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下三滥的伎俩

柜台里站着的那个红衣女子见状有些诧异,她非常清楚那个大汉修为已经达到了地玄境中期,而眼前的这个青年竟然可以凭借着气势,就把他压制的死死的这让她感到十分诧异。

周围的那些杀手见状也纷纷将目光看向了,站在柜台前面的白夕开始交头接耳了起来。

“这不是胡老大吗?他怎么能被一个看起来弱的不能再弱的小子给压制住了呢?”

一个黑衣人看着不断挣扎着想要挣脱束缚的那个汉子低声议论了起来。

“小子你找死!”

胡老大挣扎的片刻发现根本挣脱不了,勃然大怒身上爆发强大的灵力,挥拳朝着白夕打去。

与此同时,一股强大的寒气从白夕身上蔓延开来,直接将胡老大震飞了出去。

胡老大惨叫一声,撞在了墙上,然后跌落在地上,他只觉得全身如同置身于寒冰地狱,一般冰冷无比,就连血液几乎都要被冻僵了。

“忘了告诉你了,我这个人最讨厌被别人莫名其妙的拍肩膀,如果再有下次,小心你的小命。”

白夕转身看着坐在地上的胡老大,语气十分冰冷,没有一丝感情。

“小崽子,本大爷劈了你!”

胡老大见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竟敢在自己面前如此嚣张,顿时勃然大怒,顾不得一切,直接从地上蹦了起来。

身上释放出一股强大的灵力,而后拔出了腰间的一把大刀白夕冲了过来,同时挥刀朝他面门上砍去。

白夕却是冷哼一声,随后身影一闪,如何鬼魅般轻而易举的便开了攻击,胡老大的大刀落在了大厅的地面上,在地面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刀痕。

胡老大见自己的全力一击,居然被白夕如此轻易就躲开了,顿时怒不可遏,双手握着刀柄同时口中大喝道“蛮熊开山刀!”

话音未落,只见他整个人一跃而起到了半空中,同时一个巨大的白熊,所以在他身后浮现,白熊的手臂和他的刀融为了一体,猛的朝着白夕劈了下去。

白夕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力量迎面袭来,也不敢怠慢,急忙凝聚,一股强大的暗黑色灵力在右手手心之中,一时间两股恐怖的力量在半空中相交,产生了两道耀眼的光幕。

“小子给本大爷变成半吧!”

胡老大看着白夕语气十分冰冷而后怒吼一声握着刀柄的双手猛地用力向下一压,只听见一声愤怒的咆哮声,而后只见那把大刀以极快的速度,朝着白夕面门落了下去。

“冰龙吟!”

白夕大惊失色,也不敢怠慢,随着他的一声怒吼,一股强大的寒气从他身上蔓延开来,紧接着一条空气变白色的巨龙在他身后浮现,发出一声怒吼,朝着那把大刀迎了上去。

一瞬间就将那头白熊去击溃,同时直接撞在了胡老大身上,将他整个人撞飞了出去,重重地撞在了对面墙上。

周围的众人也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寒气侵入自己体内,不由得大惊失色,本能的向后退了几步,而后急忙运转,停了修为抵挡寒气,这才觉得好受一些,而整个大殿的所有东西几乎都蒙上了一层薄霜。

“我没时间陪你在这里浪费,如果再不滚蛋的话,下一击我保证你的人头落地。”

白夕看着倒在地上不断口吐鲜血的胡老大语气十分低了,说完,便不再理会他,转头看向了站在柜台里面的那个红衣女子:“现在我可以注册成为这里的杀手了吗?”

“之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还望公子见谅,我立刻就为你办理相关的手续。”

红衣女子立刻换了一副笑脸,对着白夕笑了笑说道。

“你毛头小子竟敢如此侮辱本大爷,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本大爷亡!”

胡老大发出一声愤怒的咆哮,凝聚全身灵力,注入到自己手中的那把大刀之中,大刀立刻释放出一股极其霸道的气息,然后他整个的一跃而起朝着白夕后背猛劈了下来。

白夕感受到一股极其霸道的力量,从自己背后传来心中一惊,急忙转身,形成了一道白色屏障,挡住了来势汹汹的大刀。

大刀狠狠的劈在那道白色屏障之上,胡老大双手握着大刀的刀柄给发出一声怒吼,一股极其霸道的力量从大刀之上蔓延开来,只见那道白色屏障开始出现了一道道轻微的裂痕眼看就要被击溃了。

“这傻大个,这是在拼命的节奏啊,如果再硬扛绝对会吃亏,当务之急还是先躲开比较好。”

白夕眉头紧皱,看着逐渐碎裂的屏障,不由得心中暗叫一声不好,而后又顾及到背后的那个红衣女子,如果自己躲开了,她绝对会遭受池鱼之殃。

于是白夕将心一横,一股强大的寒气从他身上释放出来,直接将胡老大再次逼退了开来。

胡老大向后退了两步,稳住身形以后再次怒吼一声,挥刀朝着白夕身上斩去。

白夕手轻轻一挥,一把通体变白色的匕首出现在他手中,他挥舞着匕首和胡老大打了起来。

几个回合以后,胡老大逐渐被压制住了,伴随着又一次的金铁交鸣之声响起,白夕手中的匕首与胡老大手中的大刀相交。

胡老大只觉得一股恐怖的寒气,从白夕手中的那把诡异白色匕首之中传了出来,通过他手中的那把大刀逐渐的侵蚀着自己的七经八脉,他的七经八脉此时正一点点被冻结。

突然白老大左手从身上摸出了一包什么东西,然后直接朝着白夕丢了过去,只见那包东西在半空中炸裂开来,释放出了一阵白色粉末。

白夕只觉得意识变得逐渐模糊了起来,心中一惊急忙荡开了胡老大手中的大刀,而后向后击退了数步,和他保持一段安全距离。

“小子,你现在已经中了本大爷的独门暗器睡眠散,就凭你地玄境初期的修为,根本不可能将他的药效强行从自己体内驱离,所以你的死期到了。”

胡老大看着意识越来越模糊了,白夕嘴角露出了一丝冰冷的微笑,手中的轻轻一抖,一股恐怖的气息,从大刀上蔓延开来。

随后他直接一个箭步朝着白夕冲了过去挥舞着手中的大刀朝着他面门斩去。

“糟了,我现在意识变得越来越模糊,而且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这次真的是玩脱了,早知道就早点干掉他就好了。”

白夕摇摇晃晃地站在那里,有心想要凝聚灵力,却发现自己全身无力,同时只觉得意识也越来越模糊了。

只能眼睁睁看着那把大招猛地朝着自己落了下去而无能为力,无奈之下只好缓缓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下三滥的伎俩!”

一个头戴斗笠的黑衣人看这一幕冷哼了一声,一脸不屑的看着胡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