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陈家的报复

秦慕白可不管他们心中所想,此时正是他剑气澎湃之时,冷笑一声,身影化为一抹惊虹,剑气肆虐而起,锋芒毕露!

第五剑,杀意澎湃,凶戾煞气。

一抹凌厉的剑光闪烁来,三人面罩之下的脸庞露出无奈之色,几个闪身躲过了这一剑,为首的一个人发出低沉的声音:“此事就此揭过,你放我们离去可好,我保证不会再来刺杀!”

“你觉得呢?”秦慕白嗤笑一声,面露不屑之色。

“虽然你实力很强,但若是长此已久的发动攻击,你也耗不起!就此了结,对你我都好!”那黑衣人怒斥一声。

秦慕白面露沉吟之色,想了想,接着说道:“你我无冤无仇,为何来刺杀我?”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黑衣人冷笑。

“没必要把收钱做事说的那么好听……”秦慕白心里早已猜了个七七八八,同样是回以冷笑。

“告诉我谁让你们来的?此事便可既往不咎!”

“做梦!”另一名刺客冷哼一声,他们这些做刺客的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保证雇主的身份信息,如果一遇到危险就卖主求生,那就别想在这行混了!

似乎是知道他们的想法,秦慕白淡淡的说道:“说出来,免你们一死,不说的话……”停顿片刻,手中的铁剑扬起来,意思不言而喻。

“狂妄!”为首的黑衣客嗤笑一声。

“上一个这么说我的人,应该已经在地府里安排上差事了。”秦慕白淡然一笑,也不愿过多言语,下一刻,凌厉的剑气喷薄而出。

杀念和肆虐之意再次凝聚!

第六剑!

漆黑如墨的庭院之中,一抹凌厉的剑芒横空出世,似要与日月争辉,哗然而落,掀起一番惊涛骇浪!

似乎是感到了这一剑的恐怖,第三名黑衣客有些后悔,咬了咬牙,看了看身边的两人,大喊道:“等等,我告诉你!”

“叛徒!”另一个刺客怒斥道!

“再打下去,命都没了!”那人回以冷笑。

话音刚落,第六剑便挽过一抹惊鸿,冲杀而来,下一刻,最靠前的那名刺客如遭重击,猛地吐出一口鲜血,洒在了地上。

黑衣刺客踉踉跄跄的晃了几下,嘴角的鲜血不断的溢出,他身后的另外两人纷纷皱眉,心中后怕不已。

砰的一声,那名黑衣刺客倒在了地上,不知是死是活。

剩下的两名黑衣刺客怒道:“都说了告诉你,你为何含下如此杀手?”

“谁让你们把握不住机会?晚了!”

秦慕白一步跨出,心中极其亢奋,体内的灵气再次奔腾而出,挽起漫天剑花,下一刻,只听一声嘹亮的剑吟之声,一抹惊鸿划过夜空!

第七剑!

一剑落下,一剑封喉。

又是一名黑衣人扑通倒地,血溅三尺!

“你非要这般赶尽杀绝吗?”仅剩的那一人头皮发麻,声音之中带着些许哭腔,眼眸之中流露出哀求之意。

就在这时,响起了“嘀嗒,嘀嗒”的声音,秦慕白看了过去,在稀薄的月光照耀下,他看清楚了,此时这名黑衣刺客的窘迫。

吓得尿裤子了。

秦慕白嗤笑一声,心中的不屑之意溢于言表。

那名刺客身上冷汗粘衫,面露恐惧之色,他们三人的组合强在攻伐,可没想到这名年轻人的攻伐之力更胜一筹,十招不到两名同伴便已身亡。

他们也不是没有想过跑路,但是这庭院地形并不宽阔,再加上夜晚漆黑,他们今天刚好忘带了“夜行火石”,本来看到这单子要杀的是个小屁孩,他们还心生不屑,如今却落得如此凄惨的下场。

就算此时这个年轻人同意了解到幕后黑手之后就放他走,估计他之后也自身难保,毕竟,这单生意的雇主也不是他能惹得起的!

