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誓死不退!

“整军,开始攻城!”

看着夏少羽若无其事,入城的背影,拓跋元没好气的对着身旁呼延修,吩咐道。

其实就在刚刚,将夏少羽留在此处的想法,拓跋元不是没想到,而是不想去做。

安国本就穷寒,如今各个部落都想成为皇室,读书人更是五国之中数量最少的,所以外国的人们,总喜欢叫他们蛮子。

两国交战,尚不斩来使,如果自己刚刚在两军阵前,将这应苍世子羁押,那安国的名声将会变得更臭。

嘟嘟~多特鲁部落再一次的吹动了,冲锋的号角,部落的勇士们抬着云梯,向着城墙下跑去。

嗖嗖嗖嗖!

城墙上的官兵们刚要向下射箭,可多特鲁部落的弓箭手就立马射箭压制,让城墙上的官兵们抬不起头。

“呵!我看你这次还怎么狂?”

拓跋元见此次进攻还算顺利,与呼延修阴险一笑。

啪啪啪!云梯被立上以后,多特鲁部落的勇士们,开始向上攀爬。

而多特鲁部落一方,见自己的族人向城墙上攀爬,就停止了弓箭压制。

“敌人停止射箭了,快!向下倒油!”

“嘿!”守在云梯前的官兵们,手中抬着热烫的油锅,对着云梯下面,奋力的倒了下去。

“啊!!!”

滋啦~滚烫烫的油水,将攀爬云梯的部落勇士,烫的倒地哀嚎,人脸都开始变得逐渐扭曲。

被油水浇烫过的云梯,变得热烫滑手,这使得多特鲁部落的勇士们,攀爬云梯的速度慢了下来。

“呀!!”

此时,一名部落勇士向上攀爬,刚刚将自己的身子,与城墙口持平。

“杀敌!”

噗!一名年轻的捕快上前一刀,扎入了他的胸口。

可未想到的是,这名部落勇士一时没死,并且向前拽住了年轻捕快的身子,一起向着身后的城墙下,摔了出去。

“小五!”邢捕头见到这一幕惊呼,趴着城墙向下一看。

摔落到城下的小五,尚还有一口气息存在,没有被摔死,可却被城下部落的勇士们,乱刀砍死在地。

“畜生!”邢捕头眼圈红润,心中自责,因为小五是他们这群捕快中,最年轻的一员,他本应该还有许多的未来。

桀桀桀~

多特鲁部落的勇士们,抬头看着邢捕头狞笑。

一个时辰后。

随着多特鲁部落用人命,向着城墙内推进,最终城防兵们阻拦不住,只能在城墙上与敌人进行肉搏战。

大批大批的多特鲁部落勇士涌入城墙,这次可谓是对夏少羽等人的,一次艰难考验。

“该死的!”两名部落勇士举刀砍向夏少羽,夏少羽扭动腰间,手中长剑划过二人咽喉。

“哈哈哈哈!爽快!”

嘭嘭嘭!因为是近身肉搏,裴阿大只好将自己的狼牙棒,随手扔在了地上,硕大的拳头包囊着浑厚的劲力轰然出击,顿时将身旁的部落勇士打倒一片。

“死!”噗噗噗!杨明双手舞动铁斧,爬上城墙得部落勇士,在他的面前,就像是切菜一样,鲜血洒满长空。

“纳命来!”噗噗噗!萧禹手持钢枪悍然不惧,每出一枪就必有部落勇士被刺翻在地。

“杀杀杀!”邢捕头带着沉痛的恨意,对着部落勇士激猛的左劈右砍。

可惜,别的城防兵们就...没有这种武力值了。

“揍你!”

一名城防兵的刀锋已经砍到了卷刃,于是弃刀,对着自己面前的一名部落勇士扑了上去,将部落勇士按倒在地,一拳又一拳的打了出去。

噗!可还未等他再多打一拳,身后便有一名部落勇士,将刀子插入了他的心脏。

另一处,一名衙役不知在何时,抱在了一名部落勇士的后背上,紧紧的咬着他的耳朵。

“啊!!!痛死我了!”

噗!一名部落勇士在这时上前,一把将衙役拽倒在地,随即反手一刀,扎进了衙役的脑骨。

庞郡守作为一名文人,在此刻已经不敢再偷懒的休息睡觉了,因为在他的面前,有一名部落勇士,狞笑的一刀劈向了他。

锵!庞郡守自然反应的抬刀一挡,可奈何文人没有武人的力气大,直接将庞郡守手中的刀嗑飞,随后一脚蹬在了庞郡守的胸脯上。

“诶呦!”

嘭!庞郡守被一脚蹬倒在地,部落勇士上前一刀,再次刚要劈下。

“郡守大人!”

一名同样穿着文官衣袍的男子,猛得及时抱住了部落勇士的身子。

“章郡丞...”倒地的庞郡守,认出了此人竟然是,与自己同事了多年的郡丞。

“嗯?”

部落勇士斜眼向后看去,动身挣扎了两下,没有挣扎开,抬肘猛的撞击在了,章郡丞的脸上。

嘭!巨大的冲击力,使得章郡丞松开了那,紧紧抱着部落勇士的双臂,脚下向后退步,眼中惊悚。

噗!随后在章郡丞惊悚的目光中,部落勇士手中的刀,直接对着他的额头劈落,一抹鲜血开花,使得章郡丞横死当场,死不瞑目。

“章郡丞啊...”眼看着自己的同僚,好友!为了救自己而死。

两行老泪,自庞郡守的眼中流了下来,哽咽出了声音。

并且那名部落勇士也意识到了,这倒在地上的老头子,好像还是个大官,都能让人舍命相救。

结果,还不等他再次向庞郡守迈步走去,萧禹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身后,双手握着钢枪两端,将钢枪横在了他脖子前。

“下地狱去赎罪吧!”

噗!咔嚓!

萧禹手中钢枪用力向后一勒!狠狠地将这名部落勇士的喉咙勒碎!

那部落勇士嘴中“咕噜”一声,倒地身亡。

咚~咚咚咚咚!

忽然,阵阵鼓声响动,城墙上的众人皆是随着声音望去。

“发生了何事?”

观战的拓跋元与呼延修,懵逼了,为啥不打了?都在那里傻站着干嘛那?

城墙上!只见夏少羽那双沾满了鲜血的手,此刻正在挥动着两双鼓槌,用力的敲响了大夏的战鼓。

“烽火狼烟起北凉!马踏国土无耻徒!

一百死囚枉生死!何来不公换金山?

军民一心杀敌贼!报得此仇才心安!

大夏英魂葬此城!誓死不退...守!天!河!”

咣!随着最后一句落下,战鼓被夏少羽直接狠力敲碎,木屑飞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