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落幕

叶小岱面色凝重,将剑缓缓的收入鞘中,放入乾坤袋。

叶小岱双手捏了一个法印,土黄色的灵力升腾起来在叶小贷周围围成了一个光幕,从远处看去酷似一个大土球。

“嗡嗡嗡。”

要是此时有一个人站在叶小岱的面前,就能清晰的看见叶小岱脑壳上有一个土黄色的印记熠熠生辉,不断的随着灵力在波动,其中一股令人心揪的力量在缓缓孕育。

血老大双脚一蹬腾空而起,整个人化作一道血色闪电,飞速的接近着叶小岱。

老二看见自家大哥这疯狂行为,知道劝说不住,便也提刀紧随其后。

血老大见叶小岱周身光幕,癫狂的笑道:“桀桀桀,小子,你以为躲在这个龟壳里就能高振无忧了吗,看我血影刀一刀破之!”

汩汩汩。

说着,身上的血液开始涌向刀刃,在刀刃上不断地凝聚,就好像是刀身在不断地加长。与此同时,血老大脸色愈发狰狞,就好像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小子,这是我最后一刀,你今日要是接住了这一刀,我等便任凭杀剐,要是接不住,便给我下地狱去吧。血经——血影刀!!!”

一刀挥出,整个天空都变成了血色,刀身所过的虚空中,不断发出音爆。

“山神印第一层,脉冲!”一道道晦涩的口诀从叶小岱的嘴里念出,周围的灵力也是激荡的厉害。终于,在血老大的刀身触碰到叶小岱周身灵气罩时,一股强大无比的灵力从地脉中喷涌而出,伴随着无数岩石轰向血老大。

“空空空。”

石块虽然是普通石块,但是有了山神诀灵力的加成,个个硬度堪比精金!措不及防之下血老大被翻腾的石块轰的重伤,斜飞出去十多丈,倒地不起。

血杀五人中仅剩着的血二此刻一脸惊恐“不,不可能,老大都开启逆转灵血了,怎么可能会败给你。”自己心里的战神轰然倒塌,血二此时当然有些难以置信。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你等作恶多年,今日欺负到了我叶小岱头上,也该尔等去往黄泉!”

血老二眼见大势已去,将血老大放在地上,自己就在原地,扑通一下就跪倒在地“少,少侠,饶了我等吧,我等以后不会再犯了,我等以后都听命于少侠,对,以后我等就是少侠的手下了,那些少侠不方便做的我们兄弟几个都能做,只求少侠饶过我等。”血老二不断的叩头。

“绕过你?呵呵,笑死我了,你居然让我饶过你,试问如果今天跪着的人是我,你们会饶过我吗,会吗?”叶小岱字字铿锵有力,那气势恨不得让这几个人当场破腹自尽都不为过。

“哎呀,大哥,别耍帅了,你师弟就要死啦,要死啦呀。那大汉,你的哥哥们都躺地上了,你还不赶紧投降。啊啊啊,你那刀离我远点好不嘞。”另一边,贾晓东被血五追的上窜下跳的,肥硕的身躯灵活的躲避着来自血五的刀气,并且不断地扔出符箓。

血五也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二哥,不要向他们低声下气的,脑袋掉了不过碗大个疤,十八年后我等又是一条好汉,来世我们再做兄弟,你怕什么。”血老五把刀往地上一丢,过来就要拉血老二起身,却被血老二扇了一巴掌“你快滚,别管我们。”

“少侠,我等也知道这么多年作恶多端,再无可能回头,只求少侠能饶过老五,老五生性纯良,这么多年没有杀过一人,只求少侠这一件事,我等死而无憾。”

血五还想说些什么,却被血老二一掌击在后颈处,晕了过去。“望少侠答应。”血老二再次叩头。

“你等滚吧,以后不要在让我看见你们,下次可就没这么简单了。”叶小岱挥挥手,作为二十一世纪的人,最终还是没有扛过心里的那道坎。

“谢少侠,谢少侠,我等以后定然不会如此这般行事了。”血老二作势便又要叩头。

“行了行了,叶哥让你们滚你们就赶紧滚,小心一会我们可反悔了啊。”贾晓东恐吓道。

听此言,血老二和血老三相互搀扶着,带着昏迷的老大和老五,想了想,又把老四的尸体带上,又道谢两声后便离开了。

留下心里五味杂陈的叶小岱。

贾晓东看着认真的说“叶师兄,我知你心善,但日后万不可如此,斩草不除根日后会留大患的。”

“师弟,你相信吗?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地方,没有杀戮,没有战争,人民安居乐业,人人吃的饱饭。在那里,所有犯罪者都会得到法令的制裁,所以那里没有杀戮。在那里,所有的孩童都会得到培养,所以那里没有文盲。在那里,所有患者都会得到最实惠的医治。在那里,一地发生瘟疫将会得到举国上下全力所助。在那里,所有的不可能都会变成可能。可是,我回不去了,我找不着回去的路了。”叶小岱有些沮丧。

“叶师兄,正如你所言,一切的不可能都会变成可能,以师兄的资质,有一天修为能成为这个世界的顶尖,甚至于突破这一方天地的局限,届时,言出法随,横渡虚空,天下之大何处不可去得。可惜,我的修行之路已经看到了尽头……”

“师弟,要知道一个人成为这个世界的顶尖,可不是只有一条路可以走。”

“是了,即使我现在没有修行天赋又如何,当有一天我成为了这一方世界的掌权者,我也会让这里成为师兄所言的世外桃源。”

“好,就依君所言,与君共勉!”

“与君共勉!”

不知不觉中,两少年的心随着各自对遭遇的倾诉,慢慢的接近了几分。

“师兄走吧,该回宗门了。”贾晓东放出了自己的符箓灵器

“师兄请。”

“哈哈哈,坐过秦长老的葫芦,御过自己的灵剑,今日,就来试一试师弟这符箓乘坐起来是什么感觉。”

“哈哈哈,那定是不能落于下乘。”

“拭目以待喽。”

“走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