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秘密

翌日清晨,徐鸢还未清醒,不知谁在咚咚拍着房门,大清早的催命啊,徐鸢一下子来了起床气。

“娘,我有话跟你说!”

是一直在房里刺绣的何天优。

徐鸢开了门,何天优肿的像核桃样的眼睛红红,哽咽着喉头:“娘,我...是我把奶糯茶城计划卖给黄夫人的...”

“什么?”徐鸢听到何天优这样说,瞳孔微张,不敢相信。

这怎么可能???她不是和黄夫人有仇,怎么会勾结在一起???

“娘,我...我那天同天来早起去集上买材料,没想到遇见黄夫人和老张头,我怕被他们遇见,特意叫天来走了小路,没想到,他们就是为我而来,被他们堵了个正着,我...我也不想的...”何天优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越说声音越小,自责愧疚。

徐鸢心里气愤极了,怪何天优不早点把事情告诉自己,更怪自己一直冤枉了何天才。

“然后呢?”

“然后...我怕连累天来,就叫天来在前面等我,自己留下来...他们说如果我不告诉他们奶糯茶城的计划,他们就让我去给那老地主陪葬...我害怕...娘...我错了...”何天优以头抢地,咚咚咚的撞击地面,祈求徐鸢的原谅。

徐鸢不是圣人,何天优这样做,无疑是断了何家的财路,她不打算原谅。而且,这个何天优,并不是个面善的主,她杀了自己的亲生母亲,日后还可能杀了自己,虽然这也是自己想要的结果。

若是...

若是逼她动手,会不会早点回到现实?

徐鸢大脑飞快地运转,去黄家解救何天优,是为了留住这把能把自己带回现实的刀,却因为自己的好心肠让何天优与自己关系越来越亲密。现在,黄夫人一事,何天优和自己关系的好坏,全看自己,这是个好机会!

只要逼的何天优急了,借她的刀杀自己一次,一切就都结束了...

可是自己解脱了,何天优以后怎么过呢?徐鸢脑海一闪而过何天优日后的悲惨,自己计划的如此周密,事情若是成功,所有人都会唾弃何天优...她会被尹府浸猪笼?还是会被宗祠活埋?

可是这又关我什么事!

何天优命运纵然多舛,可是我不想带在这,我知道我很自私,可是我就是想过我的日子...

徐鸢脑海里两个念头在打架,一正一邪,无法分出胜负。

“何天优只是书里的角色,她是虚拟的,她的情感也是作者赋予的,不是你!收起你的菩萨心肠吧,圣母!!!”徐鸢脑海里闪现出这么一句,对啊,她是虚拟的,没关系的。徐鸢安慰自己,下定决心做出第一步。

“何天优,你真让我失望,我要把你送给黄夫人!”徐鸢言语冰冷,没有一丝留情。

“娘,难道?你真的要我死吗?”何天优僵硬抬起脖颈,不可置信,旋即,疯了似的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何天优悲凉的笑声召来了家中其他人,王菜园率先跑进来,看到地上的情形,急忙也跪在地上:“娘,都怪我,没有早点告诉你,天优,天优她是迫不得已呀!”

“所以这件事你也知道喽?”徐鸢听罢,心里明白了,何天优这件事,王菜园也知道。

“娘,要罚就罚我!我也知道。”

“我也知道。”

何天来和何天生一前一后,也冲了进来,跪在地上为何天优求饶。

“得,你们都知道,就瞒着我一个呗。”徐鸢翻了个白眼,她心里已经想好,老娘撂挑子不干了!

“娘,天优刚回来,就说要把这件事告诉你。是我拦着的,你日夜操劳,我也是怕你担心...没想到,这黄夫人行事雷厉风行,这么快就实施了计划,我们还没想好应付的办法。”王菜园爬到徐鸢脚边,声泪俱下,柔声解释。

“对啊,娘,如果黄夫人拿了秘方,日后不难为小妹了,也是好的。咱也不求啥大富大贵,只要一家人平平安安在一起,就成。”何天生在一旁附和着。

这夫妻俩,一唱一和,还真是好感情。

“你们是蠢货吗?黄夫人真是个善茬,那就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来找天优的麻烦了!日后咱们家若是再去做别的营生,难保她又眼红。”徐鸢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自己虽不是他们的亲娘,却也相处这么多天了,还是有点感情的。自己也要离开这里回去了,这些利害关系还是和他们说清楚的好:“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咱们何家本本分分做事,就不怕他们黄家找茬,再来,硬刚就是!”

“娘,这样不好吧...”何天生心里也有所顾忌,黄家家大业大,真要搞他们家,他们是招架不住的,不然也不会委曲求全,答应让何天才自己一人去同那黄夫人谈判。

“现在就两条路,一是把天优送回黄家,任凭他们处置;二是你们杀了我,你们爱干嘛干嘛。”徐鸢回厨房拿了把菜刀出来,想将刀递给众人。

他们看到娘发这种疯,都往后推着,吓得大叫:“娘,冷静,冷静啊!”

徐鸢心里清楚的很,要么,就逼何天优恨自己从而杀了自己,要么,就直接叫他们杀了自己,这个时候,死亡就是重生!

“娘,你在干什么!”离家出走的何天才不知何时,从后门而入,悄悄走到徐鸢的背后,一把夺过她的刀,对着她就是劈头盖脸一顿训:“娘,家里再苦再累的日子都过来了,你今天怎么这么想不开,咱们是一家人,天优也是,一家人好好过日子不行吗,非要闹来闹去,唉!”

徐鸢扑通一声坐在地上,哇哇大哭起来:“我要回家!我不玩了,我要回家!”

“这不就是你的家吗?”众人疑惑,莫不是娘受了刺激,失心疯了?

“我不是你们娘!我求你们,杀了我吧。”徐鸢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这么多天,也不知道现实中的自己是死是活?老爸老妈怎么样了?

她就一个想法:把所有秘密都告诉他们,她不管了,就算被当成怪物也好,鬼上身也罢,她就是要回到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