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郁闷的萧羽

清晨,房间内“哥,你看我给你送什么来了!今早上我去后山刚摘的……啊!~”

萧月婵推门而入,先是将盛满鲜果的篮子放到桌子上,随后便拿起一个鲜红的果子,准备给萧翎炫耀一下今早上的收获。当她手拿果子转过身之时,却被眼前的东西吓了一跳,手中的果子也应声抛飞。

“丫头,别叫了!我是你哥!”

随着话音,萧月婵睁开眼睛,仔细看了看,这才认出来面前的人是萧翎,只不过,此刻的萧翎却是大变样。原本俊秀的脸庞此刻却是青一块紫一块,嘴角肿起老高,一只眼睛已经完全黑了,一张脸一边高一边低,这般模样也得却很难让人认得出来。

“哥!你怎么弄的!谁把你打成这样了!”

看着萧翎的模样,萧月婵急忙问道。

“丫头!没事,你哥和人切磋来着!都是一些皮肉伤,没啥大碍!”

萧翎摆了摆手说道。

“切磋?和谁?”

听了萧翎的话,萧月婵完全不怎么相信,整个望月镇最强的也就是灵动境后期,他们都是三大家族的族长和长老,难不成哥还能去找他们切磋不成!

“萧羽!”

看萧月婵的表情,萧翎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不过这事也是瞒不住的,索性就直接说出来了。

“什么?哥,你骗我呢吧!萧羽可是灵显境中期!”

“额,你哥和他切磋的时候,没有用灵气!”

“为什么?”

“傻丫头!你哥用灵气的话,那还切磋个什么劲啊!”

“哦,也对!不对,那他也不能把你打成这样啊!不行,我得找他去!”

“丫头,别去!”

看萧月婵真准备去找萧羽理论,萧翎急忙上前将其拦住,他可不想被这小丫头知道萧羽揍他的理由,那他这一世英名的名头,岂不就毁了!

“哥,他都把你打成这样了!你怎么不还手啊!”

“我,我在修炼一种武决!一种炼体的武决。”

看着萧月婵狐疑的表情,萧翎又急忙道,“你看多亏那个武决,你哥现在突破到灵显境中期了!”

说着,萧翎便爆发了一下此刻的气息,确实是灵显境中期,这才让萧月婵打消了顾虑。

“那好吧,我去医房给你拿点药!”

“丫头,你……去吧!”

萧翎刚想说不用的,因为那个臭女人嘱咐过,不能用药,否则会导致刚晋级的灵气不稳固,这种毫无根据的说法,他刚开始是不信的!可是,一想到这古怪的功法,他也就见怪不怪了!此刻看到萧月婵急切的表情,萧翎也就随她去了,这样她可能还好受点。

“那我什么时候能好!我总不能这样出去见人吧!”

看着萧月婵的背影,萧翎脑海之中问道。

“打坐修炼,一晚上就好了!”

“真的?”

“……”

没有回音,萧翎也不再追问,只得按其所说,乖乖坐下来打坐修炼!

………

望月镇,叶家“萧少爷,实在对不起!您请回吧,我们小姐不在家!”

大门之处,有着一位身着蓝衣的少年,年龄差不多和萧翎相仿,模样清秀,正是萧家新家主萧羽,在他的对面则是两名叶家侍卫。

“怎么可能,这句话你昨天已经和我说了三次了!紫涵每次出远门都会带信给我的!紫涵到底怎么了!”

昨天,萧羽将萧翎暴揍一顿出气之后,本想去看一下叶紫涵,却被告知其不在家,可是今天再来却还是如此,这不禁让萧羽起了怀疑,以往每次叶紫涵出远门或者不在家的时候,都会让人给萧羽捎信的,可是这次并没有。

“萧少爷,紫涵真不在家!”

面对萧羽的质问,叶家侍卫急忙道。

“我不信,你让我进去看看!”

说着,萧羽就欲往里进,可却被侍卫给拦了下来。

“萧少爷,您就别委屈我们了!”

“好,我不进去可以!那你们告诉我,紫涵到底怎么了!”

看着两个侍卫的模样,萧羽也不想和他们动干戈,不过紫涵的情况她是必须要搞清楚的。

两名侍卫对视了一下,许久其中一位才开口道,“萧,少爷!我们家主吩咐不能让您再见小姐了!”

“为什么!”

对于侍卫的话,萧羽很是不解,萧家和叶家之前的关系还是不错的,准确点说应该是在萧翎的父亲没有失踪的时候,望月镇的萧家,叶家,呼延家三家表面上的关系都不错。后来萧翎的父亲失踪后,三家的关系便开始发生一些微妙的变化,但像今天这种直接拒绝让小一辈的人见面还是第一次。

对于萧羽的问话,侍卫并没有回答,两个侍卫对视了一眼,皆低下头去。

“你们倒是说啊!你不说,我自己进去问!”

看侍卫的样子,萧羽就气不打一处来,本来这几天脾气就不太好,到这里还碰上这般情况,萧羽实在忍不住,抬脚就往里走。

“萧少爷,萧少爷,对不起,我们不能让您进去啊!”

两名侍卫上前一步,将萧羽给拦住,但是他们并没有出手,没办法,他们只是两个无名小卒,对面可是萧家少爷,惹不起啊!

“给我让开!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吱呀!”

正在萧羽准备强闯两名侍卫正左右为难之际,叶家大门应声而开,随后走出一行人。

为首的几位,萧羽可是都很熟悉,应该是整个望月镇的人都认识他们。

居左的一位是一位身着蓝色绸缎的中年男子,身材挺拔,面如玉冠,年轻的时候肯定是一名美男子。在其右侧,也有着一位男子与他并排而站,男子身着黑色衣袍,看上去年龄要比左侧男子稍长一些,面相虽没有左侧男子那般美艳但是却有着几股阳刚之气,在他侧后方有着一位少年,年龄和萧羽相似,身材修长,面容和黑衣男子有着八分相像。

“叶叔叔,呼延叔叔!”

萧羽急忙拱手道,虽然对于他们两人同时出现稍有些惊讶,但必要的礼数还是该有的。

“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叶叔叔吗,我再不出现,你是不是就要破门而入了!”

对于萧羽的拱手礼,叶家族长叶寒并没有回应,而是脸色一沉,呵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