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击杀火犀兽

苏长安来不及起身,在地上连续几个打滚,险之又险的躲过了火犀兽的攻击。

刚刚站起身,苏长安还没有来得及稳定心神,火犀兽张嘴又是一击火球“轰”来。

炎热的火浪和苏长安擦身而过,“嘭”的一声在地面上炸裂出一个黑乎乎的土坑。

此刻的苏长安有些狼狈,身上满是粘上的泥土不说,连衣服都是破烂了几个大洞,露出了里面的X7号软甲。

看了一眼自己狼狈的状况,苏长安露出了真火,自己这还是第一次让妖兽逼得如此狼狈。

体内的灵力全速运转,此时已经顾不上浪费了,苏长安再次躲过火犀兽的一击后,身影一闪,已经来到了火犀兽的上方。

砰砰!

连续两拳,结结实实的打在了火犀兽的头颅上。

苏长安也不恋战,两拳轰出后退身落在地面上,凭着周围的树木躲避火犀兽的攻击。

好在的是火犀兽虽肉身强大,但是速度不快,连连大吼的跟在苏长安身后。

嗖嗖!

两枚三尺大小的火球带起滚滚火浪砸向苏长安。

苏长安一脚蹬在地面,身体直接冲上了树上,躲过了两枚火球,然后又是一跃,逃离了被轰断的大树。

眼看火犀兽在身后狂追不舍,苏长安连踏几个粗大树枝,返身来到火犀兽的脖颈背上,举拳连续轰下...!

嗷!

火犀兽疼痛大叫,用力的甩动身体,想把背上的苏长安摔下来,但是苏长安死死抓住火犀兽的背部不放,任凭火犀兽如何,苏长安就是连续不断的举拳打下。

喀!的一声响动。

嗷!!

在苏长安连续轰击了数十拳后,火犀兽的一根骨头被打断,顿时疼的火犀兽惨叫吼出。

火犀兽直接倒地打滚,苏长安无奈之下只能闪身离开。

愤怒的火犀兽看着苏长安的身影,直接吐出一条火线,向着苏长安疾射而来。

嗤嗤嗤!

高温的火线疾射在树木上发出一阵阵的“嗤嗤”声,大树的水分被快速的蒸发而燃烧了起来。

苏长安拍灭袖子上的火焰,看着发怒的火犀兽,不等火犀兽冲来再次闪身冲上。

故技重施,苏长安又是接连在火犀兽的背后轰出数十拳,“喀”的一声,又是一根骨头断裂。

这次苏长安没有等火犀兽暴怒打滚,干脆跳下火犀兽的背部,快速闪离现场。

嗷!!!

火犀兽又是喷出火线射出。

不过苏长安这次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在暴怒的火犀兽的火线喷射下,身上的衣服直接燃烧了起来,好在苏长安果断的撕裂上衣脱下,逃过被烧的下场。

苏长安先是变化软甲,让其变成了一件灰色的长袍遮住身躯,然后再次欺身上前。

嗷!!!

火犀兽惨叫,骨头再次断裂一根。

连续的受挫,就算是火犀兽还未开启灵智,也是有些明白过来了,眼前的瘦小人类,自己好像是没有办法将之击败了。

火犀兽有些想退走,出于本能的想避开这个眼前的人类,

可是,苏长安又怎么会让到手的猎物逃离。

轰!

脚步重重的跺在大地,苏长安如同出膛的炮弹,“嗖”的一声冲向了火犀兽。

骑在火犀兽的背上,苏长安再次举拳轰击。

砰砰砰...!

拳头如同滴落的雨点一般,密集的轰击在火犀兽身上!

喀...喀...!

两道不分先后的骨头断裂之声传出,疼的火犀兽惊恐惨叫。

轰隆隆!

火犀兽翻倒在地,庞大的身躯来回不断的翻滚,周围的树木纷纷断裂,泥土飞扬,火犀兽想用这个老办法驱除掉背上的苏长安。

可是。

这次苏长安没有在逃离,而是紧紧的抓住火犀兽。

一边躲避开与地面的碰撞,一边瞅准时机狠狠的给火犀兽的背部来上几拳。

喀喀喀...!

随着时间的推移,火犀兽脖颈处的骨头不断的断裂,火犀兽也是不断的暴怒,已经到了癫狂的地步。

可是无论火犀兽如何翻滚,都是摆脱不了背部的苏长安。

喀!!!

就在火犀兽胡乱发出四五颗火球后,突然一声比之前响亮十倍的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

嗷!!!

巨大的火犀兽惨叫异常,惨烈的哀嚎过后,火犀兽“嘭”的一声栽倒在地,低下了头颅。

火犀兽倒地后仍然努力的想要站起,可是头颅仿佛不听使唤,耷拉在地上。

原来,苏长安最后的一拳是打断了火犀兽脖颈处的主骨,让其头颅只能耷拉在地,想要站起身都是不能!

看到火犀兽已经失去了战斗力,苏长安不在拖延,双腿夹着火犀兽站起,一记全力的破空拳轰在了火犀兽的头颅。

轰轰轰!

连续三拳,苏长安才将火犀兽斩杀。

“不愧是在妖兽中排名前几的肉身强悍的妖兽,区区凡级实力,肉身竟然堪比人级五境,吃了我三拳破空拳才死!”

跳下火犀兽庞大的身躯,苏长安感叹的说道。

说完,苏长安取出长剑,开始分割起了火犀兽的尸体。

苏长安在黑市购买的那个储物袋内的空间很小,和之前试炼场发放的是一样的,如果只是这一头火犀兽的话还是可以装下的,但是现在储物袋里面还有一头妖兽,也是身躯不小,所以只能把火犀兽的尸体分割开来才能装进储物袋。

其实苏长安也是可以在原地让小壶把这头火犀兽吞噬的,但是保险起见,苏长安还是觉得等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在吞噬的话,这样保险一点。

不然的话就这样吞噬妖兽,苏长安心中有些没有底,毕竟这是禁区,随时都有妖兽活动,还是保险为上。

看着自己身上的灰色长袍,苏长安暗暗庆幸,幸好自己有了这件软甲,不然的话自己就是有多少衣服都是不够撕烂的。

江陵城,李毅住宅。

“少爷,跟踪苏长安的那名人员回来了,说是有事情告诉你。”

一名中年男子规矩的站在李毅面前,低头说道。

“壤塔斤濑!”听到苏长安这三个字,原本看着电视的李毅,脸色突然阴了下来,嘴里含糊不清的嘟囔了一句什么。

“是少爷。”中年男子好像听懂了李毅的话,回答一声就出去了。

等男子回来的时候,身后跟着一名青年,正是在城门处暗中观察苏长安的那名青年。

青年进来后看了一眼坐在沙发的李毅,然后又看了看带自己进来的那名中年男子。

“说,你在跟踪苏长安的时候发现什么了?”

中年男子微微皱眉,看着青年说道。

“是大人。”

青年点头,然后仔细的说出了自己跟踪苏长安所见到的所有。

听完青年的汇报,李毅迟迟没有说话,但是眼中的神色越发的阴暗。

半天后,就在青年第十几次抬头看向李毅时。

“驱,八軟加纳毁濑,染侯...”李毅看着中年男子,眼神狠厉的说道。

说道最后的时候李毅没有再说下去,而是用手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个。

“是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