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3章 裂风神鸟

似乎有着相同的心思,白刃当先对着一名变异者杀去。

云欢选了一名“水”系变异者,你来我往争斗了许久,直到用一个扫堂腿把他放倒在地。

红衣女子缠住了一名瘦弱男子的脖子,直到对方翻着白眼求饶,她才放手。

折扇青年大喝一声,如虎啸,当场震得一名变异者短暂失神,他趁机把这名变异者给放倒了。

不出所料,经过激烈的战斗之后,场上最后只剩下云欢、白刃、红衣女子和折扇青年。

四人静立四个方位,目光相接,彼此打量。

“我叫白刃。”

“我叫云欢。”

“我叫红巳燕。”

“我叫施小虎。”

能够战斗到现在的,都值得尊重!四人互报姓名,有对敌手的敬佩,更有唯我独尊的霸气。

红巳燕弯腰一个后翻身,右腿一软似乎变长了一截,像一条长鞭一样当先朝着施小虎的脖子缠去,速度极快。

施小虎躲闪不及,只好往下一蹲身子,堪堪躲了过去。

不想红巳燕的右腿去势未减,只是变换了一个方向缠住了施小虎的一条腿。

施小虎挣脱不开,只好用力往红巳燕的腿上又打又掐,但不知为何,红巳燕好似感觉不到疼痛,勒住施小虎越来越紧。

危难之际,施小虎施尽全力长啸一声,对红巳燕发动了音波攻击,红巳燕顿时觉得脑袋无比疼痛。

趁着红巳燕走神的刹那,施小虎挣脱了她的纠缠,手中折扇轻摇,掌心如刀砍向红巳燕的脖子。

察觉到危险来临,红巳燕脑袋偏移出去几公分,肩膀上被施小虎狠狠地拍了一掌。

红巳燕顾不上疼痛,双臂如绳索般向后仅仅锁住了施小虎的脖子,腰部发力,一下把施小虎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施小虎双腿蹬地,腾跃而起,双臂好似一对虎钳,掐住了红巳燕的脖子。

红巳燕双臂化作柔软的绳子,一圈一圈勒住了施小虎的脖子,死活不松手饶。

俩人都被对方憋的面红耳赤,倒在地上缠斗成一团。

围观的变异者们纷纷较好,心里也不禁捏了一把汗,如果换作自己在场,恐怕早就不敌了。

另外一边,白刃和云欢的斗争也很激烈。

白刃拳法娴熟,出手快如闪电,带动着风的摩擦声响,对云欢开展了猛烈地进攻。

考虑到白刃的手指如利刃般锋利,云欢没有硬碰硬,而是凭借速度的优势,专攻白刃的下盘。

云欢的力量都聚焦在双腿之上,连环踢出势大力沉的腿法,让白刃防不胜防。

缠斗间,云欢故意卖了一个破绽,中门大开,白刃心头一喜,右手利爪朝着云欢的胸膛抓了过去。

这下如果被抓住,云欢必将重伤。

但因为事先算好了白刃的攻击位置,云欢向后跳了半步,刚好躲开这必杀的一抓。

然后,云欢双手攥住白刃的手腕,趁着身子向后倒下的力量,双脚蹬在了白刃的肚子之上,双手再用力向后一甩,一下就把白刃蹬到了半空之中。

“啪”

白刃摔在了广场之上,腿被摔骨折了!

云欢缓步走到正在厮打的红巳燕和施小虎面前,他们俩其实早就缠斗的脱力了,全凭着一股好胜之心在拼命掐缠对方。

现在突然发现云欢安然无恙,红巳燕和施小虎知道此时就算彼此联手恐怕也不是云欢的对手了,便双双罢手!

俩人退走之后,现场只剩下云欢一人。

围观的变异者看着场中的那道身影,充满了震惊和嫉妒。

他是如此年轻,战斗力就已经如此之强,若假以时日谁还能抵挡?

而且,感觉今天他并未使出全力。

“大师兄,好样的!”蓝冰灿几人很高兴,在下面大声喝彩着。

云欢点了点头,朝着虫蛹缓步走去。

现场一片安静,围观的变异者都很期待见到虫蛹里面的东西,随着云欢向前的步伐,大家也在慢慢跟进。

距离越发的临近,云欢眼神闪过一抹亮光,想要透视到虫蛹的内部,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但是,云欢发现虫蛹的表皮竟然可以隔离他的透视。

由此看来,这种材料很不一般。

云欢意识到这个虫蛹来头必然很大,正欲上前想办法撕开表皮,只听“噗”一声,虫蛹慢慢地裂开了一条缝。

围观的众人,无不睁大了眼睛,生怕错过了里面的东西,更有人甚至在想,如果里面是好东西,一定要趁着人多抢了就跑。

裂缝渐渐扩大,从里面探出一只鸟头!

里面竟然是一只鸟!

“鸟不应该从蛋里孵出来吗?这可是一只虫蛹啊!”

围观众人的三观直接被颠覆了。

更让人感到惊奇的是,刚出生的幼鸟竟然扑腾着一对小翅膀飞到了云欢肩膀之上,它似乎没有恶意,一双小眼不停的滴溜溜瞧着云欢。

只见此鸟约摸半米多长,其羽毛呈蓝红色,闪耀着晶莹的光泽,看起来格外漂亮。

尖尖的嘴巴上竟然还长着细细的牙齿,而且还长着两条尾巴,从品相来看这只鸟很是不俗。

可以肯定,这绝对不是地球上原有的品种。

云欢伸手从树上摘了一个野果递了过去,幼鸟张嘴就啄米似的吃了起来。

吃完之后,它一双小眼继续看向云欢,云欢又递出一个野果,幼鸟赶紧抢了过去,三下五除二就把野果给解决了。

有位女性变异者忍不住感慨:“这只幼鸟真的是太漂亮了,让我倾家荡产我也买。”

这个时候,有位身生双翅的变异者,趁着云欢不备,急速地飞过来就要从云欢肩膀上把幼鸟给抢走。

不待云欢动作,只见幼鸟轻扇双翅飞起来之后,对着飞过来的变异者猛地一扇,整个广场上顿时狂风大作、飞沙走石,一股猛烈的罡风向着变异者袭击而去。

等到大家缓过神来,现场已经恢复宁静,只有百米外那个直挺挺躺在地上的变异者在告诉大家刚刚发生的是真的。

刚刚那位变异者,竟然一下子被扇死了!

一只刚出生的幼鸟恐怖如斯!

这真是天降福瑞,云欢心里很是兴奋。

“既然你这么勇猛,轻轻一扇翅膀,就有狂风,我给你起个霸气的名字,就叫‘裂风神鸟’吧!”云欢轻轻地抚摸着幼鸟的羽毛说道。

幼鸟眼光流转,然后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