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7章 猪牛狐兔

让人无语的事情是有人偷偷地拍了云欢和潘仁贵对战的视频,上传到了小视频APP上。

而且,这个视频被疯狂的转发,几个小时的时间点赞量已经突破100万。

评论区各种五花八门的观点不计其数,最主要的观点大概分成两种:一种是感慨潘仁贵变异之后身体的强悍程度;另一种就是怀疑云欢的战斗能力,因为云欢身上看起来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

云欢看到视频之后,心想这下坏事了,知道自己的人多了以后,能够安心看书的时间恐怕更少了。

但也有好处,起码以后云欢不用再刻意隐藏修炼的事情,因为身边具有超强战斗能力的人多了起来。

车辆行至半途,薛大伟突然把车停了下来,因为薛大伟感觉到全身发痒。

过了没一会,除了云欢之外,其他几人也感觉到身体有些异样,或疼或痒,总之浑身上下说不出的难受,刘牧已经抱头在地上打起滚来。

云欢意识到,这四个人可能也要变异了。

云欢把四人一一转移到路边的一块空地之上,先打了120救护电话,又守护在一边耐心观察和照料。

距离最近的医院少说也有半小时的车程,在这个过程中蓝冰灿和令狐娜先后疼晕过去两次。

等救护车把几人接到医院,第一时间做了很详细的身体检查,结果没有任何的问题!

“你们既然从帝都来,还是尽快转到帝都最先进的医院去,我们这边提供不了实际可行的解决方案。”医院的专家建议道。

云欢更加确定四人的身体要发生变异了。

不过,从潘仁贵的情况来分析,变异的过程中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

在医院附近定了一个套房,云欢用特殊手法把四人点晕,静静地等他们醒过来。

调整身形,云欢开始修炼玄功。

玄功在体内运行一个周天之后,云欢发现经过与潘仁贵的战斗之后,自己体内的气息增强了不少,看来想要快速进步还是多实战。

只有不断经历激烈的战斗,才可以极尽升华!

“潜龙”境界之后,就是“显龙”境界了,两个境界之间的战斗力不可同日而语。

眼下,地球上出现了拥有强横实力的人,云欢心里竟有些渴望能够遇到他们好好切磋一下。

一直等到亥时,刘牧当先醒转了过来,全身上下无太多的变化,只有两只耳朵变大了两倍有余,一晃一晃的滑稽极了。

“噗嗤”,云欢忍不住笑出了声。

刘牧当即跑到房间的镜子前,摸着自己的俩耳朵,无比凄惨地说:“天呢,这是什么情况,我坐实了二师兄之名啊这是!”

“你静下心来,让意念集中到两只耳朵上,看看有没有什么改变?”云欢提醒道。

按照云欢说的打坐方法,刘牧双腿盘坐,屏住呼吸,惊奇地发现自己的两只耳朵可以听到几公里以外的声音。

“你这是千里耳啊!”云欢听完云欢的描述之后形容道。

刘牧有些乐了,眼神有些猥琐地说道:“这个功能有点强大了,以后的晚上我可有大事干了!”

当刘牧心里开始想:这两个耳朵是不孬,如果用不到它们的时候,能恢复正常状态就好了。

两个巴掌大的耳朵,果然慢慢恢复到了正常状态。

刘牧高兴坏了,来来回回试了好几次才停下来。

等到丑时,薛大伟也醒转过来,他头顶上长着两只牛角,配上他那魁梧的身躯,看起来有些像牛魔王。

刘牧决定要好好戏耍一下薛大伟,示意云欢先不要说话。

“三师弟啊,你怎么变成牛魔王了,你喜欢的女孩子估计要泡汤了。”

“不过你别太伤心,你以后有兄弟们陪着呢!”刘牧玩味地说道。

薛大伟也跑到镜子前,看到了自己那两只黄褐色的牛角,有香蕉粗细,大约十公分长,摸起来滑滑的,很是坚硬。

“这都是什么事啊!”薛大伟无法接受这个现状,尝试着用牛角去撞墙,看看能不能撞掉它。

结果牛角没有掉,墙上被生生顶出了两个洞眼。

“兄弟,你这个可是有点猛啊!”刘牧感慨道。

这要是顶在人身上,不得立马顶出人命来!

薛大伟正烦闷无比,听到刘牧的嘲弄,就要过去修理他出气。

云欢见状,便及时把打坐方法告诉薛大伟。

薛大伟成功收起牛角,一直逼问刘牧拥有了什么变化。

刘牧满脸通红,死活不说。

到了寅时,令狐娜醒了过来,除了双眼变成了粉红色之外,身体并未有其他的异样。

令狐娜望向刘牧,粉红色的眼眸魅力四射,眼波流转之间,刘牧感觉浑身瘫软无力。

原来令狐娜拥有的是狐媚功能!

“刘牧,展示下你有了什么功能。”令狐娜的声音柔媚动人。

刘牧双眼无神,两只巴掌大的耳朵显露了出来。

看到这一幕,令狐娜再也忍不住笑出声来:“你这个真的是绝了,笑得我肚子疼。”

薛大伟幸灾乐祸道:“怪不得二师兄刚才死活不给我展示,哈哈哈!”

刘牧咬着牙说:“以后你们谁再叫我二师兄,我就跟谁急!”

“二师兄!”

“二师兄!”

“二师兄!”

云欢也加入了薛大伟和令狐娜的的阵营之中。

刘牧欲哭无泪,收起耳朵,不再言语。

令狐娜也开始按照云欢所教的打坐方法进行控制练习。

等到了卯时,蓝冰灿醒转过来,她身上唯一的变化就是上嘴唇的正中间微微裂开,像是兔唇,让她看起来多了几分性感。

“二师兄!”蓝冰灿叫了一声。

刘牧哭丧着脸说:“师傅啊,你怎么也跟她们一起嘲笑我!”

“我看你们都没说话,叫你一声咋滴了。”蓝冰灿很是不解。

“哦,你不是故意的哈。”刘牧讪讪地笑道。

“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蓝冰灿好奇心已经被激发起来。

令狐娜把事情的经过说完,蓝冰灿顿时就笑的前仰后合,并装作一本正经地说:“今天我只认可刘牧是我的徒弟,因为只有他是名副其实的二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