想到这里,剩下的那一名黑衣人面露绝望之色,没有再继续多言,在秦慕白有些戏谑的目光之下,挥刀自尽。

看着庭院中的三具尸体,秦慕白眉头一皱,居然毫不犹豫的径直走向那三具尸体,伸出手,蹲下身来开始摸尸。

手法熟练,动作迅捷,前世少年时他可没少干这种事儿,既然有想杀人的念头,那么就得做好被反杀的打算。

一番摸索之后,秦慕白从三人的身上掏出了如下的物品。

一枚“气旋丹”,位列一品。

三把玄铁匕首,十张千数金票。

所谓金票,也是货币的一种,和金币的价值同等,十张千数金票,折合下来便是一万金币。

秦慕白咋舌,这些钱对于白家来说虽然算不上九牛一毛,但也算一牛一毛了,这三个实力一般的刺客居然有这么多存款。

想来,应该是这背后的雇主给的吧?

“出手还挺阔绰……”秦慕白笑了笑,眼眸之中闪烁些许寒冷之意。

脑海之中过了过这些天得罪过的人,不用想,此事就算不是陈万山指派的,也和他脱不了干系。

毕竟自己连斩了他两个宝贝孙子,如此想来,他派人来刺杀自己也算合情合理。

“想来这些人应该不是陈家的人……应该是一些刺杀组织门下的刺客。”秦慕白心中思索,喃喃自语。

如果是陈家的人,刺杀一旦失败,明日他把这件事情告诉白破天,老爷子大可直接找陈家对质。

陈家的高手虽然很多,但是筑基境后期的高手放眼全城也比较难找,这种层次的修炼者个大家族大多都有备录和基本了解。

一旦刺杀失败,陈佳也只能吃下这个哑巴亏,到时候还得赔偿。

找刺杀组织的人来就没有这些后顾之忧了,死了就死了,只要有钱,还能接着叫人来刺杀!

第二天一早,这件事便如丢进海中的巨型炸弹,立刻引发了惊涛骇浪!

白破天站在庭院之中,看着这三具尸体,听着秦慕白的分析,点了点头:“你的想法应该是对的,陈家的那个老狐狸可是精明的很!”

“不过我白家定然不会让你吃亏!此事还得慢慢收集证据,放心,一定会还你一个公道!”

听到白破天的话,秦慕白点了点头。

“人没事就好,你也别想太多。你最近实力的进步很大呀!三名筑基境后期的刺客都能被你斩杀,你现在应该已经能匹敌筑基境大后期的高手了吧?”白破天欣然一笑,开口问道。

哪止啊?秦慕白心中笑了笑,表面上也没有回答。

“你呀,就是太闷了点!和我那大孙女太像了,我都有点怀疑你爹是不是背地里……”

听到白破天的嘟囔,秦慕白顿时无语。

“好了,不开玩笑了,今天下午的那场拍卖会问雪和你说过了吧?”白破天笑道。

秦慕白点头。

“行,我现在就去派人收集证据,你好生休息一下吧,修炼虽然是大事,但也不要为此搞垮了身体……”白破天点了点头。

忽然,他狐疑的眼神看了看房子,又看了一眼秦慕白,那眼神盯得秦慕白有些心里发毛,过了半响,老爷子才开口。

“你没和问雪住在一起呀?”

“额……好像是的。”

白破天:“???”

看着老爷子嘴角渐渐扬起的笑容,秦慕白大感不妙,恰巧的是,此时庭院的门口处,一道妙曼美丽的倩影突然出现。

白问雪如若踏莲而来,玉足轻踏,倾倒众生。

“大孙女,你老实和我说,你为什么没有和玄策住在一起?”老爷子严肃的问道。

白问雪听到这话,有些尴尬的皱了皱眉头,显然没想到大早上的这第一个问题便如此……如此犀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