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神秘呼吸声

但是那颗白色珠子却黯淡了几分,这是龙修扬的不解之处,他有好几次去沟通轮回神盘,轮回神盘就是没有任何反应。

在龙修扬这次受伤极重的时候,那颗白色的珠子却有了新反应,而且龙修扬还发现,外围的两个铜圈还轻微的转动了一下,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在某一处地方,一座巨大的宫殿里,雕刻着一座百米高的雕像,身穿一件青色衣衫,腰间绑着一根黑色卷云纹玉带,一头乌黑的发丝,有着一双深不可测的俊目,身躯完美,当真是气宇轩昂,风流倜傥。

他双手握着一把剑,剑刃锋利无比,透着淡淡的寒光,剑柄为一条金色龙雕之案,显得无比威严。在手柄之处,有一处凹槽,似乎放着类似圆盘的东西。

在凹槽之处,一道微光从中央亮起,顺着剑身流向剑尖,这细微的光芒,被一个老者看到了,他激动地站起身子。

一下子跪在雕像前,双手摆在地上,头已经低到地上了,老泪纵横地说道,“太好了!轮回神殿有救了!传承之人已经出现了,必须保密!“

随后连忙起身,咻的一声便消失在原处,不知去向。

试炼区。

龙修扬抛开脑中的疑问,走出了山洞,看了一眼玉牌,自己的积分已经排到了第八。

心里微微哑然,“这才一个晚上,这些人这么拼吗?”

随后连忙跳跃出去,寻找妖兽继续猎杀,要想进入内院,必须拿到前三名。

轰!

一头三阶中级妖兽被龙修扬一拳锤爆脑袋,躺在地上抽搐着,慢慢地就不动了,龙修扬拿起玉牌,滴了一滴这头妖兽的血液。

三阶中级妖兽加了一百五十点,今天一上午,龙修扬专门找三阶妖兽猎杀,这头妖兽是第二头,在外围,三阶妖兽是在是太少了。

然而为了拿到前三名,当然是猎杀三阶妖兽来得快,自己又不可能打的过四阶妖兽,就连那头三阶巅峰级的大地之熊自己都敌不过,别说四阶了。

龙修扬看了一眼积分,发现第一名是一个姓孙的家伙,积分达到一千五百多点,第二名也才一千出头,远远超过了第二名。

他微微叹了口气,“哎,这人是怎么找的妖兽,变态吧?难道是吸兽体质?”

不怪龙修扬这么想,完全是因为龙修扬找了一天,也才猎杀了两头三阶,加了二百五十分,此时已经下午了,太阳已经接近西边了。

忽然,一道洪亮的声音传遍整个试炼区域,“各位弟子,本座是副院长徐文胜,由于我们学院的疏忽,导致有一头三阶巅峰级的大地之熊闯进试炼区域。

对此,我们深感抱歉,针对这件事,我们将提前结束试炼,今日太阳落山的时候,就是试炼结束之时,请各位弟子规划好时间,到出口处登记积分。“

龙修扬听完后,嘴角狠狠扯了一下,“要不要这么坑,那家伙,不会是让大地之熊跑了吧。”

还真让龙修扬说对了,在武堂的人来之前,祁耀民与大地之熊打成平手,大地之熊不仅防御高爆发力大,而且就差临门一脚踏进四阶的行列,唯一的缺点就是速度太慢,完全攻击不到祁耀民。

而祁耀民的攻击差了点火候,只能勉强与大地之熊周旋,关键时刻,大地之熊晋级四阶,防御力和爆发力比之前大了不止好几倍。

站着祁耀民的攻击也只是给它挠痒痒了,一个疏忽,祁耀民被大地之熊一巴掌拍到地上,捂着胸口猛吐几口血。

大地之熊拍胸大吼,似兴奋似愤怒,兴奋的是晋级四阶了,愤怒的是,这个人类阻碍了自己前进,必须捏死。

于是,一脚踩向祁耀民,祁耀民脸色大变,闪身躲过了大地之熊的踩踏。

吼!

一道强烈的音波攻击如洪水般撞向祁耀民,祁耀民连忙用剑弧抵挡,但根本挡不住了,再一次被击飞,连续撞倒了十几棵大树才停下来。

正当大地之熊要乘胜追击的时候,武堂的人及时赶到,布下阵法,才勉强击退大地之熊,大地之熊负伤逃走,不过武堂的人也不好受。

最难受的就是祁耀民,战斗过程中,本来与大地之熊平分秋色,但是大地之熊一晋级四阶,那就是一个天一个地的差距,被大地之熊打到吐血,要不是武堂的人及时赶到,自己也活不了。

龙修扬看着天边的太阳,距离落山大概还有三小时,在这三个时辰之内,龙修扬的积分必须要达到前三,要找到更多的三阶妖兽,猎杀二阶的妖兽时间不够,还耗费体力。

龙修扬在山脉里急速飞奔,看见二阶妖兽挡路,一脚踹飞一个,突然,他听到一丝微弱的呼吸声,连忙止步。

顺着这个微弱的呼吸声,龙修扬来到了一处隐秘的山洞,周围树木横遍,遮遮掩掩,路过的地方还有一小片沼泽地,沼泽地散发的气息容易混淆其他气息。

就算是元灵境的人,如果没听到这个呼吸声,恐怕也不会发现这一次隐秘的山洞。

龙修扬走在洞口处,里面漆黑无比,伸手不见五指,但是龙修扬有神魂力,可以不依靠视力便可清晰感觉到周围的情况。

呼呼呼...

呼吸声越来越重,而且还有一道比较微弱的呼吸,像是快要死亡一般。

当他走到深处的时候,地方变得宽敞起来,里面也开始变得敞亮,龙修扬躲在石柱后面,观察着这片地方的情况。

他发现一头两米长的狐狸趴在地上,胸口处的绒毛红了一大块干涸的血,它无力地躺在地上,眼睛艰难地挣扎着睁开。

这是一头临近死亡的狐狸,而且品阶在四阶初级,似乎和别的妖兽战斗受了重伤。

正当龙修扬疑惑是什么妖兽致使它重伤的时候,在狐狸的前腿之处,一头小狐狸钻了出来,似乎是刚刚出生不久,它埋头在狐狸的胸前。

使劲地拱着它的母亲,时而呼吸沉重,时而呼吸轻盈,而它不知道它的母亲已经快要死亡了。

这会龙修扬的疑惑差不多解开了,刚生完小狐狸的她,正处于极度虚弱的状态,很不巧,可能在领地争夺中,虚弱的它根本敌不过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