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荒州学府

城主府,书房“萧公子,城主在里面,我先退下了!”

待的侍卫退下,萧翎便推门而入,顿时一座古香古色的房间便映入眼中,房屋正中之处有着一张案桌,上面放着一张白纸,案桌之后有着一名身着白袍的男子,正手拿毛笔在纸上写字,这般气质风雅除了秦逍还能有谁。

“城主好雅兴啊!”

萧翎上前几步,看着没有丝毫抬头,仍在写字的秦逍说道。

“天下大道,殊途同归!修炼之道也只尚是其中之一罢了!”

画完最后一笔,秦逍便收笔起身,萧翎瞥眼看了一下,便愣了下来,他原本以为这秦逍是在故作清高,装出一副舞文弄墨的样子,可是清白纸之上的内容后,他便知道自己错了。

白纸之上并没有任何文字,而是一个图案,更准确的来讲倒更像是一个阵法的图案,这让萧翎忍不住又惊又喜。

关于阵法一途,他也只是听他父亲简单提过几句,阵法一道和武者修炼一道一样,都是借助天地灵气进行修行,只是走的路不一样罢了。至于更详细的萧翎便不清楚了,因为就连他父亲也知之甚少,相比较武者的数量,修习阵法的阵法师实在少得可怜,可能整个海城都找不出一位。

对于阵法一道,萧翎还是有着几分向往,之前和萧羽深夜前往叶家之时,萧翎便用了一个简单的阵法,将众人给困了一会,阵法之威也由此可见。这也让萧翎对阵法产生了几分兴趣,本来打算和那个神秘女子了解一下,可是她对阵法一道也知之甚少,给萧翎提供的阵法图案,也只是一个存在于她记忆之中的阵法雏形,可能连阵法都不算!

如今在城住府看到和阵法有关的内容,萧翎心中对阵法的兴趣不仅再次燃起。

“秦城主,你可是一名阵法师!”

听闻萧翎的话声,秦逍摆摆手,“阵法师谈不上,充其量只是初窥门径罢了!”

“秦城主可否给我说一下阵法一途。”

看着萧翎渴求的眼神,秦逍示意他坐下,随后便道,“阵法一途相比武道,更加玄奥神秘。我也只是兴趣所致,机缘巧合之下受过一名阵师的指点,这才算接触到阵法一道。”

“时至今日,我研究阵法已经数十载,也只是堪堪达到中品箓师的境界。”

“中品箓师?”

“因为阵法自成一体,所以也有和武者的等级划分相似的一套体系,自低到高分别为,箓师,阵师,法师,玄师,灵师,天师,符师,仙师,神师,每一个等级都有上中下三品!一名合格的阵法师,最起码也是阵师级别!”

“原来是这样!”

秦逍的话仿佛给萧翎打开了一片新的大门。萧翎在心中忍不住啧啧称奇!脑海中顿时有了几分想法。

“我奉劝你最好还是不要打这个主意还好!”

想法刚一出现,萧翎脑海中便出现了一个让他厌烦的声音。

“你不是说不清楚吗!”

“对于阵法一道,我目前确实不是很清楚!”

“嗯??什么意思?什么叫目前不清楚!这家伙脑子有病吧!”

“嘶!疼!我错了!你很正常!”

“我之前和你说过,我的记忆是随着你的实力提升慢慢恢复的!如今关于阵法一途,我还不能给你明确的意见,不过既然我记忆中没有,那便说明目前以你的境界,还不能接触它。”

“那我什么时候,可以接触?”

“不知道!”

“那我现在接触了会怎么样?”

“不知道!”

“那……”

“不知道!”

“我他妈还什么都没说吗!你个#^*+《&$%!”

“该说的我都说了!你好自为之!”

说完,脑海中的声音便消失无踪,不论萧翎如何呼喊,都没有回应,虽然已经习惯了这神秘女子的性格,但萧翎还是要进行最后的“问候”送别!

“那个,秦城主!阵法师和武者相比有什么区别呢!”

刚才那神秘女子的话,将萧翎想要学习阵法的想法彻底给打消了去,没办法,寄人篱下啊!

“这个就要看你怎么理解了!如果一对一的话,同级别的阵法师在没有准备充分的情况下,绝不是一名武者的对手,甚至一名灵显境界的武者都可以将一名玄师级别的阵法师给咔嚓掉。”

说着秦逍还做了一个砍脖子的动作。

萧翎听完后,忍不住惊讶道,“那阵法师还有何用?”

秦逍听后笑道,“虽然阵法师本身并不具备多少战斗力,但是当一名阵法师准备充分情况下,他完全可以对付比他高出一个阶级的武者,并且随着阵法师等级越高,能够跨越的阶级就越大。”

看着萧翎若有所思的样子,秦逍继续道,“崇灵大陆很大,外面的世界远比我们想到的更加精彩!”

“怎样,有兴趣出去闯一下吗!”

被秦逍突然的话把思绪拉了回来,萧翎扭过头看着秦逍,“想必这就是秦城主让我来的目的吧!”

秦逍看着萧翎,有些意味深长道,“是也不是!”

“嗯??”

你个老东西也给我装神秘,装你妈装!不说算了!

秦逍的话让萧翎很是不爽,但脸上仍然很是平静,只不过对于秦逍的话却并没有任何回答,不过萧翎的这行为,看在秦逍眼里却成了淡定从容!

“你先拿着这个!”

说着,秦逍抬手将一个通体血红的玉令递给萧翎。

“荒州学府?什么意思?”

接过秦逍递过来的玉令,萧翎打眼看了一下,荒州学府四个大字映入眼帘。

“此话事便说来话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