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曲径通幽(上)

冈峦直入天际而山林间葱茏满眼,林渊在前面扬鞭驱马,嘴里还不知念叨着什么,出城已经十余里,经过的田亩无数,不过人烟却稀少不见。

林渊看着前面繁花丛树,不禁对着车马中的父亲说道:“这里是避开那些俗世凡尘的清静之所,父亲久经官场,定是忘了还有如此休养生息的地方。”

林都尉在马车中说:“清静之地是留与那些功成身退的人,父亲别说功成,就连最低愿望还未实现。而且身为武将,只要天下未一统,我就难以卸甲归田。”

林渊知道父亲还是对当年的激战的战果没有放下,甚至成了一块心病,难怪母亲时常说他是忆起往事来,竟能沉思许久却不言。

林渊于是又移开这个话题,问道:“不瞒父亲我一直有事想说,你认为元王治理贪腐会不会有效?这么多天来,从最早发布指令到如今让沩国公主逃了,几乎是徒劳无功。”

“元王行事虽有疏漏,可是沩国公主却依然没有脱离围困,只要在汉国的国土上,没人能逃出去。”

林都尉话中似乎已经是看透了事情的结局,那么的肯定,而林渊却难以信服,这么大的汉国要揪出两个人是多么难。

此时汩汩的溪水声已经可以听见,林渊看着差不多到了地方,停下马车,扶着林都尉从马车上下来,后面韩郡守、江漓和韩灵漪也快步跟上来。

山间明显有一条小路蜿蜒通向山上,那长满青苔的石磴上杂草蔓延,可断定是许久没有人走过。

林渊先踏上石磴,后面的人也都跟着,俄而林渊在前面说:“这山间不比城中,没有清楚的标识,只能靠着自己的记忆来寻找路径。”

江漓扶着韩郡守,走过茂叶繁枝,才到了一块山间的平地上,从这里向西极目远眺,是可以看到一座城关矗立在逸江郡的西侧。再往西便是钟州,这次汉皇东巡虽然未至钟州,但钟州刺史吕临已派人来逸江郡觐见汉皇,并且献上不少的奇珍异物。

吕临镇守钟州也是秘密靠着沩国皇室的暗中资助,所以此人心怀异心,早已成了汉国腹心之患,不过此人行事谨慎,还从未露出什么把柄。所以虽然有监察御史巡察四方,却难以查出分毫。

众人走了许久,韩灵漪已体力不支,不过幸好林渊说道:“竹楼快到了,就在前面草木掩荫处。”

林渊带头踏入这溪水萦洄的幽境,细细看了一遍后,发现竹楼顶端有水滴滴嗒嗒地滴落下来,篱笆锁着整个的竹楼外面的院子,竹梯往上走便是二楼,二楼的石制窗棂可见被雨水侵蚀已久。

林渊推开那扇封闭的竹门,通往竹屋的石阶上已经被杂草遮掩的模糊不清,林渊率先走进去,径直走到屋门旁。江漓走进来时注意到那汲水的枯井,旁边还有木桶。韩灵漪看着眼前修葺好的竹楼,倒有些沉醉。

她看着院子里还种着菜蔬,菜圃间花香四溢,向前走了几步后,身边又有几株树,树上繁花无数,甚至地上也有许多未拾捡起来。

众人都进到屋子里面时,屋内虽然有些尘土,不过入眼的却是一幅古色古香的装饰。屋子正中间有一幅山水画,两边的几把座椅都色泽鲜亮。韩灵漪还看到一张竹床,摆在帷帘的后面。

收拾一番后,看着屋中齐整,韩郡守与林都尉坐下,此时林渊从外面端着一箩筐的茶叶,进门后淡淡茶香四溢。林渊又谙熟地泡好,拿出茶杯倒满后,先让两位长辈试尝。

林都尉不太会品茶,而韩郡守倒是喝出了些味道,不过也无心论道。林渊也招待着江漓与韩灵漪入座品茶,江漓坐好后,却对着堂前的那幅画屡看不厌,倒是觉得此画不光是意境极妙,而且经得起揣摩。

于是江漓便说:“林渊兄可否讲下这幅画的来历?”

此时林渊放下茶杯,笑道:“逸江郡有不少人以鬻画为生,这只不过是我比较中意的一幅。此画中一人于高楼上伫立,远处云海茫茫,却看不清在观望何处?你能知道这是何意?”

江漓道:“我生平没读过什么书,不过这既然留有余味,说明作画人是有良苦用心的。”

林渊回道:“起初我也是这样的看法,不过揣摩多了也能有些思绪,可是至今也不能想通,不过也可能这幅画的意义就在于知而不答。”

此时韩郡守和林都尉都拍手笑道:“好一个知而不答,也是别有深意。”

林渊明显惭怍道:“让父亲与韩叔叔见笑了,晚辈的确只有这些感悟。”

江漓又看了一眼那幅画,却也没有悟出什么,就不再说什么了。此时屋外风起云涌,屋外的树摇晃不止。俄而黑云翻卷,一阵斜风扫过来,竟把树枝也折断了。韩灵漪走到门口,把门锁上后,转过身后看着林渊拿出几支蜡烛,并置于几案上点着。

屋中被几支蜡烛照得透亮,林渊自语说:“此时暮夜,这些也能派得上用处。”

韩灵漪道:“看来林大哥是早有准备,这该有的东西一样不差。”

林渊笑道:“这是我花了好多年才修葺完善的,出资修筑这样的屋舍也不是易事,从最初的选址到修筑布置都是花了大心思,还向父亲借了不少钱。”

此时林都尉却说道:“那些钱也本是闲余之费,是夫人授意给渊儿的。”

韩郡守见这些人谈起了闲话,就从座中移步到窗前,瞥见那一轮被黑云半掩的月,此时萧萧的风声传至耳边,韩郡守倒有些不安心,不知怎的,这些日子他都有这样的感受。

可能是最近劳顿的缘故,他才想着要出去游览胜景。此时江漓看到韩郡守在窗边独立,那日渐消瘦的孤影让江漓顿时有些怜矜。江漓便拿起一件皮衣,轻手轻脚地走到他的后面,把这一件衣裳给他披上。

韩郡守知道是江漓,就说道:“这些天来我看在眼里,你是有些长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