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虎爷

王小虎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赵青。

“晚辈不知该如何称呼前辈?”赵青跪地行礼,为了活下去,他已经放弃了所有的尊严。

“称呼?”

王小虎双眼放空,一脸沧桑地说道:“叫我魔尊吧!”

“魔,魔尊!”

赵青如同一盆凉水浇下,自古正邪不两立,魔修更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自己要归入魔门,岂不是后半生都见不得光?

“怎么?你不愿意?”

王小虎瞥了眼赵青,冷冷地说道。

“晚辈不敢!愿听前辈吩咐!”

赵青吓得脸色煞白,急忙磕头表忠心。

“不,不不!”

王小虎摇了摇头,似笑非笑道:“本尊送你一道魔印,它能在增强你数倍的实力!”

赵青面露喜色,心道:还有这种好事?

然而,王小虎继续说道:“反之,如果你对我有二心,魔印会在瞬间抹杀你!”

“什,什么......”

赵青吓得嘴唇颤抖。

可王小虎并没给他犹豫的机会,一掌拍在他的胸口,一道漆黑的印记出现。

果不其然。

赵青的实力恢复,甚至在瞬间突破到了通天后期。

“多谢前辈赏赐!”

王小虎摆了摆手道:“你那些师弟呢?本尊需要十个手下,带我过去找他们!”

“是!”

看着赵青的背影。

王小虎勾起一抹阴险的笑容,只要凑齐十位通天境,让他们同时自爆,就足矣让白龙的封印受损。

自己的本体就能抓住这一丝机会,逃出白虎一族的封印。

届时,等自己吸食够精魄,恢复实力,就能重新登上魔主之位,他要让整个荒域都臣服在自己的脚下。

没错,现在操控王小虎的就是那团黑气,他本是一尊大魔。

千年前,因为一场大战,被打到形神俱灭,只剩下一丝魔心不死不灭。

白虎一族将他封印至此,让白龙在此镇守。

可白龙千算万算,没想到自己能够抓住机会,用千年时间分出一丝意识,现在就是自己报仇雪恨的时候!

......“阿嚏!”

白龙一个喷嚏清醒过来,他看了眼牢固的封印,继续合上眼,心安理得地睡过去。

有一说一,陈青云给的酒的确极品,连圣兽白虎都需要几天几夜来消化。

要是陈青云知道的话,恐怕会肉痛死,他平白无故浪费了多少好东西啊!

但此时的陈青云已经走到石柱的脚下。

俗话说得好,望山跑死马。

他看石柱离得不远,可真走过来,也用了起码两天的时间。

“这就是石柱?”

陈青云心头震撼无比,这石柱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粗,还要大。

光直径都他娘的有百米之宽,自己站在旁边,活脱脱像一只蚂蚁。

他奶奶的!

这么牛逼的东西!

不知道摸着是什么滋味?

陈青云咽了口唾沫,满怀期待地摸向石柱。

入手粗糙,跟普通的石头没什么区别。

“就这?”

陈青云一脸失望,他还以为自己会是天选之人,摸到这巨石会有惊天地,泣鬼神的大动静。

可是吧,石柱的反应很平淡。

陈青云就恼羞成怒了,就有些生气了,他一脚踹向石柱,嘴里骂骂咧咧道:“神马破玩意!我还以为你就是系统要找的宝物,啥也不是,我呸!”

陈青云话音刚落。

咔嚓!

一声脆响。

一大块石头从天而降,直冲冲地砸在了陈青云的面前。

“我擦?谋杀啊!”

陈青云仰头看去,而他就看到此生最为震撼的场面。

整个秘境开始震动起来,原本宏伟的石柱,也在眨眼间裂开了无数的裂纹,这根通天石柱竟从顶端裂开,无数块碎石从天而降,密密麻麻,就连天空都被遮住了光芒,好似陨石撞击地球的大场面。

“我就踹了两脚?这石柱就裂开了?你怕不是鬼佬造的劣质产品吧?”

陈青云诧异极了,可现在也不是瞎想的时候,他要赶紧找地方躲避石块。

这要被砸死就太冤枉了。

不过,陈青云起码还有时间躲,但方无涯就没这么好运了,他还没搞明白什么情况,头顶就落下密密麻麻的石块。

若是普通石块,自然伤不了他。

可这些石块奇重无比,方无涯也就撑了几秒,就被巨石破开了防御。

一块石头砸在他的后背。

方无涯吐出一口老血,还没爬起来,又被一块巨石压下。

紧接着。

石头如同雨点般落下。

直接给方无涯就地掩埋了。

正在酣睡的白龙猛地睁开眼,感受到了石柱震动,他哪还能躺的住,虎躯一震,立马飞到了半空中。

这才看到从头到脚裂开的石柱。

白龙气得脸都白了,他怒声吼道:“这是谁干的?是谁趁着小爷睡着干了这种缺德事?”

说归说,他一爪拍向石柱,止住了即将开裂的石柱,这才将漫天的石块收走。

做完这些。

白龙赶忙检查起封印来,这才发现封印已经破损,甚至有魔气泄露的迹象。

“糟了,魔气泄露,是魔尊分出了一道意识,恐怕要出大乱子了!”白龙脸色大变,他想追踪魔气的位置,可魔尊掩盖的很好,几乎没留下马脚。

“封印还在,那魔尊肯定在荒古秘境之内,可现在他去了何处呢?”白龙眉头紧皱。

正在苦思冥想之时。

一道人影出现在眼前。

白龙微微一愣,随即出现在那人面前,诧异问道:“小子,你怎么在这里?”

“哈?”

陈青云本来就做贼心虚,一听有人问话,吓得后背都冒出冷汗,连忙后退几步。

一看是白虎。

陈青云同样一脸懵逼问道:“虎哥?你怎么在这?

“什么叫我在这?虎爷我本来就住这的!”

白龙没好气地翻个白眼,随即撇了撇嘴:“倒是你,这可是禁区,平时都没修士能过来,你是怎么过来的?”

“我也不知道啊!”

陈青云挠了挠头,自己走着走着就过来了,也没遇到什么危险,他也挺奇怪的!

“唉,算了,好心提醒你一句,这里马上会发生一场大变动,你赶快出去吧,免得等会走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