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复刻索隆名场面

罗兹已经来到罗格镇两天了,这两天里罗兹都在寻找三代鬼彻所在的那家武器店,无奈的是他到现在还没找到。

倒不是罗兹不上心,罗格镇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但它是伟大航路的入口,来来往往的海贼很多,所以罗格镇上的武器店也挺多的,再加上罗兹人生地不熟的,基本都是问了很多路人才能找到武器店。

“希望是这一家吧。”

罗兹双手放在后脑勺上,仰头看着这家武器店的店面logo,叹了口气,然后走了进去。

“老板,这把刀能不能便宜点,我真的只有这么多钱了。”

罗兹刚走进店里就听到了一个女声,似乎是在和老板讲价。

罗兹定眼看去,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这还是个青涩的女孩子,带着一副红色的方框眼镜,上身是一件米黄色的短袖衬衫,上面还印着好几朵不知名的粉色花朵,虽然还没长开,但苗条的身材和精致的脸蛋,不难看出未来这是个大美人。

这个女孩就是达斯琪,斯摩格身后的小跟班。

“之前就听那个海军老头说过,斯摩格已经担任罗格镇的海军上校了,想来达斯琪也在罗格镇上了。”罗兹心里暗自想到。

“这把刀可是良刀啊,由名家打造,在外面可是买到100万贝利,我这里只卖80万贝利,这已经很便宜了,50万贝利的话,说什么也不会卖的。”武器店老板看到又有客人上门后匆匆结束了与女孩的讨价还价,转身小跑向罗兹而来

“欢迎光临,这位小哥是要买什么武器吗?”

“嗯,老板,我想买刀。”罗兹冲老板点点头回答道。

“那你想要什么刀,我家可是创业200年的老店啊,有各式各样的好刀。”老板兴冲冲地给罗兹介绍着。

“三代鬼彻。”罗兹开门见山道。

“咦!?三代鬼彻???”x2,店里顿时响起了两道惊呼,一个是老板,另一个自然是达斯琪。

达斯琪正想着要怎么说服老板给自己打折的时候却听到了有人要买三代鬼彻,她自然要转头过来看看。毕竟她本来就是个剑痴,每当看到名刀就会变得浑然忘我,愿望是收集世界上所有被恶人夺去的名刀。现在听到有名刀自然不能错过。

“三...三代鬼彻,我这里确实有,而且只要10万贝利。”老板边说边跑到旁边的剑堆了寻找起来。

“嗯!?”x2

罗兹是惊讶的是没想到他找对地方了,而另一边的达斯琪惊讶是这家店里居然有名刀三代鬼彻,而且只卖10万贝利!

不一会儿,老板就拿出了一把刀递了过来,罗兹刚想靠近点看看,而旁边的达斯琪则是飞似的跑了过来,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本图册,手上不停的翻阅着,最终停留在一页上,然后和老板手上的实物进行对比。

“噫!这是真的三代鬼彻,老板这把刀真的只要10贝利吗?”达斯琪开口问道。

“嗯。”老板点了点头,随后严肃的看着罗兹说:“这位小哥,你真的要买这把刀吗?”

“当然要买啊,才10万贝利啊。”达斯琪抢先回答道,然后用手拍了拍罗兹的肩膀,“喂,就买这一把,这可是一把好刀,一般要卖到100万贝利呢,你可是赚了呀,它的前代二代鬼彻是大快刀,再之前的初代鬼彻则是属于无上大快刀。”

罗兹并没有急着回答,而是单手拿过老板手里的刀,另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刀鞘上的花纹,细细观赏着,它的刀隔为十字形,比较朴素,有柄鲛和柄卷,刀柄以及刀鞘上为的一小段白色布条。

罗兹抽出刀,锋利的刀光闪过,只见刀刃上点缀着暗紫色的火焰刃纹,光洁的刀身上照映着罗兹的脸庞。

渐渐的,一股浓郁的杀气缠绕上罗兹拿刀的手,甚至开始弥漫全身。

“确实是把妖刀!”罗兹用低沉的嗓音开口道。

“你...你知道吗!?”老板惊讶开口。

“嗯,怎么说呢...我能感觉到。”罗兹低头看着手上的刀,刀尖向上,指向天花板。

“从初代鬼彻开始,鬼彻一派的刀都是非常优秀的,可是每一把都是妖刀。”老板停顿了一下,又继续开口道:“许多著名的剑豪在佩戴了那边鬼彻之后都悲惨的丧命了,如今这世上再也没有一个剑士使用鬼彻了,因为就算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使用了也会从这世上消失的,我也想赶快把那东西处理掉,就像要被那东西诅咒似的。”

听完,达斯琪赶忙向罗兹道歉:“对...对不起,我不知道它是那么恐怖的刀,我真是太多嘴了。”

罗兹没有回应,依旧是低头看刀,但却没有人注意到罗兹的眼里隐隐泛着红光,罗兹此刻能够感觉到这股强烈的杀气在缠绕完他全身后,他仿佛看到了数不尽的尸体,到处都流淌着鲜血,仿佛就置身于地狱,似乎下一步还想要掌控他的身体。

罗兹缓缓的闭上双眼,掌心中黑色气旋出现,开始将刀身上的血红色杀气吸收进去,罗兹的双眼随着杀气的衰退慢慢的回复清明。

“我开始喜欢这把刀了。”罗兹嘴角微勾,随后又想起了什么似的,又接着说道:“我也用上我的气运和他的诅咒赌一赌,看看我到底有没有资格名扬这片大海吧!”

说完,罗兹在他们两人惊讶的目光下将三代鬼彻抛向空中,然后伸出自己刚刚握刀的手,静静的等待着旋转下落的刀。

“这...这是在开玩笑的吧!”

“这刀可是很锋利的!”

罗兹的行为让老板和达斯琪目瞪口呆。

“不...不行,手会被砍掉的”老板更是吓得捂住了双眼不敢去看。

一秒

两秒

店里此刻鸦雀无声

随后只见旋转下落的刀身恰好与罗兹的手臂错过。

“锵!!!”然后只听到刀直挺挺的插入木质地板中,大约有三分之二的刀身没入地板中,而罗兹的手臂却完好无损。

“看来它的我的了。”罗兹笑着,并且将插在地板上的刀抽出,收回进刀鞘中,然后将刀别在腰间,以宣布这把刀的主权。

“哟...哟噶哒,太好了,没事了。”刚刚紧张无比的老板现在开始双腿发软,随后如释重负般瘫倒在地上了,达斯琪同样如此,双脚瘫软的坐在地上,出神的望着眼前这个少年,这个与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