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危机

苏长安在经过妖兽身下的时候,连续打出数拳,然后一手抓住地面的一个凸起,借助这凸起的力量整个身子“嗖”的一声,快速离开了妖兽的身下。

轰!

就在苏长安刚刚一离开妖兽的身躯,那头妖兽“轰”的一声,攻击也是随之到来。

就这样,妖兽被苏长安无伤的戏耍了十分钟后,终于忍不住仰天大吼连连,似是发泄自己的怒火。

“既然这样,那你就去死吧!”苏长安看着已经半残且疯癫的妖兽,冷哼一声。

苏长安运势,准备一拳解决了这头妖兽,好让自己趁着天还未完全漆黑,赶紧多猎杀两头妖兽。

就在苏长安刚想冲上前去解决了这头妖兽时,突然,一把三尺长剑“唰”的一声出现,钉在了妖兽的头颅之上,剑身“铮铮”作响。

噗!的一声,妖兽头颅喷出血液和其白花花的**。

妖兽瞬间死亡!

苏长安惊愕!

“哈哈哈,小兄弟胆子大的很啊!”

就在苏长安有些惊愕的时候,一阵大笑传来,一名左眼带着伤疤的中年男子从一个几十米远的树木上跳了下来。

“该死!”看到男子出现,苏长安面色微变,心中暗骂。

自己刚才竟然没有察觉到有人在这里,真是疏忽大意,看来这一天的连连取胜,让自己有些麻痹了!

苏长安看到伤疤男子后,心中暗骂自己,但是此时说什么都晚了,还是先静观其变看看这名男子所为何事吧。

苏长安看着走出的男子,也不说话,只是全身灵力运转,暗中提起警惕之心。

毕竟男子是人级六境的实力,苏长安还是小心为好。

“小兄弟区区凡级的实力,就只身来此禁区,真是胆子大的很啊”

伤疤男子走近,抽出妖兽头颅的长剑,一脸意味深长的看着苏长安,眼神不断的打量苏长安身上的长袍软甲。

苏长安心中警惕,望着十几米远的男子开口;

“阁下这是何意?为何突然出手抢夺妖兽?!”

“小兄弟只身一人在此禁区,怕是不太安全吧,还是快快回家去吧。”

伤疤男子没有回答苏长安的问话,而是转而说道其它。

接着伤疤男子脸色一变,手中的长剑微微一提,语气狠厉的说道;

“只是…走之前把你身上的软甲脱下!!”

苏长安听闻男子的话,心中明悟,原来是看中了自己身上的软甲,想抢夺自己的软甲。

“嗯…!”

苏长安沉吟,心中却是在急转,想找出一个脱身之法。

毕竟这名男子是人级六境的实力,比之苏长安高出一个大境界,如果强硬冲突,苏长安肯定不是其对手。

这可不是猎杀那些没有灵智的妖兽,有时候一个小计谋就可戏耍一下妖兽,从而越级猎杀妖兽。

对面的男子一看就是常年厮杀之人,战斗经验定是极其丰富,不是苏长安可以比拟的,现在的苏长安唯一的办法就是想办法逃离。

至于交出软甲,那是不可能的。

“哼…不要费劲了,刚才我已经观察过了,这附近是没有人在此活动的,你就不要想着等待有人过来了!”

“现在,交出软甲,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不然……哼!”

伤疤男子看到苏长安不回答自己,只是一眼就看出了苏长安内心的想法,再次出言说道。

“这头妖兽给你,今日之事就此作罢,不然的话…等到我回城之后定把此事上报佣兵监察处,到时候你必然会受到惩治。”

苏长安脚步错开,做好随时跑路的准备,同时利用佣兵监察处的威严,希望能让这名男子有所顾虑。

但是,苏长安并没有充分的理解到,对于这些常年在禁区游荡厮杀,以博取资源生存下去的人来说。

在灵石的面前,哪怕是自己生命都是显得有些不重要了,现在的伤疤男子只想拿到苏长安身上的软甲,哪怕是被佣兵会除名也在所不惜。

“哈哈哈,本想留你一命,没有想到你竟然如此不知趣,区区一个凡级修士,今日,我就让你葬身此地!!”

伤疤男子听到苏长安说要上报佣兵会之后,心中打定主意,不在说话,而是身法一动,向着苏长安冲来,手中的长剑催动,直接脱离手掌,舞动间带起凌厉的杀机奔向苏长安。

嗖!

瞬间,男子就跨过了数米,脱手而出的长剑更是飞快,已经逼近苏长安身前,眼看就要刺入苏长安的心脏。

“去死!!”

伤疤男子仿佛已经看到了苏长安倒地死亡,眼中已经泛起贪婪,紧盯着软甲,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

但是,苏长安也是早有准备,虽实力不如男子,但心中也是早有准备,就在长剑逼近一米内的时候,苏长安终于拿出了储物袋内的长剑。

叮…咔!

长剑还是在黑市购买的,只是质量低下,远不如男子手中的长剑坚利,只是微微抵挡了一下长剑,苏长安购买的长剑就从中断裂开来。

不过还好,总算是给苏长安挣取了一些时间。

看到长剑断裂,苏长安迅速的朝着一个方向飞奔逃离。

“哼,垂死挣扎!!”

男子看到苏长安逃跑,冷哼一声狞笑。

只是眨眼间,俩人就被拉开了距离,苏长安远遁而去。

伤疤男子手掌一翻,长剑回到手中,没有再去催动长剑,而是跟在逃跑的苏长安身后追去!

男子毕竟是人级六境的实力,灵脉已经具现六脉,体内的灵力远远胜过苏长安,只是几分钟左右的时间,就追上了苏长安只与其相距十数米,而且这距离随着时间的推移,还在渐渐的拉近。

“小娃,交出软甲,我可饶你不死”

男子眼神狠厉的看着急速奔跑的苏长安,嘴中故作的说出,想扰乱一下苏长安的注意力。

“做梦!”

苏长安回头看了一眼紧追不舍的男子,大喝一声,随之不再理会男子,体内灵力爆发,速度竟又快了一些。

苏长安一边跑,一边心中急转,想着应对之策。

伤疤男子已经具现了灵脉且速度极快,如果拼灵力强弱的话,就算是苏长安有着小壶的存在,恐怕还没有等男子的灵力殆尽,苏长安就已经被追上了。

现在只有已经响动二重的破空拳可以击杀男子,且还得一击必杀,不然的话等男子反应过来,苏长安也是撑不过男子的一个攻击。

但是现在的情况紧急,而且身后的男子也不会站着不动就让苏长安打上一拳。

“我只要软甲,软甲交出,我立刻放过你!”

“如果你在执迷不悟,等我追上你,一定将你碎尸万段!!”

伤疤男子看到苏长安速度竟然加快一些,暗中微微皱眉,再次出言干扰。

同时男子心中也是有些惊讶,自己此时的速度已经全力施展,眼看再有几分钟就要追上,没有想到苏长安竟然还留有一手。

想到这里是禁区的边缘,男子也不想在多出是非,只能不断的出言干扰苏长安,希望能让苏长安分心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