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第一场考试

见秦随来到聚英堂,小厮连忙走了过来,将号牌递于秦随。

秦随将号牌拿在手里看了一下,这是个烟熏过的棕色木牌,系着挂带,上面是写着“三十”两个字。

两边的通道陆陆续续有人出入,出来的是前一批考完的仕子,有的仰望苍天,长吁短叹;有的捶胸顿足、懊悔不已,秦见到这般景象,顿时心中明了,出来的一定是考砸了的仕子,通过的一定在里面。

走过通道,秦随进了聚英堂。

聚英堂是一个超大型的四合院形制,中间是一个大池塘,池塘中间是座占地一亩左右的巨大假山,假山之上植有花草及低矮灌木;三面建有房屋,房屋靠回廊相连沟通;左右各建有三间大屋,这些房子就是学子应试之所;与穿过假山,与正门相对,有一个月洞门通向里面,月洞门两侧是装饰高雅的先生休息屋。

自东向西,一一查看门墙上挂着的号牌比自己手中号码比对,在西边中间屋子墙壁之上发现了自己的号,便走了进去。

两个灰色长衫先生坐在一排方桌之前的两个太师椅上,一个脸形瘦削,表情严肃;另一个方脸微胖,笑意盈盈。

方脸先生见秦随进到里间,从座位上站起来,将题纸递给秦随,指了指四排中间的座位,示意秦随答题。

闻道学院入院考试与现代考试有相似,限时一个时辰,将题纸上的问题解决掉便可。

打开题纸,扫了一下题目,发现与沐青松给的完全不一样,好在题目不难,就是“天对地,雨对风。大陆对长空。山花对海树,赤日对苍穹。”这些句写全。

开蒙之时,秦随之母让他诵过《笠翁对韵》,年龄稍长,偏爱诗词,又重温数遍,因而这些对句于秦随来说,信手拈来,不在话下,只是毛笔字有些难度,虽然练过,可是写得不甚规范。

约一炷香时间,秦随便书写完成,将试纸交到方脸先生手中。

方脸先生展开试纸,一列一列扫过去,发现书写完全正确,只是字迹不甚雅观,皱了一下眉头,同时将试纸递与一旁的瘦脸先生。

瘦脸先生,看着秦随试纸,抬头看了一眼秦随,见秦随相貌堂堂,温文尔雅,不同俗流,但字迹飘飞,没有功底,一时难以决断,便站起身来,围着秦随转了一圈,开口道:“这位仕子,可会对句!”

这个老头要和我对对子,这回看来要完蛋,秦随暗想。自工作以来,秦随不曾看过对联相关书籍,记得最后一次看,还是在上高二的时候。

“略会……”,秦随额头有些冒汗,弯着腰说道。

瘦削先生看秦随有些紧张,便说宽慰道:“仕子不要惧我,我只出一对,若是你对出皆通过此关。”

“先生请出题”

只见老者用手捋了捋下巴上的花白胡子,悠悠开口道:“风竹绿竹,风翻绿竹竹翻风”

这对子好熟悉,似曾相识,但一时有点想不明了,秦随他细搜寻着记忆。

这时方脸先生见秦随一时未作答,便收住微笑,看着瘦脸先生道:“沐师兄,此题对刚入院仕子是否难了点。”

“钱兄,此子答题如此迅速,想必有些才学,兄不必担忧。”,瘦脸先生嘴角微翘,脸上现出一抹赞赏之色。

“二位先生,某已思得一下联:‘雪里白梅,雪映白梅梅映雪’”,秦随双手背于身后,不紧不慢诵出下联。

此时瘦脸先生和胖脸先生心头皆是一惊,在众多应试仕子当中,能在短时间对出如此工整下联,并不多见。

“师兄,刚才说的话可作数!”

