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约定(求收藏推荐)

几个仆人上来把煮好的茶端到韩灵漪与江漓面前,韩灵漪久不在家,思家心切,看着茶中的氤氲雾气,闻了一闻,说:“夏日新茶这般醇厚,整个郡中也不多见。”

座中对面的林都尉说:“韩姑娘说得不错,这是我林府托人从交州那里买来的,这色味都是绝佳上乘。可惜这茶虽好,但也不能除去这世间炎凉。”

江漓听后说道:“都尉大人的话中在下也感同身受,江漓出身贫窭之家,生来无亲,这炎凉世态,我也是经历不少。不过在下也明白,都尉大人的话中也是对此时事态的抨击,元王想要做出一番业绩,可惜他没有把火候把握好,导致了沩国暗探如今也没有落网。”

“沩国暗探就是沩国公主李妍及所召集的旧部,如今已逃遁出城。”林渊紧接着说道。

这一切与江漓的料想不错,只有李妍所部才值得元王大动干戈,若是区区几个暗探怎么会让骁龙卫都难以获其踪迹。

而且封锁各处城门,造成了百姓惶恐的局面,虽然元王大张旗鼓地想要立威于众人的眼中,可是天不作美,对方手段更胜一筹。

不过沩国那方也有巨大的损失,西门街巷尸横遍地,而仅仅逃出李妍与刘岚两个人。反观骁龙卫这边,也损失了不少的人。

韩郡守此时说道:“今日我请林兄来,还有一件事,既然逸江郡大权都在元王手里,我这个郡守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不过我此时最担心的便是田亩问题。”

林都尉没有多言,而林渊见机说:“就午时后出发,除了察看田亩收成,顺便去山上的竹楼,那里是我曾经野游之时,特地修筑的,那里风云流动,竹叶萧萧,郡中闲人从未涉足过。”

韩灵漪马上来了兴趣,说:“如此隐蔽之处,林兄又是怎么发现的?”

“幼时游于冈峦上,戏水于溪谷之间,心中俗气早被自然之景所升华,因而流连于天地间忘却尘世。久游之后,这山路早已熟记于心,去往那山后的竹林也毫不费力。于是在寂寂竹林间修造一屋,用于解除烦忧。”

林渊说完,韩灵漪已经急不可待,而江漓只是说:“林兄,韩大人是说去城外勘察田亩,此去重任在肩,去竹楼怕是耽误此事。”

“不妨,既然林公子如此有心,去竹楼也当是放松倦心。本来郡守府与都尉府都空荡荡的,无人问津,总待着也不是办法。”韩郡守一番话让江漓消除了顾虑。

于是众人说好后,刚才人影错落的堂中一下子又空落落的,韩灵漪在屋子里把自己经常看的一些诗书也包了起来。这一去旷野,难免夜中闲暇时翻开卷帙,领悟圣人教诲,或是几阕词中人情难却。自己虽然不聪慧过,但只要遍观群书,略懂大义即可。

正在收拾书时,韩灵漪发现其中一本《武略志》,她细想着这是她向江漓借的。《武略志》中讲兵法奇谋,排兵布阵,甚至还有山川地势间的攻守之道。

江漓总是对此书痴迷,并且常给韩灵漪讲解一二,而韩灵漪则对此不甚了解,时常听得感觉就如云间月不可触及。

韩灵漪此时准备交还于江漓,就从屋中走出,却不见江漓,谁知父亲的书房里话语不绝,细细听去,才知是江漓在秘密向父亲汇报关于刘标的事。

透过窗棂,只见父亲好像在对其吩咐着什么,时而言语激烈不已,韩灵漪也听得真切。“那刘标本来是暗藏祸心,不料却遇到元王殿下的扼制,真是大快人心。自那次被李疾教训后,我猜他是怕了,看来最近不会闹出什么。”

韩郡守在屋内言词振振后,而江漓继续补充说:“还听说刘标自那日被打出宫后,再未染指行宫内外事务。”

“他本不该插手太多,上次被李疾当场教训也算是让他颜面扫地,不过依照刘标此人的秉性,他不会等闲视之,他定会讨回个说法。”

韩郡守说完,又坐在椅子上,听着江漓再徐徐讲到其他事。

窗外韩灵漪看得是透亮明晓,突然后面一个人拍了拍她的肩膀,她回头一看,原来是林渊。林渊道:“韩姑娘何时也学会隔窗偷听了?”

韩灵漪不悦地说:“林大哥此言不对,这是韩府前街,我在窗前探听也没有人规定不可,而且窗中之事也不是什么大事。”

林渊又道:“韩姑娘说得着实有道理,不过我劝韩姑娘不要太涉及其中,有些事若是丝毫没有一点秘密可言,那就失去了一些意味。”

韩灵漪此时向林渊点点头,不言地认可了林渊的说法。林渊又把韩灵漪叫到了一边,走到蓊蓊郁郁的树下,树间充斥着馥郁的花香,韩灵漪不禁问道:“林大哥是有什么事要说吗?”

林渊道:“刚才在窗外我有话不好言明,所以才换到此处,韩郡守与刘刺史之间定会有政治上的撞击,据我父亲所得的消息,刘标近日来一直在搜寻韩大人这几年所有经手的政务,意在寻机弹劾。”

韩灵漪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说道:“我父亲一生谨慎,遇大事从不糊涂,可能就是有些脾气,我倒不担心刘标与父亲的纠葛。而且父亲曾经说过……”

“说过什么?”林渊此时也有些好奇,看着韩灵漪遮遮掩掩的样子。

韩灵漪说道:“父亲曾说这汉国官场沉浮之人虽多,但都是事先没有准备,让奸佞之人给坑害。如今我父亲早已深知刘标私心,已经有了对策。如此看来,父亲久处官场,自然也不会不知这其中利害。”

林渊笑道:“原来是我多此一举了,这韩大人早有安排。”

此时韩郡守、江漓与林都尉都从屋中走到庭院中,韩灵漪抬眼看到日头已经斜西,几人一会面后,就带着行李从府中走出。

两辆马车此时早已备好,于是缓缓启程了。此时夏初的日光渐渐暗了下来,天边微风也吹不散那块笼罩在山峦上的云霞,城中万家都沉浸在祥和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