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值守

本来江漓并不赞同韩灵漪出去观望汉皇的车驾,不过那日却无法克制住那番好奇,韩郡守本治府严谨,此事又再三言明,不过事已至此,江漓只好说道:“这不是韩姑娘一人之过,这是我不加劝阻之过,并且我当时也在场。”

韩郡守望着韩灵漪的脸色懅然,也就不再责备,转而看着江漓已是涔然汗下,江漓此时正想着只要不被逐出府就已是万幸了,自己入府也是为了辅助韩郡守治理逸江郡,使其阜盛如初。

不料此时韩郡守说:“念你二人是初犯,就不再追究。”韩郡守此时拿起茶杯,又说:“汉皇在逸江郡驻留约要十日左右,期间的饭食起居都要从逸江郡的府库中供应。”

“那据我看既然是皇家之用度,那各项开支又要大增,而今年全郡税收并不充裕,如此一来若没有良策,恐难支撑。”江漓叹息着,又注视着韩郡守的脸色。

韩郡守也是愁容满面,不过又细思后,对着江漓与韩灵漪说道:“后日行宫中汉皇要招徕舞女,办一场舞筵,你二人明日入宫去,替我先操办一下,顺便探一探刘标是否真心与我合作。”

“那韩大人是要坐镇府中?”江漓问道。

“我去太容易暴露,而刘标是不知道你们身份的,而且筹措资金的事我会与林都尉细细商议。”

韩郡守吩咐完,看着空中月明星稀,江漓与韩灵漪也各自退下并休息了,整个府内一片祥和,城中打更声随着静谧而愈发的清晰……

临近天明时,行宫附近的街衢上都有骁龙卫的禁军在巡逻,征南将军李疾手握着那把御赐的青釭剑,在行宫的门口擦拭着剑身。宿卫之事对于李疾而言,参阅了不少重臣的勾心斗角。不过李疾是个武将,有些事他也看在眼里,不过他也不说什么,忠直宿卫是他的本职。

而那些朝中争权夺利者,不管是忠是谄,他一直是敬而远之,不过因宿卫之事有时也难做,那些朝臣闯宫觐见者也不少,自己只能好言相劝,既要维护汉皇指令,也要说服朝臣。

李疾把青釭剑擦拭好,放入剑鞘后,准备走进行宫,向汉皇汇报昨日值守情况。汉皇曾密令每日若有大情况则务必来报,尤其是诸位重臣的出入踪迹,或是里里外外进出的侍者。

正当李疾转头时,后面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并喊着:“将军留步。”

李疾回头一看即是刘标,刘标由远及近地快步走过来,走到李疾跟前说道:“陛下吩咐要招揽舞女,在殿中饮酒时助兴,后面便是我为陛下选好的舞女。”

刘标把手一指,后面几辆马车中下来许多的谙熟舞蹈的女子,这些人都身着为青绿纱衣,面容粉黛,并款步走过来。

李疾此时疑问道:“未见陛下有过此等诏令啊,刘刺史是不是搞错了,若是出了差错,这贸然进去陛下指不定会龙颜大怒,于谁都不是好事。”

刘标急切道:“李将军可能不知,这个主意是徐知行大人和苏皇后的意思。陛下虽未下诏,但早已言明,李将军如若不信,可此时进去问陛下一番。”

李疾却不得已说道:“陛下严令,此时不准进入行宫大殿通报事宜,我个卫戍之臣,是万万惹不起的,希望刘刺史海涵。”

刘标明白此事虽然汉皇并未吩咐,但徐大人和苏皇后都已授意,这两头意思皆不能违背。不过徐知行大人已经预知李疾会拦道不准,就给刘标行动时出了个主意。

刘标按照其意,突然朝着行宫内喊道:“陛下,李疾此人独断专行,不准臣带入舞女。”

行宫宫门之内便是大殿,其间相距实为不远,刘标这一喊无疑能声声入耳。李疾此时拔出了青釭剑,喝道:“刘刺史若是再开口,属下就不客气了。”

刘标岂是惧惮李疾这番言语的,他又喊道:“李将军草菅人命,有误朝廷。”

李疾见刘标依然不罢休,立马用剑柄推了一下刘标,刘标应声倒地,并说道:“刘刺史身为朝廷十三州刺史之一,岂能如此无赖,我已经给足了你面子。”

李疾说罢,招手示意旁边的骁龙卫士卒,过来抬走伏在地上刘标,就在此时行宫门洞开,李疾转头看去,竟是元王疾步走出。

元王走近后,李疾不得已又伏下身,而元王忙把刘标扶起来,又对着李疾厉声道:“李将军值守行宫,为何忤逆陛下之意,还击伤了刘标大人?”

李疾立马跪地道:“臣知罪。”

元王没有继续追责,而是对着刘标道:“汉皇命刘标大人带舞女入宫。”

李疾惊异不已,不过俄而又想到,自己确实是有些唐突,即使汉皇未言明旨意,可这愉悦汉皇之心的事为何自己要拼命阻拦呢?一阵自责下,又觉得此事并不简单。

元王眼看刘标入宫后,把李疾拉过来说:“李将军太过愚直,你值守禁廷已过十年余,这些舞女伶人又不会造成什么大祸,为何如此严苛。”

李疾悔道:“陛下已经严旨,不让闲杂人等进入行宫……不过我还是把陛下之心揣测错了。”李疾此时转而说道,且声泪俱下。

元王此时说:“我会在陛下面前将此事遮掩,愿李将军不要行事再如此执拗。”

李疾只好说道:“谨听殿下教诲。”

元王转身也进了行宫,此时李疾才站起身来,几位士卒上来说了些慰藉的话,李疾方才惊魂甫定。再加之这盛夏的酷热,衣袍几乎湿透了,不过元王的话倒是给他敲响警钟。自己何曾执拗?只是被权势倾轧,才不得已如此。

李疾依然有些不知所措,不过细细思来,元王还是帮自己在陛下面前说好话,对此次他的过失也算是既往不咎,他对于元王倒是有些感激涕零。不过依照元王的性情,元王也必然会这样做,他是个八面玲珑的人,不仅在京中颇得人心,地方上也是人人称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