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初次交锋

来到第五层一处舞院里的一间雅间,雅间内,几名歌女身着纱衣,细腰长腿,身材暴露,随着琴声翩翩起舞,坐在首座上那人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

外表看起来好象放荡不拘,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充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

他摇着折扇,嘴角留着风流的笑容,“好,跳得好,哈哈哈。”

看到龙修扬的到来,一名弟子俯下腰,低声对着蔡道史说,“副门主,他来了。”

蔡道史看向龙修扬,挥了挥手让舞女离开了雅间,“小子,就是你杀了我的弟弟?”

龙修扬面无表情说道,“她在哪?”

“我问你是不是杀了我弟弟!”那双桃花眼瞬间变得凌厉,直射龙修扬。

“她在哪?”龙修扬再次问起了这个问题。

蔡道史站了起来,轻蔑地喝道,“小子,你凭什么这么跟我说话,凭你是濮致远那老家伙吗?”

轰!

从蔡道史身上爆出出一股强烈的气势,瞬间压在龙修扬身上,龙修扬肩头一沉,内心有些不屑,一个武灵级别的威压也想让他屈服?

“嗯?呵呵,区区武师三段的垃圾,居然能承受我的威压,很不错,不过......”蔡道史阴险地冷笑道,“杀了我的弟弟,你也活不成!”

咻!

蔡道史眸子露出肃杀之气,掷出手中的利剑,一道银白色的流光飞向龙修扬,随后整个人腾空而起......

第一次交锋,竟然是蔡道史率先出手!

龙修扬立于雅间门前,不慌不忙地双手结印,抵挡而来的利剑。

但蔡道史掷出利剑的速度超乎他的想象,似乎超越了空间的限制,刹那间便刺在法印上。

叮!

而蔡道史的身法也快得离谱,眨眼间就到了龙修扬面前,抬手一掌打向剑柄。

轰!

法印应声而碎,蔡道史接住利剑呼啸而出,微弱光芒的雅间绽放出夺目的光茫,剑声炸起仿佛耳边迎来千军万马的声音。

龙修扬化作清风一般飞退几十步,撞在门外的栅栏,但蔡道史如影随形紧追其后,龙修扬觉得脖子处一凉,鲜血滴下,没想到蔡道史第一招就让自己流血。

好强!果然不能小觑任何人,大意了。

他不退反进,双眼闪动着金芒,手中附着灵气,准备硬接蔡道史的一剑,即使不敌,也不能落下下风!

第一掌!轰!与之打在一起,激起风浪。

龙修扬退到一边,打出第二掌,紧接着打出第三掌,三掌叠加,威力剧增。

蔡道史大笑道,“来得好,让你看看什么是绝对的实力碾压!”

他化身成一道身影就出现在龙修扬面前,利剑化作千道剑影,玄阶下级武技轰然爆发,两人相撞发出低沉的轰鸣声。

“嘶,玄阶下级武技瞬影绝杀,蔡道史已经掌握了吗?”

有核心弟子认出了这一招式,也有人羡慕嫉妒恨地说道,“还不是背靠蔡家,不然哪来的资源换取这么好的武技。”

“没想到,蔡道史居然成功修炼了瞬影绝杀,有趣。”一个摇着折扇的青年坐在二层的一个雅间,隔着纱布看了过来。

轰隆!

龙修扬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飞了出去,咔嚓一声撞碎栅栏,从舞院的二楼摔下大厅,胸口鲜血不停地流淌。

蔡道史一脸不屑地冷笑道,“垃圾终归是垃圾,就凭你这点实力也敢这么跟我说话。”

龙修扬吐出一口淤血,捂着胸口站了起来,“咳咳,这家伙的实力比预想的还要强,没想到已经突破武灵了。”

听到蔡道史的声音,龙修扬嘴角也浮现出一抹嘲讽,“呵呵,就这样的实力,发挥出来的玄阶下级武技就这?难道这就是你爹娘给你取的菜到死?”

这句话一出来,立即迎来舞院的人哄堂大笑,“这小子武师三段的修为还挺狂的,不过蔡道史也不过如此,作为蔡天门的副门主,实力也就这样吗?”

“哈哈哈,可不是嘛,那下一次的论武大会,我岂不是能超越他了。“一个雅间传来一道嘲讽。

蔡道史听到后,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如同紫茄子一般,显然自己的一击,龙修扬还能站起来,啪啪啪地打他脸,令他面子过不去。

在三层的一个粉色房间里,两个女子听到动静之后,也拉开纱窗看了下去,一个女子说道,“小姐,这个弟子是真的不自量力还是有所依仗?”

另一个女子粉黛淡妆,挑着那双犹如柔荑的手,轻轻地笑道,“这个年轻人确实不太一般,武师三段就敢挑衅武灵级别的人,更别说这个人还是蔡家的。”

“好了,快去阻止蔡道史,可别砸坏了我们家的招牌。”

“咯咯咯,是,小姐。”说完便离开房间,从三层飞跃下来。

蔡道史顿时气势大涨,眼中迸发出凌厉无比的寒意,大厅无不弥漫着他散发出来的杀气。

“小子,你找死!”说完从二层跳跃而起,人升腾在半空中如流星般落下,手中的利剑如银光点点挥洒而下,整个大厅布满剑光,飞射而下。

龙修扬临危不惧,双手结印,体内的灵气疯狂涌动,他知道,蔡道史这一招恐怕挡不住。

“住手!”一声娇喝应声而来,一道娇小的身影出现在龙修扬面前,跟随而下的是飞舞的绸缎,她挥手间,一条条绸缎柔弱地飞舞着,看似没有任何威力。

但在蔡道史的眼里,这是一条条恐怖的杀人利器,因为这些绸缎与他的攻击产生剧烈的撞击,在其他人眼里,蔡道史的剑光威力巨大,就算抵挡住也要花费一番力气。

然后在这个娇小姑娘的绸缎之下宛如瓷器一般脆弱,蔡道史瞬间被破防,几道绸缎打在蔡道史身上,他脸色大变,“怎么可能?”

随后漫天剑光瓦解,蔡道史被红色的绸缎紧紧包裹着,砰的一声掉落在地上,而龙修扬凝结成的法印也被绸缎搅碎。

苏小月毫无感情的说道,“舞院禁止争斗。蔡公子不会要破坏我们这里的规矩吧。”

大厅内的核心弟子看见苏小月婉如看见恶魔一般,倒吸一口冷气,“苏小恶魔,这蔡道史胆子也真大,居然敢在舞院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