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震怒的萧翎

“哥,他的情况怎吗样!”

房间内,萧月婵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萧羽,又看向一旁的萧翎,关切道。

“丫头,你之前不还气冲冲的要找他理论吗!现在怎么还关心起他来!”

看着脸上有几分焦急的萧月婵,萧翎忍不住打趣道。

“你个臭哥哥,我还不是为了你嘛!”

萧月婵嘴角一撇,哼道,但看到床上的萧羽之后,脸色便缓了下来,再次看向萧翎,“哥,萧羽哥的伤很重吗?”

“肋骨断了两根,但是他的五脏六腑却受到不同程度的创伤,特别是心脉,几乎断了六成!”

说着,萧翎便流露出几分怒色,有能力将萧羽打成这样,却不杀他,这明显是一次警告,至于警告谁,也就不言而喻了。

“颜战!”

在萧翎的声音落下不久,房门应声而开,一名萧家侍卫推门而入。

“少主!小姐!”

颜战走到萧翎近前,躬身行礼道!

“说说吧!”

似乎知道萧翎说的是什么,颜战开口道,“清晨,我和虎子正在门口把守,两名叶家的人便过来了,等其走近之后。我们才发现其中一人的马背上驮着家主。他们把家主给我们之后,两人便走了!”

“没了?”

没再听到颜战的话语,萧翎不禁皱了皱眉头,抬起头问道。就这几句话,除了叶家外,基本没啥有用的消息啊!

“没了!”

“你们没拦下那两个人?”

“少主,我们想拦来着!可是人家说有事在身,就走了!我们不敢强行阻拦!”

“不敢?家主被打成这样了!你还在这给我说不敢?”

萧翎抬起手就准备打,可是看到闭着眼等揍的颜战,他却把手放了下来,道,“叫人去!”

“啊?”

“啊!啊你个头!给我集合人去!还用我说的再详细点吗!”

看颜战的样子,萧翎就忍不住想上去踹他两脚。

这会颜战已经反应过来了,急忙向外走去。

“哥,你准备干什么去!”

萧月婵看着怒气未退的萧翎,急忙问道。

“去叶家!”

“去叶家干嘛?”

“我萧家家主被打成这样,我们不去讨个公道?”

“可是,目前问题还并不清楚。”

“说说看!”

“从刚才得到的消息,我们只能知道叶家和这个事有关,但是我们并不能保证萧羽哥就是被叶家打的。况且退一步来讲,就算哥你现在前去,可是这其中之事的原由,我们也并不知情。同为望月镇三大家族,这般毫无理由兴师动众前去,容易落人口舌。”

“哥,你干嘛这样看我!”

说完,看萧翎一副看怪物一般的目光看自己,萧月婵禁不住问道。

“啧啧!我家丫头终于长大喽!现在看问题,都比他哥透彻了!”

萧翎咂了咂嘴,老父亲般的口气说道。

一看萧翎的表情,萧月婵便知道这家伙又开始没正形了,便撇过头不再搭理他。

“吱呀!”

这时,房门被打开,颜战推门而入。

“少主,人手集合完毕!我们现在就出发吗?”

“出发!你带人去后山的密林,去找这几样药材!”

说着,萧翎便提笔写下了几行字迹,随后便交给了颜战。并且叮嘱道,“这几种药材有些难找,你带人深入一下。”

“少主,不去叶家?”

然而,对于萧翎的话,颜战似乎并没听到,看了看手中写着药材的纸张,又抬头看向萧翎,疑问道。

“我说你咋这多话呢!抓紧干活去!明天早上找不来这几种药材,我有你好看的!”

“可是!……”

颜战刚想说什么,只见萧翎表情顺变,脸上流露出几分怒气,想说的话戛然而止,他可是见过萧翎暴揍大长老的,急忙退了出去!

“哥!你刚才就没打算去叶家!”

听完萧翎的话,萧月婵问道!

“你个臭哥哥,竟然炸我!”

看到萧翎嘴角的笑意,萧月婵这才反应过来,拿起桌子上的果子便丢了过去。

“丫头!这三年来你也变了很多呀!”

将果子接住,萧翎看着萧月婵,认真道。

“我也不想什么事都让哥一个人抗啊!”

看着萧翎的目光,萧月婵仿佛知道萧翎指的是什么一般,低下头低声道。

“丫头!哥并没有怪你!只是有些恨自己没用!”

萧翎扭过头看向窗外,不知在想什么。

“哥,月婵还是之前的月婵!只不过现在长大了而已!你就放心去吧,我会在这里好好等你和父亲的!”

“你这丫头!还挺敏锐的!”

听了萧月婵的话,萧翎上前几步,将手中的果子放在桌上,随后揉了揉萧月婵的脑袋,说道。

“好了,先回去休息吧!我给他疗会伤,你去药房等颜战他们!”

“嗯,哥!一会有事记得叫我啊!”

第二天清晨“月婵,萧,咳咳,翎呢!”

萧月婵在睡梦中,听到有人在喊他,睁开眼却看见正准备起床的萧羽。

“羽哥!你先别动,你的伤还很重!”

萧月婵急忙上前扶着他说道。

“月婵,先别管我!去把你哥叫过来!”

萧羽的话虽然很虚弱,但是萧月婵可以感觉到他话里的急切。叮嘱一声后,就奔萧翎房间去了。

“哥!羽哥醒了!”

不等进门,萧月婵的声音便将萧翎给喊了出来,出门的萧翎二话没说,直接向着萧羽的房间走了过去。

“萧翎!快!带人去叶家!”

萧翎刚一进门,还没到床边,就听见了萧羽的话,急忙问道,“是叶家把你打成这样的?”

“快去叶家,把紫涵接过来!”

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萧翎和萧月婵都给惊呆了去!

“我说兄弟!你该不会是去调戏人家姑娘,才被打的吧!”

说完,萧翎便一阵汗颜,还好那天他没去,不然就算他脸皮再厚也经不住啊!

看萧翎的样子,萧羽就知道他在想什么,要不是身体不允许,他真想给这张可恶的脸挠上两把。

“紫涵被叶家逼婚,要与呼延力成婚!”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