“我沐兰成说话,哪有反悔过。”瘦脸先生狠狠地看了一眼方脸先生。

“这位仕子,这第一关你是过了,拿好你的号牌,去韵香堂,应试诗文。”方脸先生看着秦随,和善提醒道。

这么轻松就过了第一关,秦随觉着幸福来得突然了些,心中有些许高兴,自来到这宁都,还是第一次参加考试,还一考便过。

秦随出了门,转过弯,从月洞门出来,向天烛峰山腰处而去。

韵香堂位于天烛峰山腰,有二进四合院组成,第一进是诗画学习区;第二进是历代闻道书院长老及院主诗文展览区。

由于秦随通过第一道关,王虎及侍从也被允许进入,出了聚英堂,山势突然陡峭起来,通往韵香堂石阶路变得更窄,宽仅有一米,刚好两人可以并排站立。

没山色美不胜收,雾霭层层湧来,气象万千,山道上走过的都是过了第一关的仕子,人数比第一关要少了一半以上,由于去韵香堂的路只有这一条,所以显得特别拥挤。

“唉,兄台可愿与我搭伴前往?”一个相貌端庄,面容清秀的白衣公子,从后面拍了拍秦随。

“哦,当然可以”,秦随见此人并不是自己讨厌的那种长相,便不谢绝,微笑道。

“刚刚在书香居,公子竟能将肖一然打跑,小弟真是感佩至极”白衣公子奉承道,眼中露出真挚的眼神。

闻听此言,秦随回头扫了一下眼前这个白衣公子,见其说话表情真挚,不像是拍马溜须,应是真情所致。

“我叫秦随业”,秦随将自己姓名直言以告,接着又道,“兄台怎么称呼,家居何方?”

“我是成州人,叫楼凡”,白衣公子笑道。

“看楼公子气宇不凡,想必家世显赫!”秦随看楼凡眉宇间,英气勃发,不似普通人家子弟,便猜测问道。

“我楼家在成州只是一介商贾,百姓而已,不是什么世家,何谈显赫二字,秦兄说笑了。不知秦兄何方人氏?”,楼凡态度谦逊,平淡将家世向秦随言明,但也有所保留。

秦随左手向后背着,一边看着群山,一边回答道:“我就是这宁都人,自幼父母双亡,因姨母没有子嗣,便跟着姨母,前些年姨伯、姨母相继去世,便继承家业,靠几亩田产,收些租子过日。”

“小弟有一事不明,秦兄可否相告?”

“楼兄请讲!”

“秦兄书香居一战,英雄豪气,挥斥方遒,与秦兄所言家世有云泥之别,秦兄惊人武艺从何学来?”,楼凡好奇地看着情随。

这小子心思还挺细密的,竟然能看出问题,秦随心中赞叹。

“我姨伯是武道中人,某年幼时与学过几年,后经浩剑宗弟子指导,才入得门径。”,真是谎言只能用另一个谎言来掩饰,秦随无法只得硬着头皮继续说谎。

二人一路谈天说地,不知不觉便来到韵香堂。韵香堂前的布局与聚英堂并不多,只是规模略小,两侧通道没有人把守,仕子可以自由进出。

秦随与楼凡走过右侧通道,来到韵香堂回廊,只见很多仕子在回廊穿梭往来,面部表情极其丰富,有的笑逐颜开;有的愁容满面;有的灰心丧气。

“楼兄可知,这韵香堂如何考法?”,因为初次参加入院考试,秦随心中疑惑,在虽王府虽有耳闻,具体考什么、怎么考还是不太明白,便向身边楼凡问道。

“韵香堂考试是入院考试第二场,这场考试没有时辰限制,唯需写出好的诗文。首先,须默出闻道学院先贤之诗五首,其次,按题纸要求作诗五首,若皆得主考先生认可,就可进入终场考试。”楼凡条理明析地向秦随一一介绍。

“楼公子,请看此间人不多,我等就在这里吧!”秦随指着一间没人的房间,征询楼凡。

秦随说完,便将一条腿跨入门内,楼凡山见状,忙伸出右手欲抓住秦随,将其拉回,不料正好与主考目光相接,顿时心中一寒,吓得忙将手缩了回去。

房内一先生见仕子跨门而入,便拱手相迎,秦随稽首还礼,将自己号牌递了过去。

主考先生是一个近六十岁的老者,须发皆白,身着灰袍,凛若冰霜,目光犀利。

“这位仕子,这边坐。”,副考先生起身引秦随落座。

楼凡怎么没进来,秦随看向门口,只见一群仕子围在门外,不见楼凡踪影,这是为何?

门外仕子,交头接耳看着秦随,好似在观赏动物园中大熊猫。

灰袍老者转头看向门外围聚仕子,沉声道:“你等也是要进来试上一试?”

众仕子闻言,轰然而散。

看着桌上已放好题纸,文房四宝,秦随拆开题约,扫视题纸,题型果如楼凡所言,先是默诗,后是作诗。

闻道学院先贤声名远播,原主作为王爷,自然读过不少,因此秦随轻松便将默出五首。接下来的作诗自然更难不倒秦随,秦随从唐诗三百首中选了五首,将其抄写在纸上,然后检查一番,等墨迹干了,便递给副考先生。

副考先生展开题纸,细细看了一遍,面露疑虑,不能决断,便将题纸双手呈于灰袍老者。

灰袍老者接过题纸,先是一脸不屑,接着是目露惊异,后来是面露微笑,最后是连连叫好,双眼向秦随投来赞许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