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大战

洛南城,千金买醉楼。

上好的厢房之中,秦慕白四人围坐在桌前,桌子上摆放着各种美食,热气升腾,美酒相伴,令人不由得升起大快朵颐之感。

看着面前的美食,白破天说道:“这些可都是妖兽和天材地宝的做成的美食,咱们洛南城也就只有千金买醉楼有,你们快尝尝。”

秦慕白盛了几碗饭,分给另外三人。

尝了尝着桌上的菜,感受到了丝丝缕缕流动的灵气,微微点头,这些食物已经算不上传统意义上的食物了,这些美食能够加速修炼,对修炼者大有裨益!

“等会儿回去的时候,小心点。”

想了想,白破天皱了皱眉,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

白问秋虽然古灵精怪,看上去天真烂漫的,但其实极为聪明,一下子就猜到了,少女嘟着嘴,有些不满的问道:“真的有人会来抢蛟龙鳞片吗?”

秦慕白微微点头,这种事情屡见不鲜,也算意料之中。

就在这时,厢房的门缓缓被打开,三位侍从走了进来,手上端着三碗热气腾腾的佳肴美食,轻轻地放在桌上。

“点这么多,怎么吃得完呀?”

白问秋嘟着嘴,有些无语。

白破天却是微微皱眉,喃喃自语:“我没点这么多呀……”

话音刚落,秦慕白眉头一皱,几乎是在瞬间反应过来,面前的三名侍从身上的衣服瞬间炸裂,轰的一声,其中的一人一拳砸了过来。

轰鸣一声,顿时,整个厢房炸裂开来,三名黑衣刺客纷纷手持兵刃,目光凶恶的盯着被震荡开的几人。

秦慕白虽然反应过来,但还是不可避免的挨了一拳,喉咙微甜,目光阴冷。

下一刻,那三名刺客毫不犹豫的爆发,浑身力量!

太初境,一层!

另外两女也是纷纷露出震惊之色,刚想有所反应,那三名刺客的威压瞬间爆发,滚滚而来的气势瞬间爆炸!

秦慕白再遭重击,身体如同断了线的风筝,猛地被轰向墙板,墙板之上裂纹蔓延,紧接着,砰的一声,身后的墙板炸裂。

这间厢房处于二楼,秦慕白顺着那墙板瞬间掉下楼去,轰的一声,砸在了下方熙熙攘攘的大街之中。

耳边嗡鸣不断,秦慕白睁开眼睛,嘴角鲜血蔓延,大街上的人们,看着这一幕震惊无比,连忙退避,议论纷纷。

秦慕白强撑着站起来,眼眸阴冷如冰,自他重生到如今,还没有人能让他如此吃瘪,如今身体更是受了颇重的伤!

“混账!”

楼上厢房之中,传出了白破天愤怒的咆哮,秦慕白也不管路人的议论纷纷,飞一般的冲入千金买醉楼,朝着二楼飞奔而去!

这千金买醉楼的伙计老板也不敢动弹,纷纷躲在杂物间,不敢出来。

再次回到二楼,两女已经不省人事的倒在了另一边,看上去已经陷入了昏迷,嘴角鲜血肆意流动。

另一边,白破天一人战三人,手握四尺长刀,锋芒毕露,仗着一身太初境中期的修为,依旧不落下风!

秦慕白没有说话,一把铁剑落入手中,剑气凛然,砰的一声,天花板突然炸裂开来,秦慕白瞬间暴退数步。

又是一道人影落在地上,浑身上下衣衫炸裂开来,露出了其中蛮横的肌肉以及三道明显的旧伤口,大汉手提一杆长枪,气势凶悍。

下一刻,那名大汉暴露了浑身气息!

筑基境,圆满!

秦慕白眼神阴冷,提起手中之剑,没有多说什么,身体如同鬼魅一般,浑身上下涌动着黑紫色的光芒。

下一刻,秦慕白一剑挥出,剑气如流,掀起一泓惊涛骇浪般气芒,几个呼吸间,剑气猛然落下。

那大汉冷哼一声,手中长枪如暴雷般轰刺,瞬间挑开了那一抹剑芒,同时瞬间转守为攻,浑身上下土黄色灵气奔涌而出!

