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斩杀周平

“这位朋友,你貌似和妖族有点关系啊!”

来人拱手一礼,算是对他礼貌一点。

周围密密麻麻的人影走来,看向他们。

“呵呵,周平去了,这小子要遭殃了!”

无数人起哄,他们深知在此地,周平的家族势力和他所拥有的实力。

升仙台,万丈霞光在此刻汇聚,这是多少年都未曾开启的仙台,凡人登仙,一步之遥,若是成功,可享永世繁华。

王腾背靠升仙台,对着这个在场都为之后怕的周平不屑一顾。

“妖族如何,人族又如何?”

他的声音很淳厚,甚至说有些正气凛然。

“呵呵,你恐怕不知道人妖的规矩啊,小子!”

周平话音一改,原本笑脸相迎的他,瞬间变得奸邪猥琐,让本就不帅气的脸庞平添了一抹搞笑之意。

白曦站在皙白的身后,双手抱着他的衣袖,左右摇摆,撒娇道:“夫君,要不我们离开此地算了,你看,他们都好凶啊!”

众人一听,当即脸色一变,无论是在场的人族,还是隐藏其中的妖族,眼神都惊呼而起,变得贼大的那种。

“好啊,人妖之恋,当诛!”

无数人口吐芬芳,开始对着皙白指骂。

“人族之耻,竟与妖族相通。”

“周平,灭了他!”

“对,灭了他,我们挺你!”

“咚”繁杂的钟声充斥在周围,整个升仙台下轰鸣一声警钟。

这是升仙台开启的征兆,十二钟声全部敲响,升仙台开启。

皙白暗道,自己又一次被白曦坑了。

眼看着周平墨绿色长剑飞舞,携带狂风之刃而来,周天气流为之变化。

“叛徒,拿命来!”

周平赫然而立,手中长剑已经紧逼皙白。

电光火石之间,皙白身前出现一道厚土光墙,符文之力烙印其上,无数光芒涌现其中,一闪一闪,极为亮洁。

抵挡住周平的一击,皙白转过头,以一种极为疑惑的眼神看向白曦,心头不由得想说:“你他喵坑我?”

看着皙白的委屈且有些怒气的眼神,白曦只待是摊开双手,苦笑一番。

白曦嘟囔着嘴在身后若无其事,这周平不过是自己位皙白挑选出最为合适的试炼者,可以有效提升皙白的战力,顺便让他摸清楚自己的实力。

转眼间,皙白和周平的战斗已经升至天空,绚丽多彩的神通术法相互碰撞,爆炸声响彻天际,周边的云彩被战斗波及随之沾染。

空中,风,便是周平的力量,甚至来说,是他的元素法则之力。

而皙白虽然天生五行之力齐全,怎料不会使用,不懂神通术法,五行之力不能完整的使用。

“夫君加油,打赢了我今晚给你做饭吃啊!”

白曦在地面上用两只娇嫩玉手搭在嘴上,侧向外展开,大声喊出。

周围的所有人妖都听的一清二楚。

“这一人一妖究竟发展到哪一步了?”

有人疑惑,但也害怕至极,毕竟人妖殊途,自太古时代,人妖不两立的局面已经错在,无论是人族还是妖族都会歧视这种关系。

妖族一生爱一人,人族则不然,人心难测,时刻都在变化,所以在世界上,妖族反对人族渣男渣男对妖族的迫害。

而作为人族,其内自然也有无数规定,其中不忠不义不孝者,将会被世人唾弃。

这些在场的人妖,皆是心知肚明,但也无可奈何。

皙白在上方被白曦叫得这么亲密,一时间脸红耳赤脖子粗起来,手底下的动作都加快了几分。

“我说,你能别这样坑我吗?”

皙白还了一句,手中对于五行之力的运用也开始成熟起来。

面对周平,他已经能够得心应手的抵挡住攻击,甚至还能够召唤出一二道普通火球攻击过去。

“夫君加油啊,今晚我给你暖被窝!”

白曦再次一句神助攻,瞬间点燃皙白的心中的欲火。

“我去,你这是坑不死往死里坑啊!”

皙白悲苦,眼前的周平如同一条疯狗一般,不要命的跟自己打。

“两个贱人,你们今天必然要含恨在我周平的长剑之下,不过想来也算是你们的荣幸了!”

周平长剑挥舞,手起剑落,光影飞掠,眸子红了一片,整个升仙台周围都是风之气息,他的速度也随之提升,极为惊人。

皙白还想多说,但下一刻,身后一道倩影踏空而出,雷霆涌动,光芒万丈。

“你说谁是贱人?”

白曦眉头微微皱起,俏脸微动,一双小虎牙从口中缓缓显现。

下方无数人影乱窜。

“大妖…这是大妖…!”

“我去,不是吧…!”

“你这妖女,别以为生的娇艳欲滴,就可以为所欲为,我告诉你,这是人族的地界,我周平可是清风宫的少宫主,惹了我,整个云梦国都没有你的藏身之所。”

周平威胁道,自己区区金丹之境,岂能是这妖女的对手,一头大妖,顶得上他们宗门的长老了。

“老婆,她说你是贱人,你说该怎么办?”

皙白抓住机会,赶忙凑上前去添油加醋。

女人都是如此,要么话说道她心底,要么话说到她心底,结果肯定大大的不一样。

“滚!”

白曦一拳头轮过来,直接将皙白打飞数百米。

索性这一拳只是蛮力,并未附加任何元素法则的力量。

下一刻,百米开外的皙白抱着裤裆躬身在地面上打滚,“这下要彻底废了…”

天空上的周平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咽了口唾沫,身后冷汗直出。

他慌张的用右手腕处的袖口擦拭了一下额头上汗珠,用力将颤抖的双腿绷紧。

“咳咳,你别过来,我爹可是清风宫的公主,我娘是焚天门门主的妹妹,我告诉你,你对我动手,一定会死的很惨的,你会玉身不保的。”

听到这里,白曦没有多言,她表现的极为冷静,冰清玉洁的面孔,娇娥玲珑的身躯,修长玉腿随着微风吹拂着衣裙而显露。

就连皙白也以为白曦不会做什么,毕竟她不动手,这就表明这个周平不会有性命危…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