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落幕

萧翎的声音并不大,甚至还略带玩味,但却让两名老者如芒在背,心中暗暗叫苦。

“请问萧公子,还有什么吩咐吗?”

两名老者转过身,小心翼翼道。

“谁叫你们来的!”

听到萧翎的问话,两名老者面面相觑,虽搞不清楚他为何会有这般问题,但还是毕恭毕敬的回道。

“萧公子,是呼延雷请我们来的!”

萧翎看了一眼正满目颓废,呆愣愣杵那的呼延雷,继续道,“哦?呼延族长为何要请你们过来。”

“呼延雷许诺会给我们三枚三品丹药,一部黄阶高级武技,一部玄阶低级功法,再加一千枚金币!我们则负责帮他,灭掉望月镇的所有反抗势力,特别是,是,萧公子的萧家。”

“嘶!”

听了老者的话,众人无不倒吸一口冷气,原来真正不怀好意想一统望月镇的是呼延雷!好一招偷天换日!

“呼延族长当真好大的手笔啊!”

萧翎扭头看向呼延雷,玩味道,“我萧家可真是值钱啊!”

面对萧翎的嘲讽,呼延雷并没有任何动静,只不过刚才抬起的头却是低了下来,一双眼睛滴溜乱转,不知道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呼延雷在打什么主意,萧翎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因为那没必要。扭过头继续道,“你们两个当我傻吗?”

听了萧翎的话,两名老者脸色煞白,白衣老者急忙开口道,“萧,公子!我……”

萧翎摆了摆手,将白衣老者的话打断,“你们两个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语罢,萧翎完全不给两名老者说话的机会,脚下一动瞬间来到两名老者身前,随后双拳轰出,直接将两名老者给轰飞了去,不过好在萧翎留有余力,两名老者并未飞出多远,否则就直接步了萧坤的后尘。

“他的实力,又精进了!”

落地后,两名老者相视一眼,一股恐惧的念头在脑海中出现,从刚才萧翎的出手中他们可以明显感觉得到!

“萧公子,我说!我们都说!”

挨了萧翎一拳,两名老者反而对萧翎,更加毕恭毕敬了,连滚带爬的来到大厅,随后两人相视一眼,缓缓开口道,“除了刚才我们所说,呼延雷还答应,将望月镇的两大美女送给我们!同时还会将以后望月镇每年收入的一半分给我们!”

“两大美女?”

两名老者对视一眼,青衣老者说道,“叶家叶紫涵,还有萧家,萧……”

老者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几乎只剩自己可以听见了。

“萧月婵是吧!”

“萧公子恕罪!我们并不知情啊!”

萧翎冷哼一声,并未答话,转过头看向一旁惊讶的叶寒,说道,“叶族长,刚才的话你都听到了吧!”

此刻的叶寒脸色铁青,一双眼睛狠狠盯着呼延雷,“呼延雷!我要杀了你!”

愤怒的叶寒近乎完全失去理智,丝毫没有顾及胳膊上的伤势,如同疯子一般向着呼延雷便冲了过去。

“给我滚回去!”

看着冲向呼延雷的叶寒,萧翎将脚边的木板勾起便踢了过去,飞起的木板直接砸在了叶寒胸口,巨大的力道让前冲的叶寒后退了几步,随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看着坐倒在地的叶寒,萧翎忍不住骂道,“现在知道了!你早干嘛去了!被人几句花言巧语,便听之任之!你妄为一族之长!”

“紫涵有你这样的父亲!真是悲哀!”

萧翎的话,如同一根根钢针。狠狠扎在了叶寒的心上,叶寒忍不住仰天长叹,“紫涵,为父对不住你啊!”,说完,泪水无声而下!

“萧大哥!这也不能全怪父亲!呼延雷串通萧坤,说你要荡平望月镇的势力,为了保全家族,父亲才出此下策的!”

看着悲痛欲绝的父亲,叶云轩忍不住道。

萧翎听罢,忍不住冷哼一声,“又一个大义凛然,叶寒我问你!何为族长!何又为家族!”

“族长者!乃家族之守护者!你的存在是为守护每一个家族的忠义之士!而不是去做一个牺牲谁来保全家族的选择者!”

“何又为家族!家族者,乃是血脉所连!心之所向!所以才荣辱与共!”

萧翎声音越发高亢,响彻整个庭院,久久未散。

“可我父亲这般做法也是为了家族啊!”

“叶云轩!你告诉我,一个家族最重要的是什么?”

“我来告诉你!是这个家族的带给他的归属感!安全感!还有奋发向上的血性!”

“这次你父亲选择了叶紫涵!下次呢,是要选择你吗!我问你,这样的家族,有何归属感!”

萧翎的话,让叶家几位长老和众多势力,都陷入了沉思。

“可是……”

叶云轩还想再说什么,却被叶寒给打断道,“够了!云轩!”

“萧族长!叶某愚钝,牵连致整个家族,我别无所求!只求你能看在萧羽和紫涵的感情的面子上,还请救出紫涵!她是无辜的!”

“我……”

萧翎刚想再破口大骂一顿叶寒,却从破损的墙壁之处看到呼延雷身后,一身伤痕的咸萧羽正拖着一个人走来,便改口道,“放心吧,紫涵没事!”

听到身后有动静,呼延雷急忙回过头去,看清楚之后,整个人如同五雷轰顶!

只见萧羽身穿一身破损的新娘装,身上泥土血污混在一起,在其身后拖着一个人,同样是一身血污,虽然看不清楚脸,但从他的新郎装,傻子都可以猜出来,这就是呼延力!

“扑通!”

萧羽将呼延力的尸身扔到地上,随后看向萧翎,咧嘴一笑!

“你们两个,去把他给我接过来!”

在萧翎的示意下,两名老者急忙上前,将萧羽给带了过来。

“阿力!”

呼延雷大呼一声,来到呼延力身前,抱起他的尸身,号啕大哭!

萧翎扭头看了一眼萧羽,问道,“没事吧!”

“放心吧!还死不了!”

“叶寒在那,你自己看着办!”

萧翎向着一旁叶寒努了努嘴,说道。

“罢了!解铃还需系铃人啊!”

萧羽也是摆了摆手,意思很明显,他也懒得管,还是让紫涵来做决断吧!

“你们两个!把事情收个尾!然后去萧家找我!”

说完,萧翎便招呼一声,带领萧家众人离开了!

看着萧翎就这样走了,青衣老者不禁有些差异,扭头老向白衣老者,“他这是什么意思?”

“我哪知道!”

“那我们怎么做!跑路?”

“咣当!”

话音刚落,只见一枚玉令飞来,狠狠镶嵌在了他身庞的地板之上。

看清楚玉令之后,两名老者对视一眼,眼里充满了后悔。他们真的就只想赚点外快,结果碰上这档子事!越想越气,最后两名长老目光一转,看向呼延雷,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