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数个世纪前的故事

“你是天地间的第一把剑,是世界上所有剑锋的初祖。如今,你已经从无尽岁月中苏醒,对世界充满好奇,可不谙世事,不明白人情世故的你虽有绝世锋芒,却在人际交往上四处碰壁,你对此十分不解。直到你遇到了姑获鸟后,才在她的帮助下,逐渐学会与人相处。「前尘往事」第一幕「萌发」开始。”

在叶颂被传送入副本内后,身边的韩菲儿便不见了踪影,随之而来的是系统的提示音。

看来,这副本是个「角色扮演」副本啊。啧,这种说简单不简单,说难不难的副本。说它难吧,它没有固定的通关标准,有的时候莫名其妙就通关了;说它简单吧,它没有固定的通关标准,有的时候怎样都不能通关,全看符不符合系统的期待。属实纯恶心人。

此刻他正独自站在一座山峰之上,寒风咧咧,弦月高挂,万里无云,峰下碧波万顷,倒映着清冷桂宫。

而且他能够明显的感受到目前这具躯体不是他自己的,借助一旁的光滑石壁,月光反射出这具身体的轮廓:身材魁梧,长发飘飘,衣袖冗长。

“天地间第一把剑?说的是烨吗?”叶颂若有所思,从完成任务奖励的「原初剑灵传承权」他可以猜出,后世被骂做「罪剑」的烨真实身份大概就是这天地间第一把剑——原初剑灵了。

等等,我似乎忘了什么。

叶颂皱起眉头,这感觉很奇怪,大脑内似乎空了一大块,空的那一部分似乎对他十分重要!

我重生,我进游戏,我升级,我使徒……

使徒!我使徒是谁?

叶颂晃动脑袋,仿佛想要把那空的一块摇出来一般,可无济于事。

难道是副本需要吗?

“小剑灵,你果然又在这里!”

当叶颂正思索,暗自苦恼时,遥远的天边一道飘逸若仙的身影渐渐飞来。

年轻的老板娘!

叶颂第一反应便是这女人和客栈的老板娘长得好像,简直一模一样,第二反应则是觉得眼前的女人很亲切,奇怪的是,这种亲切不仅表现身体上,还有灵魂上。

“师傅……”叶颂也不知为何,莫名地便想到了这个称谓,自然地说出了口。

“哎嘿!”月光下的女人笑得很甜,双手叉腰,似乎听到这声“师傅”后,很得意。

步态从容且优雅,女人缓缓走到叶颂身边,双手包住叶颂的一只手:“原谅师傅,好不好嘛?”

叶颂愣了愣,一道记忆被唤醒,这个女人是姑获鸟,自己的师傅,今天他们去人族城市游玩,本来还算愉快,后来似乎是师傅夸了路过的人族修士一句“挺精神”,心思敏感的他便生了闷气,趁师傅在试衣服的时候,一个人偷偷离开了,到现在师傅才找到他。

原初剑灵的记忆吗?

叶颂木讷地点点头,这段记忆里的剑灵基本上就是一副面瘫脸,应该是还不会控制肌肉,拉出人类的表情吧。

“哎嘿~”师傅在表示开心的时候,似乎很喜欢用这个拟声,“师傅有给你留礼物哦,今天在集市上买的,你猜猜是什么?提示,是你最喜欢的东西哦~”

最喜欢的东西?

“玉纺阁的绫罗衣纱?”叶颂回忆。

“笨蛋,是你自己最喜欢的东西!”师傅嘟起嘴,悄声否认。

“仙涎厨的山海宴?”

“是你,自己,喜欢,的东,西啊!”师傅二字一顿,玉目圆睁,分外俏皮:“还有,师傅不喜欢山海宴!只是最近吃得多了点啦!就多一点!”

我有什么喜欢的东西吗?

叶颂再次仔细浏览自己刚获得的记忆,这人类城市没有什么东西是他非常喜欢的啊?

但忽然间,他灵光一现,福至心灵,应声而出:“原来是师傅!”

“哈?”此话一出,师傅浑身抖了抖,这句话吓得她连忙放开叶颂的手,一脸凝重地看着他:“徒儿你这个木头,竟也会因师傅的美貌开花吗!?”

叶颂偏头,一脸疑惑,原来姑获鸟是这个画风的吗?

“红颜祸水,古人不欺我啊!”师傅对着光滑石壁如痴如醉,似乎沉醉于自己惊世的容貌中去了。

站在师傅背后,叶颂自然是没有看到她泛红的脸颊。

“完成「前尘往事」第一幕「萌发」,即将进入下一幕「过错」。”

哈?第一幕完成了?

前世叶颂也只是听说角色扮演副本的“威名”,却没想到竟如此草率,自己做了什么吗?比起战役副本亲自带兵鏖战数年,死斗副本面对的无尽的擂台单挑,这借用他人回忆与身体做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就通关的角色扮演副本,相比之下也太悠闲了啊!

他的灵魂不禁流下了苦尽甘来的眼泪,这种躺着就拿好处的事情居然是存在的吗!

“在天地间游历许久的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两人回到了天宫。你知道了姑获鸟是当今天宫之主——天帝的女儿,天帝看上去对你们的婚事没有太多意见,只是警告你不要让他女儿未婚先孕。「前尘往事」第二幕「过错」开始!蝼蚁,谨慎!”

又是一阵头晕目眩,待他晃过神来,已不在那处山巅之上,而是置身于一处雄伟的宫殿内,此时殿内人潮涌动,觥筹交错,有舞女飘舞衣襟,善歌者高咏绕梁之曲。

屑系统,居然会提醒我谨慎?

叶颂从未听说,这星辰大海的系统还会提示玩家谨慎点的?一口一个蝼蚁的家伙,老虎掉眼泪了?

“小徒弟,我们回房好不好啊~”身旁的师傅醉意朦胧,面露红潮,整具娇躯瘫在叶颂的身上,如罂粟花般诱人的声音勾起他灵魂上的欲念。

叶颂望了望四周,点点头,扶起师傅,起身离开了宫殿。

一道阴沉的目光一直注视着渐远的两人,也悄然跟了上去。

回师傅闺房的路上,人迹罕至,这里是天帝的后花园,天底下奇花名木皆具,空气中时刻飘荡着种类数以亿计的清香,沁人心脾;夜空中的星辰由天帝在数不尽的时间长河中搬运而来,点缀漆黑的夜,闪烁时光的沉淀。

可在叶颂看来,花草星辰不及怀中的伊人半分,她蜷缩着身子,楚楚可怜的模样直击叶颂的灵魂。

“这角色扮演副本弄得还挺有代入感。”

叶颂感觉自己似乎有些入戏了,连忙调侃了一句,让自己从怀中柔软中晃过神来。

“为什么要警惕呢?”

他尚未想明白屑系统的用意,两人便已经到了姑获鸟的房间门前。

咦?有人跟着他们。

叶颂毕竟不是烨,他的灵魂满打满算,有着三世的磨砺,极度灵敏,停下来便发现了身后几十米外有个鬼鬼祟祟的家伙在注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