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不按套路出牌

倒不是因为曹昂迷信,而是因为这个时代的人迷信!

因此,曹昂才选择让白磷手雷,在张闿的身上绽放。

毕竟自己和张闿有仇,到时候这个事情传出去了。

曹昂也可以托庇与鬼神,说老祖宗显灵。

相反!

若是曹昂不顾这些忌讳,直接子啊战场上使用白磷手雷。

那么接下来,曹昂都不敢想象自己的待遇!

是被抓起来切片研究,还是被放进锅里熬汤!

当然!

曹昂也可以选择把自己塑造成一个神仙。

但是从古至今,那些被人们送上神坛的人,最终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与其做一个被封建礼教束缚的虚假圣人,曹昂还是更喜欢做一个季羡林式的人物。

尤其是季老日记里的某一页。

曹昂想说,俺也一样!

因此,在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曹昂才决定走一条符合大汉当下国情的道路。

……

不觉间,曹昂的大军已经来到了颍上县之外。

因为早早的得到了消息。

此时的颍上县,城墙之上,已经是挤满了士兵。

当看到曹昂身后的四万大军之后,那为首之人,此时的脸色并不是很好,此人名叫张闿!

没错,就在这货当初砍了曹老板的父亲,曹昂的便宜爷爷。

此时,看着曹昂大兵压境,尤其是曹昂身后的两面旗帜之时,张闿整个人面色铁青。

因为这两面旗帜上分别写着四个大字。

一面书写着报仇;

一面书写着雪恨!

这身行头,除了没有三军缟素之外。

俨然与曹操当初攻打徐州之时一模一样。

而曹操当初攻打徐州,可是杀的人头滚滚、鸡犬不留!

而现在,眼看着曹昂摆明车马是冲着张闿来的!

一瞬间,张闿的身旁,立刻空出一个大圈!

张闿见此,整个人脸色都不禁更黑了。

不过张闿此人,虽然长得粗鲁,但是其脑袋,可灵活着呢!

要不然,他也不会在杀了曹操一家一百多条人命,还能活蹦乱跳到现在!

此时,当看到曹昂整出一幅简化版的“曹操为父报仇”的行头。

张闿就知道,自己今日,危险了!

不过好在张闿平时够八卦!

他知道,曹操当时杀进徐州之时,那可是寸草不生!

此时曹昂也是这身行头,那是不是在说,曹昂也准备把整个人颍上县杀的鸡犬不留,人头滚滚。

想到了这里,张闿脑袋瓜转动,不一会儿时间,就有了主意。

看着城墙下此时正在打量自己的曹昂,张闿大声道:

“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就是曹公的嫡长子,曹昂曹子脩吧。”

“年少有为,果然很像你的父亲!”

曹昂:“???”

见这个自己今日必杀的人,突然夸奖起自己来,曹昂明显有些不适应。

不等曹昂回复,张闿又继续道:

“曹昂,当初杀你的爷爷,的确是我不对。”

“不过这也不能怪我,谁叫你爷爷有钱呢。”

“光是装金银的车子,就装了几十车,并且你曹家众人的一行吃穿用度,更是奢侈至极,试想一下,若是你,在吃不饱穿不暖的情况下,你会不会心动!”

“这还不算,明明你爷爷是羔羊,而我是拿刀的主。”

“但是你爷爷对我的人却是动辄打骂,就连下大雨了,明明破庙里还有很大的地方,但是你爷爷却觉得我们当兵的身上脏,自己一家人在里面多躲雨,却不让我们进去,因此手下的士兵们才发生哗变。”

“我们一人一刀,把你们曹家一百多口人,通通砍死。然后把他们的人头割下来,直接往上面滋尿,有的更是往上面拉屎,最后我们玩够了,才一把火,把这一切都烧为灰烬!”

“虽然说,这其中我没有动手,但那些人都是我的士兵,所以这口黑锅,自然是由我背着!”

……

张闿的话,可谓是说的十分具体,十分仔细。

就在交战双方都不明白张闿的真实意图时。

张闿又继续道:

“曹昂,我知道杀了你的爷爷是我的不对,如今你大兵压境,也是我罪有应得!”

“但是我希望,你能看在上天有好生之德的份上,能够少造杀戮,这一次,只杀我张闿一人,而不是像你父亲一样,把整个颍上县,变成人间鬼蜮!”

得!

原来是在这儿等着我呢!

原本张闿叽叽咕咕的说了这么一大堆,曹昂还不是很理解!

但是现在?

在看到张闿图穷匕见了之后。

曹昂才知道,敢情这比,在和自己玩阴的!

一开始说自己和曹操很像,就是在为后来的事情做铺垫;

后来具体描述自己及手下,对曹嵩等人的迫害,则是为了激发曹昂心中的仇恨;

而到了最后,又以及曹操屠城的话语来,表面上是在恳求操曹昂不要屠城;

可是实际上却是在提醒曹昂,你不是和你老子一样吗,那你大可以屠城啊!

至于张闿中间夹杂着许多,曹嵩如何对自己等人不好的言语,以及自己替手下背黑锅一事。

则是张闿在拉拢颍上县的一众守城官兵。

你看,我之所以这么惨,是因为我在替属下背锅;

而且现在,外面的人,可是随时会屠城的存在。

你们若是不想死,就跟着我一起抵抗!

这番话,可谓是一箭双雕!

即把曹昂和整个颍上县的百姓们退到了对立面;

又把整个颍上县的所有人拉到了自己这边!

而曹昂,在捋清了故事线路之后。

此时也不得不感慨。

眼前的张闿,没想到还是一个心理学上有很强造诣的人!

不过,这个计策还是太LOW!

哄哄曹丕这样的小孩儿还可以,哄我,你还嫩了点!

想到了这里,曹昂于是一脸微笑的看向张闿,笑道:

“张将军能主动为民着想,我很敬佩,既然如此,那张将军你就自己走下来投降吧!”

“我曹昂可以向大家保证,只要杀了张闿,对于颍上县的一草一木,我都秋毫无犯!”

曹昂的话语,如同黄粱大钟一般,瞬间在城头炸开。

那些原本被张闿提醒,担心曹昂屠城的众人,此时脸上纷纷露出喜色。

而张闿,在听到曹昂这番话之后,整个人都懵了!

什么意思?

竟然答应了??

竟然不按套路出牌???

曹子脩,你特喵不讲武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