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范佳璐与机车

安晶开心地笑了,那笑容就像是刹那间绽放的山茶花:“我们现在是朋友了吧?”

“当然!”叶风肯定回答。

保安们全身自闭,恨不得以头撞墙。

什么情况,他们从来没有看到过队长这样的笑容。她笑的原因竟然是因为叶风把他当成朋友。

“今天我们去吃大排挡!”安晶心情大好。

一听说安晶要请客,众保安齐声叫好。

啤酒、烧烤整起来。众人一起嗨起来!

连叶风也没有想到,安晶的酒量那么好,一大片保安横七竖八地躺倒,只有他和安晶相对而坐。

安晶不兜圈子,开门见山:“既然是朋友了,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说来听听。”

朋友间相互帮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更何况叶风对朋友一向很大方。

犹豫了一下,安晶道:“你懂得对力道的使用,我想请你教我。金盾保安公司的品级评定再有一个月就要开始了,我想由银级晋升到金级!”

叶风应承下来:“先从我为何能将你打败说起吧,你有七百斤的力道,已经完全发挥出来。但你没有听说过瞬间发力,击于一点的理论?”

安晶的眼睛亮晶晶的:“这个倒是没听说过。”

叶风问大排档的老板要来一枚核桃,把核桃丢进盛水的玻璃杯中:“你能将核桃击碎吗?”

安晶无奈地摇头,核桃在水中,随着她力量击打,力道会传导到水中,载浮载沉,根本不可能将核桃击碎。

叶风微微一笑,中指弯屈,速度快到极点,指关节猛地一击,打在核桃上。

轻微的一声响,核桃表面出现数道裂痕。

安晶惊讶地张大嘴巴,结巴道:“这……这怎么可能?”

叶风安之若素,对他来说,只是基本操作,这只是最简单的。

“想要明白我说的武道理论,你首先要做的,就是把水中的核桃击碎,先做好这一点,我再教你别的!”

安晶呆若木鸡地点点头,良久才回过神:“像你这样的人,不应该只在厂里做一个普通的门岗。”

关于叶风的私事,叶风用沉默回答。

安晶不介意一笑,雇来一辆面包车,一手一个保安,将他们丢进车厢。

“真是的,老娘这么威武,你们一群怂货,才喝了几杯马尿,就醉成这样。”

司机开着车,向厂里驶去。

安晶和叶风坐得很近,像她这样平时大喇喇的女人,根本不在乎和男性坐得这么近。可当她看到与叶风挨得太近时,心头莫名地扑通扑通乱跳,下意识地将衣角收敛了下。

叶风打趣道:“队长,你容得这么保守,我想偷看个啥的,也看不上啊!”

“你……”

安晶举拳欲打。

面包车行经一个人迹罕至的十字路口,叶风大喝一声:“停车!”

安晶问:“怎么了?”

叶风推开车门,走下去:“我遇到了一个熟人,你们先走!”他径直走向路边,马路涯子边站着一个安静的少女,白色栀子花在她身后散发出醉人的香气。

她不是别人,正是范佳璐。

叶风径直走到范佳璐对面:“佳璐,这么晚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眼睛看到范佳璐的身边放着一辆红色的雅马哈机车,线条流畅,棱角分明,最显眼的地方是改成了八缸,配有一个巨大的风冷。

害怕叶风知道自己喜欢机车,范佳璐红着脸低下头。

原来,范佳璐是一名机车爱好者,在灵州的机车圈里小有名气。

每天晚上,她都会骑着改装的雅马哈机车,奔驰在少有人迹的马路上。

今天她约了几个朋友一起玩机车,没想到会被叶风撞见,她声音小得像蚊蚋:“我玩机车这事情,千万不能告诉我爸!”

范佳璐的父亲范右军是一个老古板,范佳璐一向以乖乖女的形象出现在众人面前,连叶风也没有想到这个乖乖女也有动感劲爆的另一面。他哑然失笑:“你放心,我不会告诉范叔的,这是咱们两个之间的小秘密!”

范佳璐伸出如葱白一样的小指,想要与叶风拉勾,使得他回忆起小时的时光。

一阵暴躁的发动机声音,把叶风从回忆中拉出,他不由地有些生气。

四辆高性能改装机车停在他们面前,三男一女。他们的大灯都没有关,如炬的灯光晃得叶风眼睛生疼。

叶风问:“他们是你的朋友?”

范佳璐摇头:“不是,我的朋友还要一个小时才能来。”

从车上走下来的这伙人走到范佳璐面前,为首的年轻人用轻佻的语气道:“哟,小妞,玩机车呢,敢不敢跟我们比比?”

范佳璐拉起叶风就走:“我没兴趣!”

为首的年轻人双臂张开,挡在他们的面前:“妞,别走啊。都是玩机车的,认识一下呗!”

年轻人身后的另个胖子,穿着露肩的小皮袄,胸前一个狼头纹身,瓮声瓮气地道:“大飞,跟着妞说说,跟咱们比上一场,要是输了,嘿嘿……就陪咱们哥几个玩玩。”

这胖子的话粗俗不堪,与他同来的女伴朝他凑过来,钻进他的怀里:“妹子,熊哥对女人可好着呢。”

如此不要脸的话也能从她的嘴里说出来,真是聒不知耻。

熊哥搂着这个妖艳的女人肆无忌惮地放声大笑。

范佳璐推着机车要走,又被大飞拦住,他冲叶风挑着眉毛:“小子,跟我们比上一场,如果要是输了,你的马子要跟我们吃顿饭。不敢比,你就不是个男人!”

范佳璐红着脸大骂道:“你们才不是男人,你全家就没一个男人!”

大飞猥琐地笑着,跟条死狗似地咬着叶风:“我看你就不是个男人,就这还玩机车。你叫什么名字,明天我就把你的名字写在白布上,挂在机车后面。”

把败者的名字用白布书写,挂在机车的后面,是最大的羞辱。

范佳璐挡在叶风面前:“他是我的朋友,从来没有玩过机车。你们不要为难他。”

话语才落,叶风轻轻推开他,嘴角露出招牌式的笑容:“你们不是要跟我比机车吗?好,我答应了。”