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血月教

行走在潮湿阴冷的通道之中,林莲馨不禁在心里吐槽。

“为什么魔教都喜欢挑这种又湿又冷的洞窟做秘密基地啊?”

“桀桀,当然是掩藏自己喽。不然你以为人家喜欢带在这种地方啊。”

黑雾在她心里笑起来。

林莲馨跟在莫千邪身后沿着蜿蜒曲折的岩石隧道不断深入,最后停在了一扇石门面前。

“这里就是我们血月教的总坛了,你先在这里等一下我去向教主大人说明情况。”

莫千邪对着身后的林莲馨说道。

“嗯,好的。”

听到林莲馨答应,莫千邪吩咐了旁边的两个金丹期邪修几声便按动墙上机关,急匆匆地走进了石门里。

林莲馨大约等了一刻钟的功夫,便见到两个婢女模样的人走了出来。

她们冲着林莲馨微微一笑,躬身行礼道。

“想必您就是莫长老所说的魔罗教圣女吧?我们教主想要见你,请随我们来吧。”

当林莲馨跟着那两个婢女走进洞穴的一刹那,她只感觉眼前一花,接着她眼前的景物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她走进洞口的那一刻。林莲馨只感觉眼前忽然亮了起来,然后她便看到了让她震惊的一幅景象。

只见在她的眼前不是黑暗潮湿的洞穴而是一幅世外桃源的美好风光。

青山流水秀丽非常,依靠着山壁一栋栋亭台楼阁拔地而起,完全不似林莲馨想象中的那么破旧简陋。

而最让人惊奇的是在这地底之下竟然还有亮光,而且这洞窟的面积也大得离谱。

“没想到这里竟然还有一处洞天福地。”

这时,黑雾声音在心里响起。

“洞天福地?那是什么?”

林莲馨在心里不解的向黑雾问道。

“洞天福地简单点说呢,就是对那些灵气特别浓郁地方的称。很多大宗门的选址都是在洞天福地之内。这地方也是一处洞天福地,而且还是一处空间型的洞天福地。”

“空间型的洞天福地?”

“就是这个地方所处的空间与你刚刚踏入石门前的空间是不一样的,它们处在不同的空间夹层。就像那些秘境或是古代大拿的墓穴一样。”

“原来如此。”

听了黑雾的讲解,林莲馨算是清楚了这里还有光亮的原因。

她跟在两个婢女身后不断的在各种建筑间穿行,越是往深处走她越是心惊。

凭借黑雾赐予她的明锐感官,她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在这个洞天福地中有着几十道恐怖到极点的气息,依照黑雾的推测至少都在合体期。

绝对不能让他们发现我们的身份是假的,不然我们可就死定了。

林莲馨暗暗在心里告诉自己。

“好了,到了。请您自个进去吧。”

婢女的声音打断了林莲馨的思考,她抬起头才发现不知不觉间她们已经来到了血月教的最深处。

眼前是一座清新雅致的小院,里面还种着各种花卉,根本不像是恶名昭彰的血月教教主会住的地方。

她轻轻推开院门穿过花丛,就看见一名身穿大红衣裳的女子正坐在一张石桌边喝茶,听到林莲馨进来的声音也没有转身查看。

还没等林莲馨想好怎么让对方相信自己身份的时候,那名女子就率先开口了。

“我便是血月教当今教主韦琴,具体的事情我已经听莫长老说过了。我这个人不在乎你是不是真的魔罗教圣女,我在乎的只有你的能力。要想加入我的血月教就得证明你的价值。”

林莲馨没想到对方会这么直接亏她还以为还要演一场戏才能过关呢。

“那自然没问题,我是不会丢我师尊的脸面的。你想让我怎么我的价值?”

“要证明你的实力你需要在我这里通过为期两星期的考验。”

“那不行,我还需要去一趟寒城。”

林莲馨果断拒绝道。

听见林莲馨拒绝,正在喝茶的韦琴明显一愣,她放下举着茶杯的手第一次朝林莲馨看去。

林莲馨看见一双妖媚的双眼看向自己,她在那种眼神之下感觉全身僵硬不能动弹。

要不是黑雾及时用自己的力量护住林莲馨的意识,她很可能在刚刚那一瞟之下昏迷过去。

看到林莲馨竟然在自己的注视下恢复过来,韦琴明显有些吃惊,她忽然对眼前这个少女产生了兴趣。

“你很有勇气,竟然敢这样拒绝我。你成功引起了我的兴趣,说说你不同意的理由。”

“因为我要去新秀大比上捣乱,在参加大比的宗门里有几个宗门和我不对付,我要去干掉他们门内的优秀弟子来恶心他们。”

上下打量了林莲馨一圈,韦琴露出了一抹娇媚的微笑。

“好,我觉得你的理由非常好。这样吧,我会让教内的一个长老陪你一起去。只要你能够在新秀大比上杀了正派十个以上的优秀弟子,你就算直接通过我的考验。”

“那我们一言为定!”

“好了,萍儿你带她去住的地方吧。并且通知付长老,让她在这位闫小姐出发的时候跟上。”

见到林莲馨答应,韦琴挥了挥手招来院外的婢女吩咐道。

“是!”

被称为萍儿的婢女答应一声,回头朝林莲馨微微抬手。

“闫小姐,请吧。”

林莲馨随着那个婢女来到了一处阁楼之中。

“这就是您今晚住的地方了。”

谢过萍儿后,林莲馨一个人走入房内,看着还算华丽的装饰点了点头。

“看来我们的身份暂时是不会被怀疑了。”

她在心里和黑雾交流着。

“桀桀,你的观察力不行啊。在这房间周围至少有三个元婴期的高手。你信不信,只要你一有小动作就会被立刻干掉。”

“算了,随她去吧。反正只要能达到我的目的就行了。”

林莲馨表面上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稍稍洗漱便躺上床榻。

躺在舒适的床上,林莲馨只感觉最近几天的疲劳都一下子席卷了上来。

没过多久,她便沉沉地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