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5章 怀疑对象

“合唱!”

“合唱!”

“在一起!”

“在一起!”

“……”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同学开始起哄。

对于要跟美女合唱,云欢倒是乐得自在,就怕给龙梦丹带来不好的影响。

最让云欢发愁的是除了公司晨会的歌曲,其他的歌曲他一首还不会唱。

平日里光忙着研究宇宙和地球了,云欢确实没有太多精力顾及其他。

性情一向清冷的龙梦丹目光自然,并没有表示拒绝,明显比较矜持地在等云欢的主动邀请。

云欢看向龙梦丹,摊了摊手道:“我就会唱这一首,而且必须得跳着才会唱。”

这哥们太逗了。

同学们实在是绷不住,全都放肆地大笑起来。

“笑死我了,我得缓缓。”王凯笑的直不起腰来。

“我心里这下终于平衡了,原来也有大师兄不擅长干的事情。”刘牧心里也乐开了花。

当《冲锋号只为你而吹响》的伴奏再次响起,龙梦丹与云欢对视一眼,然后各拿着一个话筒,准备开唱。

“人生本就如战场,

你我皆是过河卒,

不畏艰难与困苦,

无惧狂风和暴雨,

壮志雄心燃豪情,

携手并肩开疆土,

倘若你累了或倦了,

我的冲锋号只为你而吹响......”

龙梦丹的歌声时而珠圆玉润、美妙动听,时而铿锵有力、激情澎湃,云欢实在接不上她的调。

合唱慢慢演变成云欢伴舞,龙梦丹独唱,云欢滑稽的动作和认真严谨的表情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喜感度爆棚。

当晚的K歌活动达到了高潮,大家出来玩本就是为了开心娱乐,并非一定要唱的多专业、多好听,能够让大家放松和愉悦,才是最主要的。

龙梦丹的身高只比云欢矮几公分,曲线凹凸有致的身材更显的她亭亭玉立。

和云欢站在一起,俩人像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刘牧偷拍了一张俩人的合影,发给了令狐娜。

“什么情况?你怎么看的人!”令狐娜立刻发消息谴责刘牧。

刘牧调侃道:“他俩只是一起唱首歌而已,小白龙你别紧张,再说了你直接质问云欢去,你凶我算啥本事。”

“听你唱歌是享受,对我来说唱歌好累心。”云欢和龙梦丹唱完歌曲之后,坐在了沙发相邻的位子上。

“你要是想学我可以教给你的。”龙梦丹拢了拢额前的一缕秀发说道。

依稀能闻到龙梦丹身上非常好闻的淡淡香水味,看来龙梦丹也并非像别人说的那样不可靠近。

云欢打趣道:“那你将要面对的可能是天底下最难教的学生,我可交不起学费哈。”

龙梦丹微微一笑,碧波般清澈的眼睛,如冰川消融,眼角含笑,更增添了几分美感。

这个时候,王凯和顾勇黑着脸,抬着叶冬亮回到了包房,刚刚他们喝了太多啤酒,一起去了趟洗手间。

“你们仨刚出去没几分钟,回来咋这个表情?”刘牧问道。

“哎,碰到烦心事了!”叶冬亮叹了一口气。

刘牧继续追问:“说来听听,或许我们可以帮忙出出主意。”

叶冬亮还是自顾自垂头叹气,不愿开口。

“王凯和顾勇你俩说说吧,说出来就算解决不了,大家一起分担一下,心里或许好受一些。”云欢也催促道。

王凯看了叶冬亮一眼,见他没有要阻拦的意思,便说道:“还不是冬亮的前女友贾珍,前几天刚跟亮哥提出分手,转眼间就跟学生会主席林元猛搞到一起去了。”

“关键那学生会主席林元猛不是啥好东西,三天两头换女朋友,我看以后有贾珍受的。”顾勇灌了一大口啤酒说道。

“谁让人家家里有矿呢,他爹是长的人模狗样,又出手阔绰,如今的女孩子都现实着呢。”

“你看看刚才贾珍穿金戴银的模样,那妆化的我差点没认出她来。”

“可怜冬亮一片深情错付,贾珍以后会后悔的。”

“我观察她刚才看到冬亮被咱俩架着的狼狈相的时候,她脸上的表情有些得意,这会估计正暗自庆幸呢。”

王凯和顾勇俩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叶冬亮只在那闷闷的喝酒,不知不觉一瓶啤酒就下肚了。

龙梦丹轻咳了一声:“谁说女孩子都一样的,前段时间林元猛给我送过一个手机,让我当场扔在了地上。”

“龙大美女息怒啊,你可是冰美人,如果你也沦陷了,我们哥几个就彻底死心了,以后还是跟篮球过日子吧。”王凯满脸堆笑,连忙解释道。

这要是搁在以往,王凯可不敢当面戏称龙梦丹冷美人,但在今天这样独特的环境下他好像没怎么顾虑就说出口了。

顾勇提醒道:“龙同学,不过你以后还是小心点,听说林元猛追女孩子还从未失败过,我感觉他可能还会再纠缠你。”

“我会的!”龙梦丹认真地点了点头。

弄清楚了事情的缘由,云欢拍了拍叶冬亮的肩膀道:“我们以后的路还很长,振作起来,起码你还有我们这些并肩作战的兄弟。”

“就是,你好歹谈过女朋友,总比我们这些纯情少男强多了吧。”刘牧举起酒杯往叶冬亮的杯子上磕了一下,喝了杯啤酒。

“对不住哥几个啊,今天咱可是来庆祝比赛胜利的!来,喝酒!”叶冬亮坐直身子,打起精神来。

“喝......”大家推杯换盏之间,叶冬亮已经先喝多了,醉倒在桌上。

云欢把刚刚王凯和顾勇讲过的话在脑海里反复回想了几遍,直觉告诉他这个林元猛非常可疑,必须要好好的查一下。

云欢又顺便向王凯和郭勇打听了不少林元猛的事情,以及他现在在哪个包房里。

“林元猛,看来这个学生会主席不简单啊!”云欢自言自语。

看到刘牧一副没喝够的样子,云欢夺走了刘牧的杯子说道:“你这是想喝醉,晚上还想让我扛回去是吧,再说了你答应我的作业还没交呢。”

“嘻嘻,大师兄说的是,我去个洗手间。”刘牧挠了挠头皮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