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死不了,就好好活着

徐鸢硬撑着眼皮子睁开,自己竟然又好拎拎的躺在炕上,一摸脖子,连个疤都没有。

徐鸢心里正疑惑时,门外又响起重重的拍门声:“娘,我有话跟你说!”

这声音,分明就是何天优。

徐鸢摸不着头脑,先去开了门,看看形势。

徐鸢开了门,看着何天优肿的像核桃样的眼睛,何天优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娘,我...是我把奶糯茶城计划卖给黄夫人的...”

徐鸢这才明白过来!

自己没死成,在这一章轮回了...

难不成,是死法不对?

再死一次?

“我不是你娘,我叫徐鸢...”徐鸢召集所有人,又把那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此处2X中

“你们杀我,我是心甘情愿,感恩戴德的!”徐鸢说完,众人也像上一次一样,让她躺在发霉了床板上。

“对了!有没有砒霜?”徐鸢刚躺下,就想起刘翠花是被砒霜给毒死的,莫不是,只有砒霜,才能真正杀死自己?

众人面面相觑,这样视死如归的人,还真是少见。

“天优,你上次毒老鼠用的不是还剩点?”徐鸢见大家不开口,故意cue何天优。

“哦哦,好像还有。”何天优慌乱答应,回房去拿。

徐鸢怕药效不够,还特意让何天优加大了剂量,一碗砒霜下肚,徐鸢腹中绞痛,如肝肠寸断!

终于...可以...回到现实了!

“娘!我有话跟你说!”徐鸢又是被拍门声惊醒的,来人还是何天优,说着同样的话:“我...是我把奶糯茶城计划卖给黄夫人的...”

徐鸢这章已经玩了3遍,听完内心毫无波澜。

只是无语...

这什么破剧情设定!我还真就死不了了?

徐鸢内心挣扎一番,终于接受了现实:死不了,就好好活着!

“行,你起来吧。”徐鸢看着跪在地上的何天优,似乎对她做的蠢事毫不在意,甚至连问都没问她一句缘由。

反倒叫这些天翻来覆去担心到睡不着觉的何天优惊掉了下巴:“娘,你不生气?”

“事情已经发生了,逃避是没有用的,还不如好好面对,活在当下。”徐鸢感慨一番,这话,她不止是说给何天优听,更是说给自己。

既来之,则安之。

这件事,罪魁祸首还是黄夫人,何天优最多算是个被黄夫人抓到把柄的从犯,如果不除掉黄夫人,何家一家,日后做什么事估计都寸步难行。

自己以前叫何天优给黄家冲过喜,快要拜堂了,又带着何天优跑了,害死了黄老爷子,虽说这只是凑巧。可是古人迷信,这事,归根结底还是己方不占理,所以现在就算天优长的水灵又能干,也已到了婚配年纪,都没个媒婆登门的。

如果有什么证据,能够扳倒黄夫人,这事,估计才算了。

徐鸢打发走何天优,一个人在家里苦思冥想,回想着书里描述的黄家历史,竟还真叫自己在记忆里翻出了点东西。

书里写:这黄夫人呀,是已故的黄老爷子的儿媳妇。黄老爷子膝下独子,名叫黄生,颇为娇贵,到了婚配年纪,黄老爷子花重金买来夏鹅给黄生做媳妇,此人也就是所谓的黄夫人。

实际是黄家以前家境普通,也是在把夏鹅娶过门之后日子才红火起来了,黄老爷子见状,就把家里大小事宜交给夏鹅掌管。

两年后,夏鹅怀孕了。

不过,黄生是个短命的,夏鹅肚子里的孩子还没见一眼,就一命呜呼了。

之后,夏鹅就说家里无男丁,自己又有身孕,就叫来乡下表哥,也就是老张头,老张头本名张恒,幼时读过点书,却来黄家屈才做了家丁。

之前书里这样写,徐鸢只觉得这张恒,估计是暗恋夏鹅的,也没多想。

现如今一回忆,说不上来的细思极恐。

黄生这个人,虽说不上健壮,却也是少病少灾,怎么突然就死了?

而且坊间有传言,夏鹅娘家是做刀口上舔血的生意,也有人说夏鹅就是自己和相公背地里做见不得人的勾当,才发了家。

徐鸢不得不多想。

徐鸢抽了张草纸,在上面记下自己的疑点,如果能证实这些传言是真,就能扳倒黄夫人。

“娘,我回来了...”徐鸢正聚精会神的分析,就听见何天才委屈巴巴的声音。

“查到什么了?”徐鸢抬了抬眼皮,又俯首继续分析。

“额...什么也没查到...”何天才不好意思的靠近徐鸢,自己夸的海口说要找证据,不要娘管,现在,啥也没查到,灰溜溜的回来,还真...挺丢脸的。

“你回去休息吧,这几天,你也受累了。”徐鸢停了手上的笔,正视何天才,真诚的说。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知道了何天才是好人,还是因为自己之前冤枉何天才,从而产生了愧疚。徐鸢感觉到自己对何天才,没有了恶意。

何天才起身道别,走到门口,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回头对徐鸢说:“我听说,张恒不是夏鹅的表哥。”

“啊?”这话,在徐鸢听来,还挺意外的。

如果不是表哥,夏鹅费尽心思的制造他的身世是为何?而且张恒的出现是在黄生死了之后,难道?夏鹅心里也喜欢张恒?

这黄家,到底有什么秘密,是瞒着人们不知道的呢?

“你去过夏鹅老家了?”徐鸢思考了一下,问何天才。

“嗯,夏鹅老家是在晋城,而张恒老家在南阳。”

徐鸢正好去过这两地自驾游,搜索了脑海中的地图,晋城在山西,南阳在河南,这两地,现如今都要驾车四五个小时才能到,古时候,还不得半个月到。

两人怎么会有交集?

“张恒是不是逃难来的?”徐鸢又问。

“南阳地靠都城,是数一数二的富庶之地。”何天才如是说。

那...这两人的命运,到底是怎样...交织在一起的?这一切,又和黄家有没有关系?

徐鸢打算去南阳,一探究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