“开天破!”

话音落下,一记横扫重击而来,裹挟着滚滚灵气,震荡空气滚滚,带着尖刺的破空之声,轰然倒下!

如此重击,几乎封死了秦慕白所有的逃跑路线,少年冷眸一亮,手中的长剑幻化出三道剑光,轰的一声,三剑刺出!

修罗九杀剑,三剑齐出!

剑光点点,狂风暴烈,和那一道滚滚枪击碰撞,顿时掀起一番惊涛骇浪,响起了清脆的金铁之声,顿时,一股灵气波动震荡开来。

二人各退两步,目光阴冷。

“小子,有点本事!”

那大汉开口,嘴角扬起了一抹戏谑的笑容。

秦慕白没有理会他,再次发动攻击,几个呼吸间便来到了他的面前,手中的铁剑高高扬起,再次挥出一剑!

第四剑!

第五剑!

第六剑!

再次三件齐出,耀眼而又锐利的锋芒驰骋而来,冰冷的剑气呼啸狂舞,如同漫天白刃,狂风暴雨般轰击在大汉的身上!

大汉瞬间吐出一口鲜血,面对如此重击,强横的肉身上多出了几道明显的血迹伤口!

“有点意思!”

大汉晃了晃脑袋,露出了一个极其难看的笑容。

另一边,白破天一刀挑开了其中一名刺客,目光扫视另外两人,心中微微一叹。

别看他现在还没有落入下风,可一个人的灵气终究比不过三个人的,虽然境界上压制,可他知道,大概要不了多久,自己就会落入下风。

吐出了一口浊气,老爷子目光炯炯有神,手中的长刀之上鲜血滴答落下,冷哼一声,再次扬起了手中长刀!

“天魂六刀!”

话音落下,六刀挥出!

刀光澎湃无影,从下而上劈砍而出,顿时,滚滚灵气呼啸而出,裹挟着凌厉的锋芒,几乎是在瞬间便撕裂的空气,带着尖刺的破空之声,轰击而出!

那三名刺客自觉不敌,冷笑一声,四散开来,巧妙的躲过了那六刀。

他们不如从和秦慕白酣战的那个大汉,他们是刺客,擅长的是暗杀和闪躲,而白破天则是一个纯粹的近战型修炼。

若是真的近战对抗,三位刺客绝对不可能是他的对手,但如果是这般生死搏杀,他们三人完全可以利用自身的优势,消耗白破天,最后等他灵气枯竭,再发动致命一击!

似乎是知道那三人的心中想法,老爷子冷哼一声,忽然闭上眼眸。

下一刻,双眸睁开,隐隐之间,龙吟虎啸!

“龙虎盖天罩!”

一声狂吼,灵气奔涌而去,白破天将手中的长刀插在地上,转而双手盘天而动,渐渐地凝聚出了一道虚影。

三位刺客也不敢轻举妄动,面面相觑,似乎感受到了一股不妙之感。

下一刻,一道灵气光罩瞬间将那三名刺客盖在其中,几乎是在呼吸吞吐之间,便将这三名灵活的刺客关在了里面。

三位刺客面罩之下脸色大变,对视一眼,大觉不妙!

他们的强势在于灵活,而如今白破天一罩子把他们盖在里面,他们自然无法闪躲攻击,那他们的优势也就自然荡然无存!

胜利的天平,开始缓缓地向白破天靠近。

老爷子森然一笑,悄悄地举起了手中的厚重长刀。

一剑透体,秦慕白面无表情的拔出了手中的铁剑,面前的大汉轰然倒地,鲜血奔涌而出,大汉瞬间死亡。

经过了一番生死搏杀,秦慕白以微弱的优势斩杀了面前的大汉,粗重的呼吸了一会,秦慕白倒在地上,看了看身上的伤。

胸前的一道歪斜的伤口分外明显,撕裂了身上的长衫,露出了其中露骨的伤口,鲜血流动,看上去颇为吓人。

秦慕白刚想起身看看老爷子的情况,突然,感觉到浑身一凉。

一只手,轻轻地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秦慕白猛然转身,孙翔手握斩天剑,一番冷笑,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