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心结

次日,赵子安三人来到星辰卫的驻地,看看白晓净的事情办得怎么样。

高伟义恶性杀人案已经被定性,下午就回去法院审判。

现在是特殊时期,这种事件的流程被大大加快。

白晓净的安排,余长恩听从了赵子安的建议,继续保持白晓净的身份。

并且鉴于白晓净的身份比较特殊,余长恩说动她加入星辰卫工作。

经过一段时间后的培训,她就可以正式执行任务。

白晓净死过一次后,倒也看的很开,对星辰卫的安排并无异议。

比较遗憾的是,也许是她目前实力还比较弱的缘故,她并不能白天出去活动。

格物院的那些科学家对她这类特殊生命体非常感兴趣,在余长恩上报之后,已经有不少科学界的大牛人物联系他,希望能研究一下白晓净。

当然具体如何抉择就看白晓净的了,星辰国并不会强迫她。

赵子安三人见白晓净的安置问题已经处理好,下午便回到了学校。

现在11月21号,离他们放寒假的日子不远,下周他们就要进行期末考了。

按照赵子安加入星辰卫的约定,寒假期间,他就要负责整个东大区的事物,赵子安对此很是期待。

下午上学的路上,高莹羡慕的拍拍祁飞云的肩膀:“老祁,你这运气可以啊,晚上练功都能碰到幽灵,还顺便帮人家解决一桩冤案。”

讲完,高莹开始抱怨:“哎,真是的,我昨天就不该回去那么早,多刺激的进化者大战啊,可惜没看到。”

陈慧心笑道:“你要想看也没问题,晚上回去后,给你看视频。”

“你们还录像了?”高莹惊奇的问。

“当然了,我们小队的每次任务都会录像,这些都是相当重要的材数据。”赵子安解释道。

陈慧心接着补充:“你之前不是还看到别的自由小队的宣传视频吗,那些战斗视频都是他们战斗时候录的。

到时候,有机会的话,我们也会被官方宣传,提高大家的安全感。”

“呜呜呜,我好惨。”高莹故作惨兮兮的样子,脸上鼓起两个肉嘟嘟的小包。

“你和子安哥都觉醒了,练老祁都成武道宗师了,虽说是暗劲宗师,现在就我一个人还是个菜鸡。”

陈慧心笑嘻嘻地捏捏她的小脸道:“不用担心啦,格物院不是已经公布了吗,异能觉醒是全人类的事,全球觉醒只是时间问题,说不定哪天你就觉醒了。”

高莹期望自己变成进化者,也可以理解,现在全球对进化浪潮基本都很向往。

不少人因为自己的异能在网络上走红,每天直播的时候秀秀异能,得到的礼物数额惊人。

还有一些大胆的商家,已经联络进化者给自己的商品代言。

结果凡是进化者代言的商品,一上架就被抢购一空,那些商家赚得盆满钵满。

无数人幻想着自己有了异能也能够一夜暴富,不过现实比较残忍。

格物院以前统计的进化者比例是十万分之一,现在这个比例有所上升,达到五万分之一,但也不是每个人都能进化。

向淮安府这种每年常住人口一千万多点的府,理论上撑死也就两百个进化者。

五万分之一的概率,真心难搞,高莹心里也知道,只是见原来四人的小团体,现在就他一个人跟不上,有点难受。

以前还有祁飞云一起陪着她,现在祁飞云是没有觉醒异能,但是他武道晋级了,让高莹的心里觉得,自己与他们之间多了一层隔阂。

三人都看出了高莹的难过,嘻嘻哈哈地跟高莹开玩笑,说傻雕往事。

走到学校,高莹心里刚升起的一点点隔阂,在言笑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是的,自己虽然没有让人神往的异能,自己却有一群关心自己的朋友。

他们有这让别人羡慕的异能,实力强大,但是珍视和自己的友谊,自己并没有因为和他们实力上的差距而越走越远。

子安哥和慧心姐一直拉着自己去训练,生怕自己遇到危害不能自保,有这些就已经够了。想开后的高莹,一脸轻松。

四人一同走进班里,准备下午的课程,值得一提的是,星辰国的大学在大一的时候,并不会让学生分专业。

大一上过一年的通识教育课后,学生可以根据自己在这一年内对各专业的了解,去选择自己感兴趣的专业,所以高莹四人现在还在一个班级。

今天讲高级物理的教授没来,自从进化时代来临,槐安大学的很多教授都被星辰国征调走了。

毕竟槐安大学是星辰国前三的大学,里面的许多教授都是科研方面的顶尖人才,在格物院挂职的也有不少。

他们没法上课,大多数都让自己带的研究生帮忙代课,现在赵子安他们班代课的是原来教授带的一位博士生,也可以说是赵子安他们的师兄。

这位名叫顾良才的师兄讲课风格既有专业上的严谨,又十分幽默,经常会在课上谈论一些前沿物理的研究成果,最近他的课很受赵子安班里的学生的喜欢。

一节大课讲完,赵子安班里的学生意犹未尽。

课后,那位师兄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走人,而是抬手招呼道:“赵子安同学,能麻烦你跟我出来一下吗?”

嗯?赵子安带着疑惑,跟着这位师兄出去。

路上两人并未言语,顾师兄带着赵子安走出教学楼,来到湖边。

“顾师兄是有什么事吗?”赵子安先开口。

顾良才面色挣扎了片刻,抿了下嘴唇道:“我确实有事,想要麻烦一下学弟。不过在此之前,我想确认一下师弟的身份。”

“顾师兄看来消息灵通,知道了一些普通人不知道的事情。”

赵子安虽然惊讶于顾师兄的坦诚,随即想到了什么,笑道:“也对,我们的杨老师可是格物院物理学方面的大佬,师兄你的消息难免比常人灵通了一些。

不知道师兄想要确认我哪一层的身份?又有什么事情需要我的帮助?”

见到赵子安没有拒绝他的请求,顾良才松了口气道:“是这样的,一周前,我跟随我的导师在正阳府开会时候我碰巧见到过你,想来能参加那场会议你的身份应该不会低。

我记得你是星辰国最年轻的武道宗师,在这种时代背景下,想来你应该是在六扇门或者星辰卫有些地位。”

赵子安倒也没有隐瞒:“我确实在星辰卫工作,看来师兄的事情需要官方背景出动啊。”

顾良才欣喜地说道:“是这样就好了。两年前我在梅茵国留学,遇到一个我们槐安府的同乡叫白晓净。

因为同乡的关系,我们成了朋友,她婚后,我们还保持联系。

我看新闻说她失踪了,现在也不知道是生是死,我很担心她的安慰。

要知道失踪案件的解决率拖得时间越长,就越难找到,所以我想请你帮忙,看看能不能找到她。”

原来是这样啊,赵子安恍然大悟,然后有些哭笑不得,顾师兄这种态度,可超越了普通朋友的关系了。

看来也是个痴情种,只是……

赵子安道:“顾师兄不用担心,白晓净的失踪案已经破获了,只是因为一些特殊原因还没通报,我也不能向你透露具体细节。

如果你想了解详细信息,注意查看这两天的新闻吧。”

顾良才急切地问:“那晓净现在倒是是生是死?”

“抱歉,顾师兄。我只能告诉你她的案件解决了。”赵子安摇了摇头道。

白晓净的幽灵身份,不知道上面会如何公布,是选择保密,还是选择让公众了解实情,赵子安目前还不知道星辰卫的打算。

现在说出实情的话,很可能泄露机密,所以只能让顾师兄等待新闻公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