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花海花王

白曦转身看着周围无数人族的鄙夷眼神,露出不削。

“看吧,看吧,越看越气,哼!”

随即,她也一步跨入升仙台内,进入其中。

上仙机缘,可是人族仙王级别的存在,等同妖族神王。

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的无名小册,白曦打开,随手翻了几页。

“赤焰仙王,位列人族上仙之列,于三万年前于云梦国突破仙尊失败,从而陨落。”

“生前伴有一株赤焰仙草,乃是炼制真火圣丹的主药。”

看着小册上的记载,白曦陷入沉思。

进入升仙台的人妖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踏入白色光门,会被随即传送。

皙白此刻的位置,他也有些模糊,遍地的火红色花海。

“难不成刚进来就有机缘?”

“这浓郁的花香!”

“这极致诱惑的灵气!”

“这纯洁至极的火焰符文奥义””

无边无际的花海,将皙白包裹,一眼望不到尽头。

抬头仰望天空,依旧有一轮朝阳悬挂苍穹,可奇怪的是,皙白感受不到炎热之意。

甚至有一股清凉微风拂面,还能给与他一丝清爽。

空无一人,空荡荡的感觉,略有些寂寥!

花海中央,不远处竖立着一块牌匾,皙白急匆匆走去,还以为上面写着什么字迹呢。

结果却是一个笑脸模样。

“没劲儿,现在去往哪里?”

皙白疑惑。

“去赤焰之心,接受传承啊,还能去哪儿!”

花海中飞出一个人影,正好不偏不倚的落在皙白面前。

此人一身花衣,头戴八九十只玫瑰牡丹之类的艳丽花朵,嘴角唾沫极具深沉的口红,眼影拉长,恶心的一批。

“呕…”!

“幸亏是个男的!”

皙白背过身,猛的吐出一大坨××…

“嗯?”

“本花王好心好意给你指路,你怎么还吐了呢?”

“难不成是看不起我?”

花王开口,他的两颗大黄獠牙裸露在外,一点儿也不符合花这个特性。

“不不不…阁下想错了!”

皙白赶忙制止,随即用极为不喜的眼神看着他,轻声道:“阁下为何人?”

“此花海难不成是你的?”

虽然此人长得丑了点,但从刚才的语气和从花中突然冒出的模样来看,应该是一只花精。

“咳咳,远道而来的外界朋友。”

“看你这不信任的眼神,我花王有必要自我介绍一下了,咳咳!”

花王摆了一个姿势,眼神机其猥琐。

“这么说吧,我呢,便是这花海之内所有花的老大,也是唯一一个诞生灵智花妖。”

“此地乃是上仙赤焰仙王药园,种植着无数药材和灵花灵草。”

“这么多年,主人挂了,你是第八百多o个来到花海的人。”

看着眼前的人类,花王一本正经的说道,甚至是自娱自乐。

无数花朵中诞生出一只花妖,在皙白眼中,确实出乎意料。

想象中的花妖基本上女性,而且还是花仙之称,绝对是大美女,没想到是个丑逼。

“你家主人挂的貌似正合你意一样,咋一点儿悲伤都没得呢?”

皙白无语,笑了笑。

“花海距离赤焰之心的位置有多远,升仙台内竟然是一处仙人坟墓,当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花王,不知你可否为我指明一天方向。”

整个花海无边无际,有没有地图,几乎没有人能够走出去,哪怕走出去估计没得希望。

皙白直接将脸凑到花王前,忍着心中的恶心。

“来来来,你看这鸡腿多大,要不要尝尝?”

顺势从袖口内取出一个上次没吃完的炸鸡鸡腿,送到花王手中。

先打好关系,万事不愁!

“呕…好苦…长毛了你怎么敢的啊!”

花王舔了一口,直接将鸡腿摔在皙白的脸上,大怒道。

“少年,别以为你有点境界就可以在升仙台内为所欲为,我可告诉你,想要糊弄本王,你还差点。”

“快,将你身上的灵石和宝物全部留下来,本王便给你指条明路,保准你得到仙王传承,位列上仙之名。”

花王开口,本为男儿身,却从胸口出取出一张手帕,正反面各绣着一朵玫瑰和牡丹。

妖娆的姿势配合上他的身躯,简直让面前的皙白大跌眼镜。

“这是什么操作?”

“大哥,我全身上下就一件衣服,哪儿来的灵石和宝物?”

花王摆了摆手:“那我不管,此花海乃是本王的地界,你想要从这里过去,甚至抵达赤焰之心的位置,没有灵石和宝物,就别痴心妄想了。”

皙白:“………”

花王没入花海之中,不见踪迹。

皙白叫了好几声,最终还是觉得靠自己比较好。

反正是升仙台,一段时间过后,就会被弹出去,得不到机缘,自己死了也不甘心啊。

“花草为木,五行以金克制!”

“庚金之力!”

皙白身上的五行之金的气息开始对着外围施展,无数庚金粒子极具杀伤力,对着周围的花海开始造成毁灭性打击。

庚金粒子其实就是一团金属性灵气汇聚而成的内力迸发而出,对着一片片美艳动人的娇嫩花儿们开始收割。

“要问韭菜好不好,割下来尝尝不就知道了?”

皙白现在可不管所谓花海漂不漂亮,任何阻止自己得到仙之机缘的生灵,都是敌人。

片片花海陷入杀戮之中,匍匐在皙白脚下的花草之数,以万米相计。

头顶的微弱光芒,依旧还在闪烁,貌似已经走向了极限。

皙白猜测,这里应该就是一仙人坟墓了,处于外界不同的环境中,乃是独立的空间,头顶上方的太阳,应该是空间内灵气的集结体,根本不是外界真正的太阳,也感觉不到骄阳似火的温暖。

“歪歪歪,你这干的是人事儿吗?”

“你自己走不出去,毁我花园干甚?”

花王重新显现,看着周围惨糟糟的一片,心疼的很。

“我花儿啊!”

“我草儿啊!”

“我药儿啊!”

“你这人太狠心了!”

………

“花王,让我离开!”

“给我指一条前往赤焰之心的路,否则这万里花海,今日我便全部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