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被暗算了

日后几天,新屋子好好通了个风,别的房间也都稍加修缮,日子一天天好起来,一家子心里都高兴的紧。

“娘,今晚我可以住新房子了吗?”晚饭过后,何天优兴高采烈的问。

这几天啊,何天优每晚都会问这个问题,徐鸢也都耐心向她解释说屋子也要晒晒太阳,暂时不能住人。

“今天啊,是真的可以住进去了。”徐鸢进新屋观察了一圈,看着墙上的泥都干透了,才叫何天优和何天来拿了铺盖过来,自己给铺上。

“娘,我来我来,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何天来肉眼可见的开心,忙自己赶紧铺着床。

“是啊,娘,不用你担心了,我们都这么大了。”何天优附和着:“娘这几天为我们忙前忙后的,也累了吧,先去歇着吧。”

“行,那我就先去睡了啊,你们也早点睡。”徐鸢回了里屋,点燃煤油灯,照了照钱匣子,里面已经空空如也。

这两天,请人盖新房修老屋,之前向神仙借的银子都给花光光了。

徐鸢心里虽不后悔,却也担心这钱,怎么赚回来,还给人家,夜里翻来覆去的睡不踏实,很晚,才体力不支,沉沉睡去。

徐鸢睡的不安稳极了,梦见被人追着跑了一夜,还隐约见屋外传来汀叮铃哐啷的声音。

“娘!娘...你们别拉我!我又没和他拜堂!娘!救命啊!”

这不是梦!

徐鸢突然惊醒,意识到屋外是真的有人在吵架。

不敢迟疑,忙起了身,推开门,就见院子里乱一片狼藉,家里东西被扔的到处都是,院子里站了一大波壮汉,恶狠狠的盯着自己。

何天优已经被人拖到了马路上,此刻娇嫩的额头上沁出丝丝鲜血。

“放开我女儿!”徐鸢冷着张脸,语气沉沉。

何天优性格古灵精怪,徐鸢很喜欢这个孩子。

更主要的是经过前几日那么一细想,貌似自己想回到现实生活中就得再次被杀。

根据目前自己所接触的事情,真正的刘翠花是被何天优下毒害死的,那么何天优,是不是同样也掌握着自己的生死大权?从而使自己回到现实呢?

所以,何天优必须得安全活着!

徐鸢话音刚落,就见那半老徐娘摇着蒲扇,从屋外走进来。

“哎呦,亲家,你怎么还着急上火了?”来人正是昨天那地主家的掌事夫人。

徐鸢昨天特意打探了那夫人的来历:那家地主姓黄,就叫这夫人叫黄夫人吧!黄家本是平常百姓,黄夫人嫁过来,不过三年,就把家里打理的井井有条,还给了相公好大一笔银两,叫他去买田造地,才发达成了地主。黄家觉得黄夫人治家有方,家里事情大小,就都交给黄夫人了。

只是,这黄夫人的银两,从哪里来的?众说纷纭:有人说黄夫人娘家是做刀口上舔血的生意,也有人说黄夫人就是自己和相公背地里做见不得人的勾当,才发了家。总之,这黄夫人,绝不是个善茬!

“家里人呢?天生!天才...”徐鸢来了气,这婆娘,带着这么一大帮人,分明就是来闹事的!

“亲家,别找了,都被我啊,给请去喝茶了!”那黄夫人扭着腰,手绢娇羞的挨在唇角,不怀好意的笑了笑!

“娘,救我!救我!”何天优趁着家丁走神的空挡,奋力挣脱那家丁束缚自己的臂膀,但是还没跑三步,就被老张头截了去。

“啪”

“叫你跑!死娘们!”老张头昨日在自己门前被一群外人欺负,心里还憋着一股气,今日,他就是要把这些仇,都报回来!

“你敢打她?”徐鸢大声呵斥,却不敢上前,人家人多势众,现在过去,就是飞蛾扑火。

“亲家,老张头啊,是我的远方表哥,我们家人从小也是格外呵护他的,你一家啊,昨天对他非打即骂的,您说,这事,怎么算啊!?”黄夫人故作为难的开口。

“你想怎么样?”

“昨天打我表哥的那几个小伙子,我已经帮你教育过了。就稍微再给我表哥赔偿点医药费得了!”黄夫人佯装大气,只是后半句又接上一句:“不过啊,你这宝贝闺女我们要带回去喽!”

“医药费我给,只是我这闺女她克夫,不好送您府上的。”徐鸢急忙打断黄夫人的话。

这个黄夫人,诡计多端,她不可能会为了一个表哥和别人结仇!难道?她今天来是特意为了何天优而来?

“亲家,唐突了。那天你们走后,我在家里左思右想,觉得天优这个女娃,很是乖巧伶俐。我看你这闺女是真心喜欢我们家老爷,今天特意来你家,接了她回去。”黄夫人表露心迹,说的通情达理。

徐鸢一言不发,冷冷的盯着众人,心里猜着黄夫人的真实目的:算下日子,今天,是何天优从老地主回来的第七天,头七?难道老地主已经死了?

徐鸢背后直冒冷汗,这一局,她只能赌:“黄夫人,你家老爷都没了,接我闺女回去守寡吗?”

“你怎么知道?”黄夫人惊呼。

喜事和丧事不能一起办,这是规矩。所以老爷去世的消息,自己村里都没几个人知道此事,这个肥婆娘怎么知道?

老地主在七天前就已经驾鹤西去了,家里人都怪自己非要给老爷子冲喜,人都冲没了。黄夫人就想到何天优,都怪这个何天优!!!克死了老爷,自己一定要让她偿命!!!

猜对了!徐鸢松了一口气,缓缓道:“我闺女这命啊,不吉利,不止克夫,谁惹她,谁倒霉。”

徐鸢这话意思很明显,黄夫人若是想杀了何天优,那她一定会付出惨痛代价。

“你家白白得了我家十两银子,非要把灾星塞到我家,克死了我家老爷!这事怎么办?”黄夫人原形毕露,今天,她就是要给老爷讨回个公道。

徐鸢回想书里的描写,黄家老爷去世是顺应天命,不管何天优嫁与不嫁,他都会死。只是自己嘴欠,为啥那天非要说何天优克夫啊,这下,真成何天优克死了的,人家不找咱算账找谁啊。

现下,也只能硬着头皮忽悠下去了。

“那你们要是不怕出事,就带我闺女回去吧。”

徐鸢撂下这一句,回了家,留着门口一众人风中凌乱。

这形势,谁敢把何天优这个灾星带回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