。”

白曦开口,有些孱弱,蛇无敌的陨落应该是必然,毕竟身处人族地界,肆意虐杀人族,简直就是自寻死路,等到人族强者来临,必然要剿灭玄妖山。

乘着这个时间,减少一点蛇无敌的因果业力,想比在未来,能够有一线生机。

潇澈当即飞离,前往了白玉村的方向。

就在此刻,蛇无敌从洞府出来了。

眼神毒辣,在阳光的照射下,才能够看出他的蛇身上有多少伤疤,刀剑虚影可以在他的蛇鳞留下独有的气息,这是经历了多少大战才能长久留存。

“你就算让他去传递消息,又能如何?”蛇无敌开口,一脸冷淡,嘴角中的舌头发出嘶鸣。

“我蛇无敌修炼五百年,可以说,杀过无数人,但却没有真正吃过人,因为我嫌弃他们脏,我嫌弃他们虚伪。”

“我也害怕,害怕他们肮脏的鲜血会玷污我的灵魂,但没有办法,我身后是数以万计的蛇子蛇孙,我是他们唯一的靠山。”

“这些年来,总共有将近十二万条蛇族同袍被白玉村那些凡人抓捕,开膛破肚,入药,吞食。”

蛇无敌于心不忍,他们蛇族的身体虽然是冰冷的,鲜血也是冰冷的,但他们的心是温和,亲情在他们眼中,也是异常重要。

“这些蛇根本就是普普通通的野兽,人族食之,天经地义,有何不可,蛇无敌,你路走偏了啊!”

皙白第一次站出来,鼓起勇气开口,当然也因为身后有靠山,他才敢如此大胆。

“人族小子,你们人类本就是伪君子罢了,嘴上满口仁义道德,实际上暗地里何种阴险毒辣的手段都用尽了,你们的命是命,我们野兽的命就不是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