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就凭你也想看我的笑话?

心知自己劝说吕布无果,陈宫最终只能一脸悻悻的离开。

看着陈宫那失魂落魄的背影,吕布一时之间,心里不禁五味杂陈起来。

他不知道,为什么?

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让他和陈宫之间,竟然变得如此生疏。

“哼,主公与诸位都在这里,他陈公台竟然敢一个人先走,在他的眼里,还有没有主公了!”

就在这时,陈登的话语,刚好传入吕布的耳中。

吕布闻言,不禁心生怒火。

刚刚内心深处还仅有的一丝亏欠,转瞬间烟消云散!

既然已经决定了要攻打袁术。

那么吕布这边,便开始调兵遣将起来。

不得不说,吕布这个人,在玩弄权谋上,是个小白;

但是打起仗来,还真不孬!

在吕布的安排之下。

高顺领一军,陈登领一军,张辽、臧霸引一军,宋宪、魏续引一军,吕布自带一军。

各领兵一万!

共五路大军,从五个方向向袁术进攻!

在徐州城内的陈宫,在得知吕布手下将领、士兵尽出,对于曹操竟然没有丝毫防备!

陈宫大惊,连忙派人去带着自己的亲笔书信,去追赶吕布。

可是不等陈宫派去的士兵出城,那名士兵就被陈登之父,陈珪抓住,然后秘密处死。

这一点,是陈宫所不知道的!

寿春!

正在每天忙于耕耘、致力于繁衍一个家族的袁术,最近心情很不好。

“报——”

“报告陛下,吕布那厮,杀了韩胤不说,并且把韩胤的首级,送往许都去了!”

“报——”

“报告陛下,吕布那厮,发兵五万大军,来攻打我们了!”

“报——”

“报告陛下,吕布那厮,已经连克我们手中三座城池了!”

“报——”

“报告陛下,吕布那厮……”

一则则求援信号,如同雪花一般,飞往寿春。

袁术见此,不禁脸色铁青。

要知道,在十几天之前,他还幻想着和吕布结为姻亲。

然后让吕布替自己攻伐天下。

可是现在?

吕布确实在攻伐天下,可是进攻的却不是其他人,而是自己!

一想到吕布这个三姓家奴。

不感恩戴德的接过自己递过去的橄榄枝,反而自甘堕落的与曹操一个阉宦之后为舞!

袁术的心里,就不禁大骂吕布下-贱!

在内心深处,更是幻想着和吕布的祖宗十八代,发生一些超友谊关系。

不过骂人一时爽!

但是眼下吕布的事情,还是得解决!

想到了这里,袁术就不禁想起了杨弘。

没办法,这个计策是杨弘出的,现在出了问题,自然得杨弘自己的来擦屁-股了。

事实上,若不是因为自己现在手下已经无人可用!

单凭先后让自己折损十五万大军;

并且折损大将刘勋、张勋、桥蕤、陈纪、雷薄、陈兰等人;

现在又招来吕布这厮!

没错,袁术把这些过错,全都甩锅给了杨弘。

仅凭这些事情中的任何一件,就足以让杨弘死了不能再死了!

不过因为杨弘此人会来事,加上说话又好听。

因此,袁术才迟迟没有杀他!

对了——

杀人!

既然杨弘我动不得,那么我动其他人总没有什么问题吧!

一想到这次吕布的进攻,会让袁涣那个老匹夫看自己的笑话,袁术就怒不可遏!

“老匹夫,就凭你也想看我的笑话?”

“而且,若不是你这乌鸦嘴一直咒我,那吕布能像是脑抽了一样进攻我,没错,一定就是你这个老匹夫的乌鸦嘴坏我大事!”

想到了这里,袁术不禁怒发冲冠!

当天晚上,袁术就派士兵去袁涣家里捉拿袁涣家中一家老幼。

可怜的袁涣,当晚正在家中给自己孙子过满月。

因此全家人都聚在一起,为小孙子庆贺!

就在这时,袁术的大军破门而入。

袁涣一家大小,一个都没有走脱!

这正应了那句老话——一家人就要整整齐齐!

第二日。

等到上朝之时,当路过刑场之际,看见那堆积如山的几百具尸体。

饶是一向与袁涣不对付的那些朝臣们,此时也不禁心里发毛。

没办法!

喜怒无常,动辄杀人!

这样的主公,无论是谁跟着谁也慌!

至于杨弘,在看到了袁涣一家老小的尸体后,原本紧绷的脸,此时才终于舒张起来。

知道袁术已经杀了袁涣!

原本心中的那口恶气已出,杨弘双目闪烁。

开始思考着今天如何让袁术开心……

没办法,现如今的局势就是这样,只有袁术开心了,自己才不会死!

否则,若是让袁术想起之前的不愉快,那么袁术接下来要宰的,就是自己了。

大殿上。

就在一众朝臣们战战兢兢,生怕袁术一个不开心,就让自己去陪袁涣一家,而纷纷保持沉默之时。

为首的杨弘,却是突然站了出来,大声道:

“恭喜陛下、贺喜陛下!”

“嗯?”

见杨弘突然给自己整了这么一出,袁术不禁一头雾水。

包括此时正低头装作自己不在的一众朝臣们,此时也在悄悄的用眼角余光打量着杨弘。

“回禀陛下,臣今日上朝之前,曾见有喜鹊于西门长啼不止,臣以为,这是大喜之兆!”

“大喜,喜从何来?”

见杨弘又开始给自己讲小故事了,袁术不禁来了兴致。

“回陛下,西北面,乃是曹阿瞒的犬子曹昂所在,前几日下面曾传来消息,说那个小贼竟然敢妄自攻打汝南郡!”

“汝南郡是什么地方,那可是陛下的祖地,加上汝南一郡之地的人口,就足有百万,因此,臣料定曹昂此行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

“如今听得西门外有喜鹊报喜,那么臣料定,定是汝南郡大获全胜,击败曹昂,甚至,袁珪太守,已经把曹昂那个贼子给抓住了!”

“曹昂此贼,乃是曹操的嫡子,又是被曹操当作继承人来培养,若是我们抓住了曹昂,那么曹操定会投鼠忌器,到时候我们再以此要挟曹操,让其攻打吕布,到时候,他们两虎相争,就是我们的机会来了……”

反正吹牛不要钱,到时候抓不住曹昂,也是汝南郡太守的锅,扯不到自己。

因此,杨弘刚把祸水转移之后,就又开始给袁术画起大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