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疑云

床上的林舒静微微动了动睫毛,跟着又没有了动静。一会儿后,终于勉强地挣扎着睁开了眼,刺目的阳光,让她感到很不习惯,下意识地又闭上眼,然后再慢慢睁开。几分钟后,她终于睁开了眼睛,半睡半醒的眼神很是朦胧,看了看仍抱着自己睡觉的顾宣,她有力无力似地的抬起手来,揉了揉眼睛——这次终于完全清醒过来了。

我这是在哪?

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林舒静努力搜索着自己的记忆,希望从中找到答案。但她的记忆断层在了她被顾宣安慰的那一段,后面她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就在她苦思冥想的时候,房间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

“啊,林师姐你醒啦!我给你们带来……哎呦!”

男人还未说完便被林舒静扔出的铜碗正中面门,哀嚎着倒了下去。

“林师姐,我是关焕海啊!你打我干什么啊?”

听到熟悉的声音林舒静才反应过来,她刚想道歉躺在她旁边的顾宣在这时醒了过来。

顾宣睡眼惺忪的环视四周在看到关焕海同样是条件反射的抓起旁边的一个木盒扔向关焕海。

又是一声惨叫响起,关焕海再次躺在了地上。

“顾师姐,我给你们送早餐你为什么也要打我啊?”

“你不知道进女生房间要敲门啊?以后你再不敲门我见一次扔一次。”

顾宣理直气壮的说着。倒是林舒静有些不好意思的冲着关焕海笑了笑:“关大哥不好意思啊,顾姐姐的起床气有点大。你先出去,等我们换好衣服你在进来。”

一刻钟后。

林舒静和顾宣风卷残云的将关焕海带来的早餐吃完。

“我们这是在什么地方啊?”

林舒静向关焕海问道。

“我们现在在一个村子里,离我们昨天被传过来的位置不远。我昨天拿了些钱问这边的村民借宿几天。”

“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啊?”

“我们先在这个村子里住几日。需要顾师姐先把她的伤养好再走。而且我们需要弄清楚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不然往哪里走都不知道。”

三人正讨论着下一步的计划,一个脑袋忽然从门外探了进来。只见一个穿着粗麻布衣的小男孩偷偷溜了进来。

小男孩发现屋子里的三人都盯着自己看,顿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他小脸红红地问。

“哥哥,姐姐你们是不是修仙者啊?”

“小朋友,你为什么这么问啊?”

顾宣笑着问男孩。

“因为昨天晚上我看到小河那边有绿色的光闪过,你们有是从那里过来的,所以那个绿光是你们弄出来的对不对?能弄出那样的光,那你们一定就是修仙者了。”

小男孩一脸的自信。看着他的样子关焕海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小朋友,你真聪明。”

得到了关焕海的肯定小男孩更加兴奋了,他向关焕海提问。

“那你们是不是有个同伴在几个月前也来过这里?”

“小朋友,我们还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呢。你要先告诉我们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们才知道有没有同伴经过这里呀。”

“我们这里是天华城附近的静宁村。几个月以前就是从你们来的那条河上飘过来一个身受重伤的姐姐。她在这里养了一个月的伤。一个月后,一群山贼忽然来打劫我们的村子,就是那个姐姐杀光了所有的山贼保护了我们村子。可那个姐姐在杀完山贼后就走了,我再也没看到过她。如果她是你们的同伴的话请你们帮我带一句谢谢给那个姐姐,可以吗?”

“虽然我们很想帮你,但那个姐姐确实不是我们的同伴,所以可能不能帮你带话了。”

林舒静摸摸小男孩的头略带歉意的对他说。小男孩仍旧不死心的说道。

“可是那个姐姐长得和姐姐你很像啊。虽然那个姐姐的半边脸毁容了很恐怖,但是那个姐姐的右脸和你长得很像。”

听了他的话,三人同时一愣,林舒静追问他。

“和我长得很像?那你能不能说说那个姐姐的年纪和名字啊?”

小男孩皱着眉头思索了半天,才缓缓说道。

“那个姐姐应该和这个姐姐差不多大。”

小男孩指了指坐在一旁的顾宣。

“至于那个姐姐的名字我没听她说起过。就有一次她好像提过她姓林。”

姓林!和林舒静长得像!

林舒静三人的心里同时咯噔了一下。

不会这么巧吧?顾宣和关焕海在心中呐喊。

而林舒静此时的脑海中正在飞速的思考。和我长得像,年纪又和顾姐姐相仿,还姓林,这很符合我我姐姐的样子啊。可是姐姐现在不是应该待在绫歌城吗?怎么会到这么远的天华城来,并且受了重伤。会不会只是一个和她长得有点像的人碰巧而已,毕竟小男孩也说了她左边脸毁容了,这肯定会影响判断的。嗯,没错,一定是这样!

林舒静在心中为那份不安找着理由。

小男孩看在座的三个人全都不说话了,似乎都陷入了沉思,便很有颜色的退了出去。

在推出去之前他补了一句。

“如果你们有机会见到那个姐姐,请一定要帮我说声谢谢。因为她救过我的命。”

沉默足足持续了半个时辰,林舒静率先忍不住了,她猛的站起就要向外跑去。顾宣一把抓住了她。

“静儿妹妹,你要去干嘛?”

“我要回绫歌城去确认一下。不然我实在是不放心。”

顾宣将林舒静死死抱在怀里,轻抚她的后背,安慰她道:“没事的,可能就是个巧合罢了。你要是真的不放心可以给家家里写封信啊。”

“真的只是个巧合吗?我怕那群袭击我的人也对我的家人动手。”

林舒静在顾宣的怀里抽噎着。

“不会的,你不是说你爹是化神期的高手嘛。怎么可能被轻易的袭击。”

顾宣虽然嘴上这么安慰着林舒静,可在她和关焕海的心里都非常明白一个事实,还有阁主给他们的秘密任务。

一定不能让林舒静发现林家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