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破小型天雷阵

蔡天宇俩人的脸色阴沉地可怕,立即使出浑身解数来对抗这座阵法,一阶高级阵法,即便是元灵强者,也不敢轻视的存在,俩人不敢有任何小觑。

咔嚓!

一道天雷把雷云旋涡撕裂开一道口子,白光闪耀整个空间,速度快到了极致。

咻!

“快挡!”蔡天宇俩人连忙催动防御装备抵挡这股强大的天雷。

轰隆!

尘土飞起,扬起漫天风沙,在天雷轰击的地方出现一个巨大的坑,坑里的蔡天宇和沈天文变得灰头灰脸。

咔咔!两个破裂的声音响起。

蔡天宇的臂铠和沈天文的银甲开始慢慢出现裂痕,一丝丝血从他们嘴角流了出来,而沈天文更是惨烈,衣衫全被鲜血染红。

蔡天宇勃然变色,这个臂铠是他花了大量贡献点从学校宝阁换取的一阶高级防御装,在这恐怖的天雷一击之下竟然产生了裂痕。

蔡天宇怨毒地看着阵法外的龙修扬,咬牙切齿说道,“混蛋,我要把你千刀万剐!”

龙修扬嗤笑道,“你还能活着出来,敬你是条汉子,小爷我就不陪你玩了,就让这天雷陪你玩吧。”

说完,纵身一跃,便离开这里。

咔嚓!

雷云又重新酝酿新一道天雷,蔡天宇俩人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因为,手中的防御装最多只能抵挡住一次天雷,但这天雷仅仅是第二道,鬼知道后面还有多少。

“拼了!焚焰拳!”炽热的火焰包裹着蔡天宇的拳套,这是蔡天宇的拳套配套武技,黄阶中级武技,同臂铠一样花了大量的贡献点兑换的。

此时他的内心心疼地滴出血,如果能活着出去,必将龙修扬的人头挂在他的坟头,以解他的心头之怒。

似乎一旁的沈天文与蔡天宇同样的想法,殊死一搏,他吃下一颗疗伤丹药,与此同时,手中的佩剑亮起白光,凌厉的剑息从他的剑上散发出来。

沈天文只想活着走出试炼,他只是受邀而来击杀龙修扬,卖一个人情给蔡天宇,本以为是一个顺手而为的事,没想到此时此刻,恨不得把他拍死。

在此刻,沈天文内心对于蔡天宇是有一些怨恨,但最多的还是想着怎么在这个阵法里保护自己,自己不擅长战斗,尽量让自己少受一些伤害。

新一道天雷已经酝酿完成,天空的旋涡闪着雷光,随时都会发出一道气势骇人的天雷。

突然!

雷电闪着一道道白光,仿佛无数利剑在挥舞着,细丝般的雷电弥漫整个空间,狂风撼动着拔树。

咔嚓!

又是一道巨大的天雷劈了下来,气势比之上一道大了一倍之多,带着磅礴而又凌厉的气势径直撞向俩人,俩人脸色难看到了极致。

蔡天宇和沈天文对视一眼,同时点点头,怒喝着使用武技冲向天雷。

顷刻间,火焰弥漫,剑光飞舞,雷光肆虐,形成一股巨大的冲击波,朝四周撞去,撞在光幕上,整个阵法发出一阵巨大的颤动。

咔嚓,光幕产生一丝细微的裂痕。

在外头看着这场战斗的段诗雯被这股冲击波余波撞出去好几米,“啊,好强!这就是武师吗?”

噗!噗!

两个吐血的声音响起,这一次巨大的攻击,蔡天宇和沈天文抵御住了,但也受了重伤,他们趴在地上,大口大口吐血,连忙取出疗伤丹药和回复灵气的丹药。

两人对视一眼,似乎明白了对方的想法,刚刚巨大的冲击波使得光幕巨大的颤动了一下,同时俩人听到了光幕发出一丝细微的裂痕的声音。

于是两人艰难站了起来,准备再次凝聚武技,迎接下一道天雷,单单靠俩人的力量根本打不破这个光幕,所以俩人打算引诱天雷轰击那块有裂痕的光幕。

轰隆!

咔嚓!

下一道天雷迅速凝聚,再次锁定两人的位置,蔡天宇和沈天文对视一眼,立即闪身到光幕附近。

咻!

“闪开!”蔡天宇话语落下,俩人顿时从中间分散,威力巨大的天雷轰在那光幕上,即使他们分散开了,这道天雷很明显比上一道威力更大。

在这道天雷分别分离出三道雷电,一道击落在光幕上,另外两道分别撞向蔡天宇和沈天文。

由于沈天文速度比蔡天宇快了许多,而且他身上突然多出一件防御宝物,这道天雷击在这宝物上,激起万道细雷,“滋滋滋”沈天文被这些细雷触及,虽然伤害不高,但使他不由自主开始打颤。

这防御宝物乃是他的奇遇,虽然只有一次使用,但也值了,换了一次命。

然而蔡天宇便没有那么好的运气,关键时刻想取出玉牌捏碎,奈何被这道天雷击中,玉牌飞到一边,他也吐出一大口血,砸在地上炸出一个大坑,宛如死人一般,进气少出气多,用不了多久,蔡天宇便会死去。

嘭!

光幕破碎形成一处两尺宽的洞口,沈天文定睛一看,不假思索地冲了出去,从今天开始,他都打算躲着龙修扬,这种人太可怕了。

出了阵法外,沈天文头也不回,向远处掠去,生怕龙修扬发现之后,自己这种状态想走无疑是痴人说梦。

学院里的光幕。

副院长徐文胜,执法堂大长老濮致远,以及众多长老执事导师看着这场惊人的战斗,不由得嘘吁起来,赞扬蔡天宇和沈天文的强大,但更多的话语还是落在龙修扬身上。

从龙修扬开始布置阵法的时候,再次惊艳了众人,待布置完成之后,徐文胜发现这是一个一阶高级的阵法,震惊不已,不仅是个武道天才,难道还是个阵道天才吗?

他连忙呼来一个长老,“快快,快去内院禀报阵堂堂主徐文骅堂主,说外院发现一个阵道天才,十六岁便可刻画一阶高级阵法,速来!“

那名长老见徐文胜如此着急,连忙抱拳回答之后,飞快离开了外院,往内院飞奔而去。

濮致远神秘一笑,暗道,“这小子果然不一般,倒是这般天赋,比之皇朝里的天才也不逞多让,看来,我的计划有着落了。”

又一名长老飞快向内院飞奔而去,许多大人物纷纷安排,前往内院的长老执事一个接着一个,龙修扬也没想到,展示自己的阵道天赋会引来如此场面。

殊不知,还有一名弟子悄息息地奔向内院。

正当要不要让导师去把蔡天宇救出来的时候,徐文胜没有阻止,因为长老现在去也晚了,蔡天宇已经没气了。

开玩笑,能不得罪这种天才,最好帮他一下,留个好印象,那不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