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当年欠的,该还了!

淮城发展速度,非常迟缓!

很多市民还居住在棚户区!

黑皮家,就在比较混乱和复杂的地方。

平房和小瓦房连成排,巷子常年潮湿。

前排房屋的墙根,开着条细细的水沟。

居民的生活污水,都在这里倾倒。

顺着小水沟,流到路上的阴沟里!

道路太窄,汽车开不进去。

东子把车停在路口。

秦晨等人下车。

黑皮很不好意思的说:“让秦总来这样的地方,真对不住!”

“有什么对不住的。”秦晨问:“你能住在这,我就不能来?”

黑皮不吭声了!

和秦晨接触只有一天!

老总的一言一行,让他决定,以后就在正宏好好干!

谁敢对秦总不利!

拼了命也要弄死他!

刚走进巷道,几个人听见前面传来女人的声音:“我们家就这点钱了,儿子找工作,还要坐公交。你们不是他兄弟吗?怎么能这么对我们娘俩!”

黑皮听出是他妈,脸色顿时很难看,握着拳头就要过去!

秦晨一把拽住他!

他朝东子使个眼色。

东子带着狗子等人,回头钻进另一条房道。

像这样的棚户区,房道一般都是两头贯通!

直接冲上去,那几个人肯定拔腿就跑!

追不追得上两说!

就算追得上,也累得不轻!

干脆把他们的路给堵死,来个关门打狗!

“黑皮回来又怎么样?”有个年轻人张狂的声音传过来:“老东西,我还跟你讲,别以为他回来就有人给你撑腰!”

“我看是给她脸了!”另一个人说:“蹲了一天,黑皮都没回来。这么晚,说不准又被警察抓去了!”

“我呸,你儿子还想找工作?他是个罪犯知道不?没人会用他!”

“赶紧的,把钱拿来!哥几个急着去买东西!”

大晚上的,急着买什么?

秦晨想到一种很不好的东西!

沾上那玩意,人就废了!

偏偏淮城的混混里,就有那么一拨人好这一口!

难怪连人性都没了!

沾上那玩意,还能有好?

黑皮拳头紧握,浑身发抖!

秦晨轻轻拍了他一下,摇摇头!

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可黑皮真的不能忍!

强按着怒火,等了几分钟,房道另一头传来东子的声音:“大半夜的不睡觉,哪来的垃圾在这乱吠?”

有人在房道口说话,几个逼着黑皮妈要钱的混混吓了一跳!

“什么人?”有一个紧张的问:“混哪的?”

东子带着狗子等人靠上去。

他懒洋洋的说:“离老远就听见你们几个在这叫,欺负个大妈,很有本事?”

来到黑皮家找麻烦的,总共五个人。

见东子他们只有四个,混混们都不怕了!

多一个人,谁干得过谁,还不一定!

秦晨和黑皮也走过来!

看到黑皮,五个人这才慌了!

其中一个悄悄靠近黑皮妈。

秦晨一眼看穿他的意图!

他是想控制住黑皮妈,获取逃跑的机会!

没等他出手,秦晨一把给黑皮妈拽到身边!

“阿姨,站我身后!”他对黑皮妈说!

黑皮妈已经吓坏了,浑身都在哆嗦。

看着那几个混混的眼神满是恐惧!

她肯定没少被这些人欺负!

火车站打架,黑皮伤了条胳膊!

怒火让他几乎失去理智,握着一只拳头就朝那五个人扑了过去!

东子伤还没好,暂时不能打架!

狗子、花屁股和土鸡,哪一个也不是好缠的!

秦晨护着黑皮妈,脸色阴沉,一言不发!

黑皮当年为了这么几个垃圾,蹲了好几年的大狱!

真是不值得!

看出秦晨他们是来帮忙的,黑皮妈拽着他的衣角,身体不住的哆嗦。

秦晨安慰:“阿姨别怕,有我们在!”

五个混混,又是沾了那东西的,怎么可能是黑皮他们的对手!

只一个回合,他们就被黑皮等人撂倒!

混混们倒在地上,有的捂脸有的捂肚子,蜷缩着身体不住的哀嚎!

秦晨问黑皮:“当初就是为了他们?”

“对!”黑皮啐了口唾沫:“我没想到,他们不是兄弟,是一群畜生!”

“找公司文案,给他们的事迹好好宣扬一下。”秦晨吩咐东子。

“好!”东子答应了。

他问秦晨:“现在怎么办?”

“敲断一条腿,问问他们有没有参与贩卖违禁品。”秦晨冷冰冰的说:“别把两条腿都打断了,要不送进监狱,还得麻烦别人照顾!”

“明白了!”东子转身走了。

没一会,他从车上取来一根铁棍,递给狗子!

狗子提着铁棍,朝那五个混混的右脚踝狠狠砸下去。

五个人惨嚎着,骨头都快被砸出来,狗子才放手。

动静闹的不小,房道里早就有人醒了。

附近本来就很乱!

经常有混混劫道或者斗殴!

不关自家的事,居民也都不肯跑出来阻止。

甚至连看热闹的都没有!

闹成这样,还看热闹?

喷自己一身血怎么办?

看着几个混混,黑皮的心情别提有多复杂!

他曾经把这些人当兄弟!

这些人却把他当傻子!

替他们坐牢也就算了!

竟然还一直在欺负他妈!

东子踩住一个混混的脸:“说吧,你们要买什么?”

花屁股按下随身听的录音键!

没有摄像装置的年代,秦晨只能要求安保带上随身听。

与人发生冲突,录音也可以作为证据!

混混不肯说,东子就是两脚!

黑皮带来的几个人,下手特别黑!

五个混混毫不怀疑,把他们惹毛了,真能要了自己的命!

东子没打几下,就有混混交代了!

他们确实也参与卖!

“当初是替哪个顶的罪?”秦晨问黑皮。

黑皮指着其中一个:“就是他!人是他伤的!”

“打电话叫车。”秦晨吩咐东子:“全给送警察局去!”

他轻轻拍了拍黑皮的肩膀:“替人顶的罪,该让这些人还回来了!”

黑皮没吭声,默默的走到他妈身边。

把他妈搂进怀里,黑皮眼泪瞬间落下来:“妈,对不起!”

黑皮妈也哭了,为他擦着眼泪:“好儿子,以后别再惹祸了!”

五个混混被送进警察局!

秦晨和黑皮都在。

东子和狗子他们,先回公司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